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穿書後我四處逃亡
穿書後我四處逃亡 連載中

穿書後我四處逃亡

來源:google 作者:超愛吃米粉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蘇雲清 謝運生

21世紀的苦命高中生蘇雲清,高考結束當晚意外失足落水穿書到一本爽文小說里穿書對象還是個跟自己同名同姓的草包炮灰穿書任務是阻止反派黑化,但事情的發展越來越詭異原書中的男主本來一心搞事業現在:雲清,我知道你一直心悅我,我願意,我們做道侶吧蘇雲清:??說好的搞事業呢?原書中完全沒有感情線,一心想着報仇的反派現在:師弟,能不能抱抱我蘇雲清:!!!此時不跑更待何時,他穿書來是為了自由美好的幸福生活啊,不是來談戀愛的啊喂展開

《穿書後我四處逃亡》章節試讀:

畫面調轉,蘇雲清見到了少年時期的謝運生。

圓潤飽滿的臉頰褪去了兒童時期的幼態,變得輪廓感極強,但並沒有給人凌厲的感覺,配合著這個時期獨特的少年感反而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圓圓的杏眼長開後變得略微上揚變成了滿含深情的桃花眼,鼻樑的高度也恰到好處,嘴唇厚薄適中。這些五官單看並不十分驚艷,但放到謝運生的臉上出奇的合適。

這反派顏值也太高了吧,難怪那麼多書粉不滿意謝運生的結局,如果換成一個長相醜陋的人,估計讀者巴不得反派早點死,蘇雲清默默在心裏吐槽。

這段應該就是反派墜崖的重要轉折點了,蘇雲清見本文主角宋星瀾和真正殺害掌門的趙凌風一起持刀朝謝運生進攻。

一片刀光劍影,打鬥間的氣流在空氣中狂亂的舞動着,衣袍被吹的獵獵作響。

很快謝運生不敵他們二人,唇角溢出一絲鮮血,胸膛劇烈起伏着,氣息也有些不穩,他輕笑着抬手抹去溢出的鮮血,嘴唇染上一抹妖異的血紅,整張臉看上去詭異又吸引人。

謝運生身受重傷被二人逼至懸崖邊,突然他在風中狂笑着,眼神中滿是不甘和妒恨,然後轉身跳入萬丈深淵。

宋星瀾站在懸崖邊提着劍,握劍的手顫抖着,看着和自己一同長大的師弟就這樣決絕的跳入懸崖,謝運生眼神里的恨刺痛了他。

再後面的劇情就很狗血了,主角宋星瀾發現這一切都是大長老的陰謀詭計,掌門和他父母的死都和謝運生無關,他悔不當初。

而此時的大長老趙凌風因為修鍊秘術身體嚴重虧損,和主角過了區區幾十招便體力不支被主角一招帶走。

然後就是主角清理了門戶,順理成章坐上掌門之位,兩年間修為更進一層已接近金丹修為,此時他不過一個十九歲的少年,要知道許多修鍊者窮盡一生也不過金丹修為,就連已經仙逝的前任掌門江柏年,號稱修仙界百年難得一遇的修鍊奇才也是25歲才突破金丹修為。宋星瀾因此名聲大噪,眾多修仙門派蜂擁而至,都想要一睹這位新任掌門的風采。

沒過幾天修仙界崛起了一個新的門派,天歸門。

「天歸門,天命所歸,這名字取得倒是有趣。」宋星瀾若有所思道。

這個門派是最近才出現的而且離天元門不遠,派中弟子不過百餘人,但都是無惡不作或者早就被各門各派除名的弟子,這些人大多天賦極高,但因為太過痴迷修鍊,走了旁門左道,被門派驅逐。

這個門派的掌門一直神龍見首不見尾,但他一直帶領弟子燒殺掠奪,為了壯大門派不惜剝奪普通人的性命,只是為了獲得更多的錢財。

宋星瀾了解後立即帶領一眾弟子下山阻攔,卻意外見到了故人。

「師兄,好久不見啊。聽說你做了掌門,師弟都沒來得及去祝賀你呢。」謝運生一襲黑色勁裝,襯的整個人更加修長挺拔,他握着手中沾滿鮮血的劍,一臉詭笑的看着宋星瀾。

宋星瀾一襲白衣,劍鋒沒有沾染半分鮮血。他們一明一暗站在對立面,謝運生如同嗜血的魔物,而宋星瀾乾淨的如同仙人一般。

「師弟!收手吧,我承認當初被父母的死沖昏了頭腦,才會在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前就過早的下了決論對你大打出手,最後還逼得你跳崖。」

宋星瀾握着劍,全身都因為用力而緊繃著,他目光如炬的看着謝運生,看着昔日的同門師弟此刻如殺人狂魔一般站在自己面前,而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收手?你覺得我現在還回的去嗎?你是天之驕子,你生來就擁有許多人想求卻求不得的東西,而我,生來被父母拋棄,我付出了數不清的努力才好不容易走到如今這個地步。結果呢?因為你的一時失察,逼得我跳崖,既然這天道對我不公,何必留戀,我要毀了他。」

謝運生踩着腳下的無數屍體走向宋星瀾,期間有天元門的弟子出手阻攔都被謝運生提劍殺了,他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彷彿切菜一般就殺死了曾經的同門過的弟子。

「你!」宋星瀾見門中弟子被謝運生就這樣隨手殺了,再也忍不住怒吼一聲拔劍相向。

很快他們廝打在一起,劍氣剛猛,旁人無法抵抗紛紛躲避。在雙方體力都到達臨界點時,一道青綠色的身影飛快閃過,義無反顧地沖向劍氣的中心點。

蘇雲清看見一個長相十分出眾身量不高還很是瘦弱的軀體死命的抱住謝運生,宋星瀾乘此機會直接碎了謝運生的金丹,廢了他一身修為。那道瘦弱的軀體也隨着金丹的碎裂軟綿綿的倒了下來。

宋星瀾這才看清此人,居然是對自己死纏爛打了好幾年的蘇雲清,趕忙接住對方。

「星瀾哥哥,我終於幫了你一次,你還記得四年前嗎,那次我偷偷出門,在路上差點被欺負是你出手救了我,後來我打聽到你是天元門的弟子,回家求了我爹爹半個月他才答應花錢送我到天元門修鍊,可不管我怎麼努力,你從來都只對我以禮相待,從無半分逾矩的行為。」

說著蘇雲清突然猛烈地咳了起來,那聲響一聲比一聲猛烈,彷彿五臟六腑都要被咳出來一般。

「好疼啊,真的好疼。」全身經脈都被暴力震碎,蘇雲清疼到意識模糊,後面的話變得斷斷續續語無倫次,突然喉間湧起一股腥甜,他吐出一大口鮮血,半張臉都染上了血色。

他本就模樣俊美,因為重傷臉上失去血色變得蒼白脆弱,鮮紅的血液噴洒在臉上,形成了強烈的反差,讓他看上去多了幾分妖冶和破碎,像是一朵盛開到極致的花朵,在凋零前綻放着最後的美好。

而「蘇雲清」站在一旁看着這個生命力正在不停流逝的美人,不禁感慨:「這人也太好看了吧,滿臉都是血還這麼美。但是有啥用呢,這本書的主角可是個一心搞事業的事業狂魔啊。」說著抬手摸了摸臉,這麼好看的臉真是可惜了。

後面的劇情就是反派修為被廢,大受打擊直接爆體而亡,男主安葬了蘇雲清每年祭日都會為他焚香沐浴。

自己則終生未娶,一心修鍊最終修鍊到化神的境界,至於男主的結局到底有沒有修鍊成仙,作者也沒寫,反正就是主角家世好、天賦高不迷戀美色一心只追求修鍊的無腦爽文。

看到這裡蘇雲清還是忍不住吐槽作者,寫的什麼破文啊,這反派結局也太草率了吧,剛歷經那麼多磨難,好不容易得到機遇能夠和男主大打一場,這還沒怎麼著呢,被這麼個炮灰攪了局,直接下線了。這感覺就像大招剛蓄滿力結果一腳踩到香蕉皮把自己給摔死了,完全沒有爽點啊。難怪這麼多人吐槽。

「宿主您好,已為您播放完反派謝運生的全部人生,現在返回現實。」

「滴」的一聲,蘇雲清感到一陣目眩,終於回到了現實。

閉着眼睛靜坐了幾秒後,蘇雲清詢問了系統現在劇情進行到了什麼階段。

「現在劇情已經進行到,反派謝運生被嫁禍,男主一怒之下刺傷謝運生,謝運生乘亂逃脫,至今還在被追殺。」

許煥呆坐在床上,整個人如同被雷劈一般「這還救個毛啊,他們已經產生那麼大誤會了,依着謝運生那睚眥必報的性格,別人傷他一分他恨不得十倍回擊過去,而且他本來就看男主不順眼,這下被誤會肯定籌謀着怎麼殺男主泄憤吧。」

他整個人癱坐在床上滿臉寫着生無可戀,想着自己剛從鬼門關回來,又得趕往下一個鬼門關,這人生還真是起起落落落落啊。

「宿主不要灰心,事情還沒到無法挽回的地步,現在離反派跌落懸崖重生殺男主還有一年的時間,您還有機會解開他們之間的誤會,從而改寫結局。」

「也對,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趁現在還有時間,不如搏一把,反正不虧本,也許真的有機會改寫結局呢,到時候這大千世界,他想怎麼浪怎麼浪。」想到這裡蘇雲清重新活過來一般,瞬間從奄奄一息的小白菜變成了充滿生機的野草。

「不如現在就開始行動吧,反派受傷正好是我雪中送炭取得他信任的好時機。」蘇雲清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一場。

回憶了一遍劇情,蘇雲清發現轉折點就是這次謝運生被誣陷,然後導致被男主誤會打落懸崖,從而全面黑化變得嗜殺成性,最終走向毀滅。

如果能解開這次誤會,幫助主角找到真正的兇手,讓主角和謝運生一起聯手擊殺反派,這樣所有的問題不就迎刃而解了嗎。

《穿書後我四處逃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