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蒼穹之上
蒼穹之上 連載中

蒼穹之上

來源:google 作者:蒼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魏仙兒 魏啟天

天地涇渭分明,茫茫之中人才輩出,一統天下的王者衝出頂峰,威懾人世歷劫失敗破入人世,重生之後開啟了一段陌生且新奇的生活酸甜苦辣,樣樣嘗遍,愛恨情仇,令人痛不欲生重出的強者一統天下,只為了偵破當年重生的那個不為人知的秘密跟圈套展開

《蒼穹之上》章節試讀:

南斗大陸上虛空幻境一張一合,隱藏在密林叢中的各個修仙聖人卻寥寥無幾。

天際頭群星閃耀着,卻唯獨一顆不怎麼起眼的星星,忽然間撲閃了幾下,隨即便墜落了下去。

巫皇山坐落在南斗大陸的南方地帶,地處兇險,山高水遠又極具神秘色彩。

四處可見的懸崖峭壁之下,是一刻不停地憤怒着拍打巨石的海浪,似乎在宣洩着某種不甘的心情。

夜幕降臨,巫皇山之中靜謐一片。

鬆軟的針葉林之中,地上是一層緊接着一層累積下來的枯朽天然針葉地毯。

十分鬆軟的針葉突然間朝着一個方向裂開,在地上形成了一道又一道寬又細長的裂縫兒。

裂縫兒之下,是根根白骨形狀的鬼爪,慢慢地衝出針葉層,張牙舞爪,像極了欲要從十八層地獄中衝出的百年惡魔。

鬼爪根根陰森,一出現,整個針葉林之中白霧淼淼,氣氛詭異。

白霧之中的鬼爪,此時已經集結成群,也只是扎眼的功夫,便形成了一個肉眼可見的隱約人影兒。

人影兒看不太真切,但是,讓人記憶尤甚的卻是那雙腥紅血亮的大眼睛。

在漆黑的密林從中,顯得格外亮眼跟詭異。

鬼眼轉動僵硬,但是很快便往頭頂上方的天空看去。

直到從天際頭滑落下來一顆星星之後,鬼眼突然一眨,腳下的松葉劇烈顫動了起來。

隨即,數不清的鬼爪在強烈的顫抖之下,迅速朝着地底下的裂縫縮回。

眨眼之間,鬼爪便消失在了密林之中,似乎正追隨着那顆神秘的星星而去。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向來都是在凌晨三刻鐘時分,恰好傾灑在巫皇山之上。

白霧浸**褲腳,褲腳又被地上盤橫交錯的荊棘條拉破,甚至尖銳的草木針葉刺入了白嫩的皮膚之中。

瘦弱的身軀衝出荊棘林中的時候,身上早已經血肉模糊一片了。

一道紅衣倩影兒此時正從空中落下,一雙粉紅色的繡花鞋穩穩噹噹地站定在了一處大石之上。

「啟天,恭喜你,原諒姐姐十五年來的遲來囑咐!」

魏仙兒身姿挺拔,從她的臉上看不到任何來自心底那最真實的情緒表達來。

相反代替的卻是一種令眼前人格外吃驚的一副平淡冰冷模樣,帶着幾分的決絕跟無情。

一番話,卻並未讓剛剛九死一生從巫皇山最為危險的荊棘林中僥倖逃脫而出的人感動。

反之,他卻將那久經滄桑的眼皮一蓋,在魏仙兒頗為震驚的面容之下,卻折身鑽回了荊棘林之中。

「魏啟天!你做什麼!」

少年魏啟天,打小出生優渥。

魏家的神威府在碧落鎮中頗具名望,魏家老爺魏霄當年也是朝廷之中名聲千里的將軍一名。

當年魏家的勢力,在整個朝野當中也是不可小覷的一份子。

只是,當年的魏家卻始終只能夠留存在當年的情境之中。

十年前的一樁奇案,讓整個魏家支離破碎,再無往日風光。

魏仙兒眉間的細紋也是這近十年來憂愁的產物,但是此時,她的全部心思都被提了起來。

十年了,自從當年家父魏霄從整個南斗大陸銷聲匿跡,再無處可尋之後,家母卻也突然間撒手人寰了。

也正是從那一年開始,魏家家道中落,一落千丈。

當年的魏啟天年紀尚小,魏家雖然富裕,但卻始終是個家庭。

魏仙兒作為魏家僅有的長女,家道中落之後的魏家擔當自然落到了魏仙兒一人的頭上。

為了讓年紀尚小的魏啟天不受魏家的影響,一心想要讓魏啟天日後強大的魏仙兒,只好咬牙狠心一跺腳,就把魏啟天送進了危險重重的巫皇山之中歷練。

如今十年過去了,她當年跟魏啟天的約定,正是十年後的今天她會來接她這個親弟弟回家。

但也正是十年這個龐大的時間數字,讓魏仙兒始終提心弔膽着,她不敢保證,十年的時間魏啟天會不會活着出來?

就算是活着出來,魏啟天會不會嫉恨他這個手段很辣的姐姐?

當魏啟天重新折返荊棘林的那一個轉身,讓起初萬分高興的魏仙兒大失所望。

少年不顧身旁凌厲的荊棘,腳下步伐卻萬分沉穩,一步一步,如同行走在平坦地面上一般。

白皙的面容是常年生活在遮天蔽日般的密林從中,所慢慢生長出一種如同剛出生嬰孩兒般細嫩的肌膚。

挺拔的身姿以及健碩的體魄,是魏啟天常年在巫皇山歷經數次九死一生所練就的肌骨。

巫皇山地勢兇險,山中各種猛獸層出不窮。

如今的魏啟天,總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愛哭鼻子且懦弱無能的魏啟天了。

如今的他,不但能夠做到單手斬殺天陽境的猛獸,而且伸出巫皇山這種人傑地靈的天然寶藏當中,體內的修為早已經達到了化境層次。

但是,要想突破化境,魏啟天自己比誰都明白,那便是忍受十年前那不平等屈辱悲慘經歷,走出巫皇山,去外面更大更神秘的世界。

但是,十年前的事情,對於魏啟天來說就像是一根長長的刺,深深地扎入他的心底。

十年前的他,不過還是個不諳世事的五歲孩子,又豈能獨自一人在這巫皇山中摸爬滾打?

一想到這裡,魏啟天心中大的悲傷跟怒氣便翻滾着洶湧而出。

抬起巴掌,一掌將方圓一公里之內的荊棘林拍碎。

密密麻麻的荊棘林,在巨大的風波衝擊之下,層層向後倒去。

就在那頃刻之間的一種聲波之中,被魏啟天震成了粉末。

這個時候火急火燎趕來的魏仙兒,在見到眼前化成了粉末的荊棘林之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畢竟對方是她十年未曾見過一面的親弟弟,儘管如此,魏仙兒的心中着實吃驚不少。

但是,她還是高興的,眼前魏啟天的實力已經完全超出了她來之前的預料。

甚至如今看來,比她的預料還要可怕上幾分。

這個時候,魏啟天突然間轉身回頭,眉如墨畫,五官清明俊朗的臉龐,讓對面的魏仙兒沉淪了幾分。

「啟天,你聽我說……」

魏啟天卻將眸子一凜冽,斷然說道:「我想你跟我之間沒什麼好說的吧?」

魏仙兒的臉上流露出了一種失落感來,步步向前,繼續說道:「來之前我就已經做好了不被你原諒的準備,要怪就怪我吧,畢竟今天的魏家還是需要你的。」

魏仙兒提起了魏家的事情,突然間讓魏啟天的臉色緩和了幾分。

他像是在隱忍着什麼,但最終卻開口問道:「魏霄還沒回來嗎?」

魏仙兒搖了搖頭,說道:「從始至終,沒有找到有關於父親的任何消息。」

「魏家現在怎麼樣了?」

突然間被魏啟天這麼一問,魏仙兒臉上的擔憂少了幾分,同時也高興了起來。

「魏家雖然大不如父親母親還在的時候,家雖然小了不少,但好在還算是平穩幸福的,只要你今天跟我回去的話……」

魏啟天聽到這裡,卻突然間抬起了手來,連連擺了擺。

打斷了魏仙兒的話之後,緊接著說道:「曾經你帶給我的痛苦,日後我是一定要還的,但是我卻不是個莽撞之人,帶路吧!」

聽完魏啟天的一番話,魏仙兒的心裏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在打理魏家的這許多年裡,魏仙兒早已經能夠喜怒不輕易表露於面上,內心的憂喜,斷然是不備魏啟天所察覺的。

似乎為了不讓魏啟天反悔,魏仙兒忍下了心裏的情緒,轉身便飛出了荊棘林,給魏啟天帶路。

碧落鎮人聲鼎沸,各處熱鬧的集市之中,似乎正在舉辦着某種祭祀活動,讓剛剛踏入碧落鎮中的魏啟天,頓然覺得煩悶的心情開活了不少。

畢竟,時隔十年的漫長是時間,再次回到碧落鎮中的魏啟天,也已經性情和模樣大變了。

碧落鎮很大,魏家早已經有輛馬車等候在城門外的。

但是,魏啟天卻拒絕了乘坐馬車,而是選擇了步行。

魏仙兒早已經準備好了一套衣服,逼迫着魏啟天換下,畢竟他身上那布滿了大大小小血跡的獸皮衣服,會讓碧落鎮中的百姓感到恐慌的。

魏啟天甩開了魏仙兒,獨身一人進了碧落鎮。

各種各樣的額糖人小玩具,讓魏啟天的心中感到了一陣兒又一陣兒的酸苦。

畢竟,這種小孩子玩的東西,卻是魏啟天當年怎樣也得不到的寶貝東西。

鎮上的百姓各個看起來十分幸福,魏啟天這般想着,不知不覺便來到了一家正在有獎比賽的擂台邊。

圍觀的群眾倒是不少,里里外外也不知道圍了多少層,可見當時場面的熱鬧非凡。

魏啟天向來不是個愛湊熱鬧的人,在巫皇山待了這麼多年了,說實話心裏着實還是有些寂寞的。

突然間見到了這麼多人,加上這麼熱鬧的場面,魏啟天的心突突直跳着。

擂台後方排着十來個人,看起來像是替補選手。

而擂台的上方兩個衣袂飄飄的男人對立而戰,打鬥的刀劍聲音一聲兒接一聲兒,雙雙過招之間沒有什麼間隙。

《蒼穹之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