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成皇子被俘,我在敵國做贅婿
穿越成皇子被俘,我在敵國做贅婿 連載中

穿越成皇子被俘,我在敵國做贅婿

來源:google 作者:小黑走了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方勝男 齊等閑

做個過山車,齊等閑丟了小命穿越成龍國八皇子睜眼就被敵國女將綁回敵國做了上門女婿原本小酒館老闆身份讓他在這個世界敵國大賺特賺燒烤大排檔,洗浴大保健,一生愛了無數人,抽煙只抽炫赫門花了唄!借了唄!一步步把敵國拖入消費娛樂的深淵龍國皇帝:「老八找到沒?」四皇子:「找到了,在敵國做了戶部尚書」龍國皇帝:「……」齊等閑娘子:「夫君,我被倭駑欺負了」第二天,倭駑遠征大將軍就被送去見了佛祖「夫君,龍國搶了我糧草」三天後,龍國主動送回來雙倍的糧草展開

《穿越成皇子被俘,我在敵國做贅婿》章節試讀:

另一邊的龍國,皇宮很快收到消息,八皇子遭遇敵國人馬襲擊,所帶兩百多將士全軍覆沒,八皇子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朝堂之上,皇帝龍湚禮大發雷霆。

「這群邊關宵小,不敢與我龍國真刀真槍的干,盡使一些無恥手段。」

「龍傲寒。」

「兒臣在。」

「着六處密衛全力搜尋老八,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諾。」四皇子龍傲寒領命下去安排。

這個八兒子雖然不爭氣,但好歹也是龍湚禮的親骨肉,再不待見,出了事他也是心疼的。

羌國。

三天很快過去,到了婚禮這天,齊等閑被早早叫醒了,一番精心的梳洗打扮,又穿上了大紅喜袍。讓原本就長相清秀的「龍傲天」看起來更加儀錶堂堂。

就連一直對其沒什麼好印象的方父方唐鏡都眼前一亮,可一想到齊等閑被俘虜來後唯唯諾諾的樣子,剛升起的一點喜歡又瞬間消失不見了。

方唐鏡本意是低調一些辦這喜事,但本郡的達官顯貴哪裡會放過巴結這位一郡之長的機會。也不知從哪得到消息,紛紛前來賀喜。

方唐鏡頓感頭大,就怕這個上門女婿的身份敗露。他只好吩咐一名下人去跟齊等閑交代好,讓他少說話以免說漏嘴。

若有人問起他的身份,就說是方家外戚,過來投奔方家,與方勝男暗生情愫在一起的。

齊等閑點頭答應,在眾人的注視下,他與方勝男款款走來。

兩側的賓客見到齊等閑後無不誇讚其相貌堂堂,儀錶不凡。

龍國的皇子,自然不會差了。只是眾人不知而已,若是知道這是龍國皇子,方唐鏡早就拉着齊等閑去羌國皇帝那裡領賞了。

好在方唐鏡怕露餡,儀式走完立馬就把一對新人送入洞房了。

其他賓客則是在外邊熱鬧的喝着酒。

而洞房內就有些尷尬了。進了洞房方勝男就自己揭了蓋頭,把本應齊等閑這個新郎官該乾的事自己幹了。

不過當看到方勝男蓋頭下的俏臉後,多少還是驚艷了齊等閑一下。

之前方勝男大部分時候都是一身戎裝,加上常年征戰訓練,皮膚顯得有些黑。

這略施粉黛後,掩蓋了些許黝黑。頓時為她顏值增色了幾分。還多了一些野性美。

齊等閑卻因此更加鬱悶了,這麼個大美人,只能看不能碰。

他完全相信,只要敢動方勝男一根手指,絕對會被打成豬頭。

方勝男也看出齊等閑的心思,聲音平淡道:「只要你老老實實在這,我保證你吃穿不愁,性命無憂,說不定還會賞你個丫鬟。」

頓了頓後,她表情突然變得冰冷:「不過你要是有什麼別的心思,我保證你會很慘。」

齊等閑一副21世紀男人怕老婆的模樣回答着:「謹遵娘子吩咐。」

方勝男滿意的點點頭,隨後指了指桌子上豐盛的吃食:「一起吃些東西吧!我也餓了。」

兩人上了桌,方勝男拎起酒壺問道:「要不要喝點?」

齊等閑嘿嘿一笑:「好啊娘子,確實有些饞酒了。」

他本身就是開酒館的,自然也是對酒熱愛有加。

方勝男也不廢話,直接給兩人酒杯倒滿,然後舉起杯子。

「那日戰場上謝你留我性命,這杯我敬你。」說著她就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見方勝男如此豪爽,齊等閑也陪着喝下了這一杯。

「那個,娘子,我以後在家裡做些什麼?」

方勝男打量了齊等閑兩眼:「你啊!就老老實實在家,什麼也不用做,每個月一個月五兩俸銀,等我放你回去時你也能攢下足夠的盤纏了。」

齊等閑一呆,心說這就是被富婆包養的感覺么?剛穿越過來就過上了躺平生活,還真是世事難預料。

但他可閑不住:「娘子,那這三年我不是待成廢人了,你總得讓我找點營生干吧!」

方勝男沉思了一下:「在家裡隨便找點事做,只要不出門就行。」

二人邊聊邊喝,一壺酒很快見底。

看着方勝男略顯紅潤的小臉,有了幾分醉意的齊等閑小聲問了句:「那個,娘子,要不要再喝點?」

方勝男眼睛一瞪:「怎麼,想喝多了發生點什麼。滾去睡覺。」

說罷,方勝男就將一床被子丟在地上。

「以後你就睡這,敢動什麼歪心思我就讓你變太監。」

齊等閑把被子鋪好,乖乖的打着他的地鋪。

天還沒亮,方勝男就起床了,特別突擊隊出身的齊等閑警覺性也是十分高的,稍有異動就睜眼。看到方勝男開始穿上戎裝便張口問道。

「娘子,這大新婚的第二天你就去軍營,別人看到該說閑話了,樣子總還是要裝一下吧!」

方勝男想了想,還真是那麼回事。她平時心裏只有戰爭,訓練,對於人情世故方面很少考慮。

「好吧!今天就不去訓練了。」

兩人都醒了,也就睡不着了。方勝男主動開口聊起天。

「你從軍後打過幾場仗?」

齊等閑搜尋了一下龍傲天的記憶後苦笑道:「一仗沒打過。」

「怪不得,我說怎麼這麼容易就把你們團滅了,你這校官肯定是買的。」方勝男有些鄙夷的道。

「不是買的,是我老爹托關係安排的。」

這個他倒是沒說假話,龍湚禮見龍傲天整日只知道玩樂,便想着讓他來邊關軍中磨礪一下,誰知龍傲天還是改不了愛玩的本性,帶着二百來人出去打獵,結果被方勝男的隊伍給伏擊了。

只是他不能說他的老爹是龍國皇帝。

方勝男怪眼一翻:「那有什麼區別么?反正不是靠你自己的能力得來的。看來你爹官不小,托托關係就能給你安排個校官。」

「我爹是戶部官員,管錢的,所以你懂的。」齊等閑編着瞎話。

「難怪,你家肯定有花不完的銀子吧?」

「反正我想買什麼基本都不用考慮銀子問題。」

「……,臭貪官。」

兩人聊着聊着,天就見亮了。雖然身份有些尷尬,但不得不說倆人還挺聊得來。

這也得益於方勝男的性格豪爽,沒有那些大家閨秀的矯情。

《穿越成皇子被俘,我在敵國做贅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