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暴君逼我帶球上位
暴君逼我帶球上位 連載中

暴君逼我帶球上位

來源:外網 作者:慕沉霜鳳西嵐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慕沉霜鳳西嵐 都市言情

她慕沉霜堂堂天界藥王神,一遭被雷劈,穿成天昭國不受寵的太子妃,還莫名大了肚子。眾人羞辱她不知廉恥,不守婦道,令皇家蒙羞,就在所有人以為她會被遊街示眾。誰知京中貴胄搶着喜當爹。某太子:「孩子是本宮的。」某將軍:「我是孩子他爹。」某王爺:「我就是那姦夫。」眾人傻眼。某男氣急敗壞,放下狠話,「誰敢再亂認我兒子,滅他九族。」展開

《暴君逼我帶球上位》章節試讀:

慕沉霜聽到這聲猶如寒霜風雪聲線,神經一緊,為何會覺得熟悉?
鳳西嵐看到了來人,眼眸一擰,猛地鬆開手來,冷哼一聲,「一個毒婦說的話不可信!」
慕沉霜得到鬆懈之後,腳步不穩,雙腿發軟的後退了幾步。
突然。
一股力量克制又疏離覆在她腰肢上,穩住了她的身形,隨即那隻手悄無聲息的移開。
她的耳邊響起男人的聲音,「太子妃,小心些。」低醇卻薄涼的聲線。
慕沉霜怔愣幾秒,側眸抬首看去,入目的容顏讓她整個人愣在原地。
一張絕世無雙的年輕面龐,卻銀髮飄揚,頭上戴着紫金冠束髮,耳髻垂落下的髮絲,隨着寒風盈盈而動。
而他的雙眼之上帶着一條蠶絲黑底金雲紋的眼帶,看不清他的雙眼,神秘而又迷人。
不似凡人的氣質,如似天神,容顏如玉,身姿清如流風回雪。
就算她再想鎮定,但眼前這個男人實在是好看的用言語無法形容。
「君珩,太子妃這是看你看傻眼了,哈哈哈!」跟隨在傅君珩一旁紫袍男人戲謔一聲道。
慕沉霜一愣,回過神來,饒是見慣各色美男的她,但對這個男人竟然看走神了,實屬尷尬。
根據腦海殘留的記憶,沒記錯的話,眼前這個男人是西月國太子傅君珩,天昭國皇帝的親外甥,一個集萬千尊寵於一身的天之驕子。
鳳西嵐微沉眼眸,蹙眉盯着慕沉霜,「不知羞恥!」
一聲戾喝打斷慕沉霜的思緒。
只見紫袍男子走上前,輕拍在鳳西嵐肩膀上,戲笑一聲道:「唉,皇兄這也不怪太子妃,誰看到君珩不會多看一眼呢?」
說話間,挑眉看向傅君珩。
傅君珩淡漠無波的神情,闊步朝着涼亭下走去,經過鳳西嵐身旁時,沉聲道:「今日嵐太子大婚,若真傳出污妻寵妾的事,對嵐太子聲譽影響怕是不太好。」
沒有絲毫起伏的聲音無形之中透着一股壓力。
「是啊,皇兄,既然你的太子妃喊冤,那就再好好調查一番才是。」
鳳西嵐劍眉緊蹙,斂眸收回視線,一甩袖,負手而立,道:「你們有所不知,這女人就是個蛇蠍毒婦,多次陷害玉兒,證據確鑿,今日不過是讓她長長記性。」
「證據確鑿?」慕沉霜冷聲反問道,「這天寒地凍,路面濕滑,誰知道是不是她自己失足掉下,栽贓到我頭上?」
鳳西嵐怒氣更甚,「你的貼身侍女已經認罪,是你親手將清兒推下,你還敢狡辯?」
慕沉霜秀眉微蹙,眼神異常的平靜,即使狼狽不堪屹立寒風之中,卻透着遺世而獨立清冷氣質,讓人忍不住矚目。
「我蛇蠍,我毒婦,但我慕沉霜從來不怕認錯,沒做的事情,我為何要擔責?」
坦坦蕩蕩沒有絲毫畏懼鳳西嵐的怒氣。
「親兄弟尚能反目成仇,更何況一個貼身侍女做出賣主求榮的事情,再正常不過!」
鳳西嵐攥緊拳頭,怒斥道,「簡直就是在狡辯!」
傅君珩審視看着慕沉霜,這女人和傳聞中偏執瘋子倒不一樣,冷靜的異常,三言兩語就讓鳳西嵐無法辯駁。
「皇兄,就讓那丫鬟帶上來,再審問一番,切勿真的冤枉了太子妃,」
鳳西嵐眼眸陰鷙盯着慕沉霜,「來人,把人給我帶上來。」
隨後。
慕沉霜的貼身侍女被帶過來,梨花戰戰兢兢的跪下行禮。
「梨花,把你看到的全部說出來,膽敢撒謊一個字,定不輕饒。」
鳳西嵐冷喝的話,嚇得梨花渾身發顫,低垂着腦袋,發顫的聲音回答道,「回……回太子,太子妃在亭中賞雪散心,側妃娘娘前來奉茶,太子妃和側妃娘娘起了衝突,太子妃失手將側妃娘娘推入湖中,求太子饒命,我家娘娘不是故意的。」
梨花雨淚俱下的磕頭求饒着,這還真是忠心護主的好奴才。
鳳西嵐接着厲聲問道:「太子妃和清妃說了什麼?」
「太子妃說……說太子是屬於她一個人的,誰要搶,就是死。」
最後一句話說的極為小聲,不知是心虛還是害怕。
但曾經慕沉霜的確愛慕鳳西嵐到瘋狂,凡是接近他的女人,都會被她嚴厲警告。
梨花這話一說出來,按照原主習性,的確沒法懷疑。
「慕沉霜,你還有何狡辯?!」
慕沉霜冷笑一聲,清冷的目光落在梨花身上,這賣主求榮的奴才,早就是蕭清玉的人。
沉步朝着梨花走去,「梨花,你身為我的貼身侍女,難道你不知道我身患嚴重舊疾,吹不得寒風,一旦寒氣入體,便會久病不起,我會不顧身體去亭中賞雪?」
梨花一怔,慕沉霜身患嚴重的舊疾,這她怎麼不知道?

《暴君逼我帶球上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