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到異世,獸夫寵妻無底線
穿到異世,獸夫寵妻無底線 連載中

穿到異世,獸夫寵妻無底線

來源:google 作者:暮雨闌珊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柳梳 白毅

柳梳身為二十一世紀的普通女孩,意外穿越到了異世,而且還是一個由獸人主宰的世界這裡的獸人幾乎與人類一般無二,卻面臨著退化成兇殘野獸的危機不曾想天降大任,柳梳受到前任老祭司的囑託,集中精力致力於解決獸人的退化危機展開

《穿到異世,獸夫寵妻無底線》章節試讀:

——————

連續好幾聲的噗通聲,柳梳感覺周圍頓時天旋地轉,自己也跟個車軲轆似的順着坡度滾了下去。

柳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連串驚悚的響動後,柳梳終於栽倒在了山坳里,糊了自己滿嘴的碎石子,這一摔可把柳梳摔的不輕,從山頂上到山頂下滾的眼冒金星。

得幸虧這山的坡度比較緩,不然夠柳梳吃一壺的,柳梳被摔的直到現在還沒有反應過來,甚至還感覺周圍的風聲獵獵作響。

不得不說,柳梳的出場委實有些凄慘,柳梳呸了幾聲,把糊進嘴裏的碎石子和沙粒全都吐了出去,當然最後嘴裏也是有些殘留的,柳梳仔細回味了一下嘴裏的殘留物。

柳梳:咦?!

奇怪,這沙的味道怎麼感覺怪怪的?

柳梳看着周圍黑禿禿的山石,放眼望去不見一點綠色,甚至連一根兒雜草都看不見,誰能告訴她這是什麼鬼地方?

柳梳想像中的穿越到底有多輝煌,現實中的穿越就有多殘酷,不說那些其他的,就說一下眼前,空蕩蕩的山脈連綿不絕,暗沉的天空彷彿烏雲蓋日。

當然,最讓人絕望的是…

柳梳低頭,看向被打翻在地的外賣,可樂的瓶身被地上尖銳的石頭給扎爆了,正咕咚咕咚的往外流着水兒。

而炸雞已經掙脫了包裝盒子,一個個的滾落在了地上,每個雞塊都均勻的抹着醬料,而現在那醬料上也均勻的沾着沙礫、碎石。

飢餓的腸胃發出抗議,空蕩蕩的肚子不停的叫喚着,柳梳不禁有些悲春傷秋,她好不容易趕上時髦的穿越,結果沒想到這裡卻是這副鬼樣子。

唉,目之所及沒有看見一戶人家,荒涼的彷彿能聽到自己的迴音。

柳梳沮喪:憂傷…

正當柳梳後悔想要回去的時候,那個把柳梳傳送來的光圈早已消失無蹤,不知去向,伸長了脖子企圖尋找光圈的柳梳,最後以失敗告終。

頓時,一股無力感席捲全身。

別人穿越都是帶着任務來的;再不濟就是要給滿門復仇;而自己穿越不僅什麼交待都沒有,還連個身份都不給安排,這不是讓她自生自滅嘛?

想到這裡,柳梳不禁怨氣衝天。

心裏默默的抱怨了一瞬,緊接着就收拾好了心情,準備先離開這個鬼地方再說。不然,先別論外面的環境到底安不安全,就說自己肚子的抗議程度,她遲早得餓死在這裡。

這裡荒無人煙連個人影都見不到,不僅連只活物都看不見,周遭的環境也十分惡劣,說是寸草不生都不為過,就算柳梳想找點食物也無計可施。

唯一的辦法就是:找人借點食物,雖然柳梳也不認為這裡會有人家,好歹死馬當活馬醫,有個希望總是好的。

過了一會兒,柳梳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緩過來了,之前滾下山坡的時候,全身的傷口像是被火燎了一樣,火辣辣的疼。而現在,雖然還是有些異樣,不過已經到柳梳可以忍受的程度了。

柳梳看着身上不同程度的擦傷,若是在以前,她肯定第一時間去醫務室擦藥,畢竟傷口感染細菌發膿就不好了。

可惜現在,現實卻不允許她這麼做。

柳梳用衣服的邊緣把臟污擦掉,然後將就着用舌頭舔了舔傷口,她曾經聽說唾液可以止血,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小動物們受傷以後,不都經常舔舐傷口嗎?所以,柳梳覺得自己也可以一試。

就在柳梳舔的口乾舌燥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安慰,她感覺自己的傷口好像沒有那麼疼了,幾經波折以後,柳梳覺得差不多了,可以去找附近的住戶借糧食了。

只是,柳梳本欲起身出發,結果只站到一半的柳梳感覺到一股錐心的疼痛,頓時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柳梳:嚶嚶嚶,疼疼疼…

腳踝上傳來的疼痛,讓柳梳倒抽了好幾口冷氣,她感覺今天簡直就是自己的災難日,諸事不宜。

柳梳不知道腳踝傷到了何種程度,特意的扭了扭左腳,雖然疼到讓人懷疑人生,但好在骨頭沒事。

柳梳自覺自己也沒那麼矯情,就這樣一瘸一拐的趕路了,要是她再耽誤下去,天黑了就等着被狼叼走吧。

《穿到異世,獸夫寵妻無底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