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糙漢親王的擄妻攻略
糙漢親王的擄妻攻略 連載中

糙漢親王的擄妻攻略

來源:google 作者:山雨滿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容辰 現代言情 項映雪

項映雪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害的她國破家亡的,正是讓她心心念念多年的「俏哥哥」慕容展開

《糙漢親王的擄妻攻略》章節試讀:

【溫馨提示】 男主是蠻化未開的游牧民族親王,雖長相似翩翩公子,實則性子野蠻又跋扈。
女主生長於富足文明之國,是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小公主。
女主初期軟萌可愛、心無城府。
(被寵大的,心機沒那麼深) 被男主霸道佔有後,開始自我成長。
雙潔。
男主前期野蠻、霸道、強取豪奪,請給他時間深愛和成長 【正文開始】 與不可能之人,生不可能之愛,成不可能之業,是為傳奇!
——山雨滿城 暮春三月,草長鶯飛。
正是南楚一年中最好的時節。
姑娘們褪下厚衣換上了色彩靚麗的薄裙。
小夥子們一襲青衣或白袍,手中優雅地持起了摺扇。
集市上的人比往常多了些許,沿路攤販的叫賣聲似乎也比以往更加響亮。
巷子口一處不起眼的客棧里,緩緩走出一位黑衣男子,銀冠束髮、氣宇軒昂!
南楚人普遍文秀瘦弱,他的身材卻與南楚人有着明顯的不同。
高大、壯碩。
隔着薄衫都能感覺到肌肉分明的線條,沒有絲毫的文弱氣。
黑色的眸子猶如深不見底的寒潭,散發著若有若無的陰冷。
幾名書生模樣的南楚少年,身高還不到他的脖子。
從他身邊經過時,莫名嗅出一絲危險,下意識加快了離去的腳步。
他輕蔑一笑,望着躲開他的白衣少年們,低聲感慨: 「我北燕的猛士尚不能溫飽,柔弱的楚人卻享有這等富貴!」
身後兩名穿着灰色粗布衣的高大隨從飛石鐵甲也正驚奇地四處張望着。
聽到主人說話,立即附和: 「公子說的是,沒想到這地方竟然這麼繁華,到處都是好東西。
連樓閣都比咱們雲州城高上兩層!」
「可不是,在咱們大燕只有達官顯貴才穿得起絲綢。
可這南楚大街上到處都是身着綾羅綢緞的百姓,上品白絲綢多的好像不要錢一樣!」
黑衣男子稜角分明的面龐上倒是沒有現出任何自卑感,只高傲地拂了拂袖子。
「等我北燕的勇士踏上這片土地,他們的樓閣都將歸我們所有,他們的財富也會任我們享用!」
鐵甲嘿嘿一笑: 「辰王殿下少說了一樣,還有南楚的女人!
嘖嘖,這南楚的娘們兒真是各頂各的美貌,看的小人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飛石輕嗤了一聲。
慕容辰也無奈地搖了搖頭。
鐵甲見辰王和飛石都很鄙視他的眼光,頓時有些不自在。
隨手指向街角一個拎着糕點盒的少婦。
那少婦腰肢纖細、皮膚雪白,走起路來婀娜多姿。
「你們看,那小娘們兒就很美!」
慕容辰和飛石一起望過去。
兩人同時出聲: 「姿色平平!」
「庸脂俗粉!」
鐵甲面上更加無光。
哼,都以為我性子粗、讀書少,必定是個沒見識的。
今天偏要讓你和殿下見識見識我鐵甲看女人的眼光!
他在集市上四處張望,視線漸漸定格到一個身着藕荷色衣裙的小女子身上。
鐵甲大大咧咧地拉住飛石:「飛石兄弟,你看那邊那個怎麼樣?
就扇子攤兒旁邊兒的那個。」
飛石懶得同他胡鬧,壓根兒就不想看過去。
剛要轉頭,鐵甲的大掌一下子按住他頭的兩邊,硬生生將他的頭掰到扇子攤兒的方向。
「煩不煩,我不看!
我......」 飛石呆住了。
片刻,默默念了句:「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如今方知真有其人!」
世人普遍認為燕國女子不美,而楚國女子為天下之最。
燕國女子從小生活艱苦,風吹日晒、騎馬打獵,雖有陽剛之美,卻少了些柔媚。
到了楚國,則到處是膚白勝雪、溫柔小意的嬌俏女子。
慕容辰這幾天聽鐵甲誇女人美,聽的耳朵都快出繭子了,倒是第一次聽飛石誇讚一個女子。
他好奇地按着他們的方向看去。
只見不遠處,一個身着藕荷色輕紗裙的少女整站在扇子攤旁,唧唧咕咕地同她的兩個小丫鬟說著什麼。
忽然,唇角上揚,眼睛彎成美好的月牙,低下頭,從袖袋裡掏出一個小巧的七彩風車來。
她對着風車俏皮一笑,許是想那風車轉的更快,嘟起小嘴兒,一邊吹着風車,一邊歡快地向前跑了起來。
烏黑的秀髮迎風飛揚,在春日艷陽下閃着耀眼的光澤。
靈動的桃花眼宛如一泓清水,嵌在珍珠般白皙的面龐上,美的超凡脫俗,又不失甜軟嬌媚。
慕容辰沉寂已久的心,忽然撲通一聲,劇烈地跳動起來。
鐵甲見主子看的呆了,心中得意,沖飛石使了個眼色。
意思是,怎麼樣,老子的眼光沒那麼差吧?
接着,又向辰王討好道:「公子若是喜歡,小人這就去跟上她。
待到僻靜處,將她綁了,讓公子今晚就能舒坦一番。」
「胡鬧!」
慕容辰將視線從藕荷色衣裙的小女子身上收回來。
「你以為這裡是大燕國,可以讓你肆意妄為嗎?
在這裡,一舉一動都要倍加小心,斷不能讓他人起疑!」
「是,公子!」
鐵甲恐怕會引起黑衣男子的不快,連忙應聲。
之後又小心翼翼道:「那這女子......」 慕容辰十二歲便入了軍營,常與膀大腰圓的糙漢為伍,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明媚如春光般的小女子,多少是有一點動容的。
然而他猶豫了片刻 「由她去吧!
待日後奪下楚國,這等樣貌的女子要多少有多少!」
「是!
是!
公子,小人受教了!」
鐵甲殷勤道:「小人不過是看公子一直沒人暖床,好不容易看上個,想帶回去給公子解解悶,小人一心都是為公子的。」
飛石聽了,輕嗤一聲。
鐵甲作勢要去打他,飛石笑着躲開。
說是「由她去吧」,可慕容辰黑色的眸子卻始終沒有離開那個笑靨如花的小女子。
別說,楚國女子的美,還真是動人心魄。
少女一路跑來,全神貫注地盯着手裡隨風轉動的七彩風車。
然而再專心致志,也很難不注意到街邊虎視眈眈盯着自己的彪形大漢。
更何況這三人的身材遠比普通的南楚人高壯,站在街上,十分顯眼。
她像是被冒犯般,不悅地蹙起眉心,向三人瞥去。
待目光掃過慕容辰時,忽然一怔。
心道:「好個樣貌不俗、英武俊俏的哥哥,這等氣質在楚國貴族裡可是從未見過!」
原本蹙起的眉頭瞬間舒緩開來,沉鬱的臉蛋上竟然綻放出明媚如春光般的笑容。
她一邊轉着風車,一邊嬌俏地笑着。
目不轉睛地望着慕容辰,從他身邊雲淡風輕地飄過。
慕容辰的視線也隨着她一路而去。
四目相對,映雪公主的笑容更深了,眼角都翹成了一彎月牙。
只以為是在逗弄一個偶遇的俊俏公子,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招惹的是一個多麼可怕又危險的角色。
「小姐,你看路呀!」
然而少女太過專心致志地與辰王對望,壓根兒就沒注意到前方有一塊石頭。
她一腳踩了上去,尖叫一聲,向前撲去。
慕容辰見狀,以風馳電掣的速度,欠身一滑,身子稍稍後傾,剛好托住了那明媚少女的腰身。
一縷淡淡的清香悠然鑽進他的鼻子,令他全身一震,瞬間心旌蕩漾起來。
少女搖搖晃晃地站定,失落地看着手裡被撞壞的風車,輕聲嘟囔了一句: 「還有三十圈,霉運才能轉完呢。」
然而很快她就抬起頭來,嘻嘻一笑。
「不過,能遇到這麼個俊俏哥哥也算走運。」
接着,她眨了眨眼晴,調皮地作了個揖。
「多謝哥哥相助!」
見過大風大浪的司戰之王慕容辰,此刻竟然不知道如何反應,只定定地看着少女的一笑一顰。
 

《糙漢親王的擄妻攻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