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沉溺愛情
沉溺愛情 連載中

沉溺愛情

來源:外網 作者:南枝霍寒洲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南枝霍寒洲 都市言情

南枝再見傅寒州,是在男朋友的聚會上。她跟他源於荒唐,忠於臣服。成年人的遊戲,雙雙博弈,黑紅遊戲,無人生還。展開

《沉溺愛情》章節試讀:

「去鉑悅府。」

傅寒州掃了一眼南枝那戰戰兢兢的樣子,冷聲道。

車廂內本就安靜,傅寒州也沒像之前那樣,對她做出曖昧的舉動,反倒是開始閉目養神,如果南枝不是坐在他腿上的話,這樣的距離感,她還是很滿意的。

可惜現在她也不敢亂動,連中間遇到紅綠燈停靠的時候,她都沒放鬆,一直緊繃著,回想傅寒州願意聽到什麼樣的解釋。

他今晚是明顯給了自己一個台階下,南枝從不相信這世上有人會無緣無故幫一個人,何況傅寒州是誰?出了名在商場上不近人情的人物,區區一個一夜情對象,南枝實在是找不出自己有什麼地方,能讓傅寒州幾次三番撂台階。

好在鉑悅府距離這不遠,抵達小區的時候,司機停了下來。

南枝想動,又不自覺得去看傅寒州。

窗外的路燈光昏黃,落在他優越高挺的鼻骨上,鏡片被路過的燈光一閃,凌厲的雙眸就這樣對上了她的視線。

傅寒州揉了揉眉心,「下車。」

南枝雙手扣住車門直接從他腿上下來,才覺得有些發麻,剛想轉身對傅寒州說謝謝他送自己回來,改天一定請他吃飯,如果他願意的話,鼻尖就直接撞上了他的胸口。

南枝一愣,傅寒州已經拉着她的手往小區進去。

南枝與他並排走在了一塊,眼睛不由自主地往外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覺哪裡都有人躲在暗處,身邊唯一能依靠的,就是眼前這個男人。

「膽子不大,行事作風道是不管不顧的,江澈是什麼人,之前沒打聽過?以為這樣的花花公子能收心?既然被背叛了,還想着報復?」傅寒州的質問一句比一句嚴厲。

南枝到這時候,也沒什麼嘴硬的餘地,但就江澈的問題,南枝還是憑良心說,「我答應他的追求,是因為他當時確實挺真心的,我也是成年人了,男未婚女未嫁,去嘗試一下也是很正常的,至於他的風評,我之前沒關注過他,自然也不太清楚。」

傅寒州冷冷盯着她,也不打算走了,站在原地點了根煙,「繼續。」

南枝突然就覺得這像是在跟上司打報告。

「咳咳,關於背叛,我這個人脾氣有稜角,我承認,報復心也有點重,但江澈是三番兩次騙我,我總該讓他知道,不是什麼好事都能讓他占上的,不過對於傅總,我是該道歉,我不該再拒絕您之後,又在同事面前提起你跟我之前的關係,來讓自己好過一些。」

傅寒州深吸一口煙,顯然並不在意南枝後面說得那段話,眯起眼睛審視她的時候,鏡片遮擋下,她連他的眼神都看不真切,更無法揣測他現在的想法。

「你眼光,確實不怎麼樣。」過了良久,傅寒州意味不明的落下這麼一句。

南枝自然不是傻的,能聽出他話里的意思。

無非就是說,寧可跟着江澈那樣的人渣玩愛情遊戲,卻不跟他。

起碼他再不濟,也不會比不上江澈。

可正是因為太高不可攀,到時候自己惹到的,恐怕就不是江澈那麼簡單的人物了。

這才讓她更不敢在傅寒州的問題上輕易試探。

兩人一前一後走着,等到了樓層,南枝開門的時候才想起來傅寒州還在。

「要……喝杯水么。」她盡量讓自己這番話說得不要那麼曖昧,但孤男寡女的,人都走到家門口,總不好來一句你趕緊走吧。

傅寒州挑眉,「不進去了。」

顯然還在為拒絕他的事情在生氣。

「再不關門,我就當你是在邀請我。」

門下一秒就被關上了。

傅寒州微微挑眉,氣笑了。

白眼狼。

南枝倒也沒離開,默默透過貓眼去觀察,發現他人還沒走,也沒摁電梯,她嘀咕了一句,反正是他讓她進來的,自己也道歉了,總不會跟江澈一樣來找自己麻煩吧?

她今晚確實有點累,脫下高跟鞋放鬆了一下身體,直接癱軟在了沙發上。

一居室的屋子小而精緻,被她布置得乾淨整潔又溫馨,唯一來過這的除了還在國外工作的閨蜜宋栩栩,就是傅寒州。

南枝想起這段時間的混亂,開始琢磨是不是該換個工作。

她躺了會,才撓了撓頭髮,起身去卧室拿睡衣洗漱,只是剛進卧室,她就發現了不對勁。

個人領地意識極強的人,對自己熟悉的範疇自然是十分敏感。

她的卧室有人來過。

南枝瞬間頭皮發麻,連衣櫃門都不敢打開直接沖了出去,可就在她動作的那一瞬間,櫃門被人推開,江澈那張臉露了出來,帶着狠厲的力道直接將她的頭髮拽着,一把抵在了牆壁上。

「啊!――」南枝尖叫了一聲,直接被江澈從身後捂住了嘴巴。

「現在才回來?看來你以前裝得要早點回家,都是為了讓老子不碰你是么?」江澈呼吸噴在她脖頸上。

「我等得你好辛苦啊,你以為你能逃哪裡去?我是不是說過,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南枝想反抗,奈何江澈先發制人,拽着她的頭髮不放,又用身體抵着她。

「傅寒州是怎麼弄你的?」

他的手沿着她的脊樑往下滑,「你在他床上是不是也把屁股翹得那麼高?那麼騷?」

南枝奮力掙扎,此刻她恨不得殺了江澈這王八蛋,趁着江澈的手快摸到臀部的時候,往後狠踹了一下,江澈顯然料到她有這麼一手,人稍稍推開,南枝張口就對着他的手掌咬了下去。

「臭女表子!今天老子辦了你,再給傅寒州發視頻,再把你的照片貼的全世界都是!我讓你裝。」江澈拖拽着要往外沖的南枝往床上去。

南枝此刻腦海里只有傅寒州還在門外的念頭。

可她在沙發上躺了這麼久,她不確定傅寒州還在不在,但求救的聲音已經從她喉頭髮出,「傅寒州!傅寒州救我!!!」

「傅寒州?他還記得你是個什麼東西?不過是被人玩的騷貨,你還是留着點力氣等會跟我求饒吧!」

《沉溺愛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