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悍妻養夫君
穿越悍妻養夫君 連載中

穿越悍妻養夫君

來源:google 作者:何玉嬌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何玉嬌 穿越重生 蕭幕瑾

什麼?總裁穿越成了窮吊絲,還得要種田才能吃上飯,同樣穿越而來的何玉嬌,捂着胸口感嘆上天是公平的只是何玉嬌的日子也不好過,奶奶要把她嫁給麻子,家裡人都討厭她好在還有寵閨女寵到無法無天的親娘展開

《穿越悍妻養夫君》章節試讀:

是蕭幕瑾!

才三天不見,他怎麼瘦成了這個鬼樣子?

這三天來,蕭幕瑾過的很慘,蕭家只讓他幹活,不給他吃的,自從抓了一隻野兔子回去後,張氏整天都讓他出來抓兔子,抓不到連水都不給他喝。

之前能抓到野兔子,有一半是運氣,大山上沒有那麼多野兔子等着讓他抓。

而他為了墊肚子,只能在山上摘一些青野果吃,身體得不到充足的能量,沒有強大的體力,不敢輕易往深山之中去打獵。

三天下來,全都是靠着強大的意志在支撐着。

實在走的太累,蕭幕瑾一個不小心,從山坡上滾了下來,躺在地上艱難的想要爬起來。

何玉嬌有些發怔,手裡的白面饃饃在蕭幕瑾看來散發著深深的香味,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

最狼狽的一面,就逞現在了何玉嬌面前,蕭幕瑾的臉色別提多難看了。

「你餓了?」何玉嬌回過神來,看着自己的饃饃,再看看蕭幕瑾那雙餓到發青的眼睛,有那麼一絲的遲疑。

一邊是不太願意給蕭幕瑾吃饃饃,畢竟食物珍貴,一邊又怕萬一給餓死了,不是連自己都回不去現代了?

何玉嬌也就考慮了一會兒,果斷的把饃饃和井水放在地上,拍了拍屁股走人。

「娘,金銀花也摘光了,我們快些回去涼曬,到時候換了銀子,給娘買好吃的。
」何玉嬌拉着王婆子撒嬌。

「好好好,還是我閨女最孝順。
」王婆子跟吃了蜜似的笑眯了眼睛。

收拾好就回去,何玉嬌下山的時候,還扭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樹林,蕭幕瑾的目光深邃複雜的看着她。

等何玉嬌走後,蕭幕瑾拿起饃饃和井水,大口的吞下去,他需要食物來補充體力,連一向有潔癖的他,對何玉嬌吃剩下的半個饃饃,也沒有猶豫的吃下去。

肚子里有食物,蕭幕瑾整個人都活過來,轉身步伐堅定的往更深的樹林走去,那裡才有獵物。

何玉嬌回到家裡,就開始忙着涼曬,這幾天把幾個丫頭都拉去了山上摘金銀花,家裡的活計就得要幾個嫂子來干。

也讓幾個嫂子心裏有些不痛快,沒敢明着說什麼,背地裡可是沒少抱怨。

廚房裡,大房朱春梅在炒菜,王婆子沒有給油,菜都是用水炒的,二房林菜花貪吃,剛洗好的黃瓜也要啃幾口,五房楊金桃在添柴火。

病弱又膽怯的三房余嬌娘,在一旁洗洗刷刷。

「小姑子平日里呆在家裡想着隔壁的窮小子,我之前還覺得有些不太好,現在忙來忙去的要賺錢摘什麼金銀花來賣,倒是讓我們也跟着受累了,銀子怕是見不到,還耽誤了田地里的活計,影響收成就是要讓我們餓肚子,還不如繼續痴想隔壁的窮小子。

朱春梅不輕不重的幾句話,讓林菜花聽着更加的恨起何玉嬌。

「家裡都吃不飽了,還想我們餓肚子,娘也是偏心得沒邊了,也不想想我們才是勞動力,家裡的活計沒有我們,能把日子過下去嘛?」林菜花憤憤不平。

「依我看啊,小姑子還不如嫁出去的好,省得在家裡儘是添亂。
」楊金桃狠狠的掰斷手裡的柴火,就指着何玉嬌出嫁,省得看着心裏添堵。

余嬌娘沒膽子背後說何玉嬌的是非,只聽不出聲。

「小姑子的親事還沒有定下來,我這心裏也急,眼看着寶吉和寶祥快到說親的時候,這上頭還有老姑擋着,我到是想早些抱上孫子,最好是生個十個八個孫子,人多才熱鬧。

朱春梅的話峰一轉,就見幾個妯娌的臉上有些難看,也是,她這房都把兒子給養大了,成親什麼都得要銀子。

接着生兒育女的,大家住在一起,不就是得要給養着,換了誰心裏都覺得吃虧。

手裡的黃瓜都捏碎了,林菜花想到自個的三個兒子壯勞力,到時候要給大房養孫子孫女,心裏越想越覺得吃虧。

就連楊金桃都心有不平,她的孩子最小,等到她孩子成親,不是要把大房和二房的孫子孫女給養大了?到時候也應該是分家了,也就是她孩子可能什麼便宜都占不到,這個虧她不想吃。

余嬌娘縮着腳,覺得幾房當中,最吃虧的是自己,她沒有兒子,幹活掙的銀子不都是給了幾房貼補去了,她這病弱的身子,連一口乾飯都吃不上,

廚房裡的氣氛就有些壓抑了,四個妯娌心裏各有盤算,就差說出分家兩個字了。

飯桌上,王婆子給大家分食。

一大家子人,那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何老漢三個饃饃,黃瓜酸菜和韭菜都最多的,接下來是大房,男丁比女人分的多,下地幹活的比不下地幹活的也分的多。

輪到三房的時候,娘仨也只分到了一個饃饃,韭菜都沒有吃不上,黃瓜和酸菜倒是給了一些。

何家達到十歲的男丁,就得要開始下地去幹活了,可以得到了個饃饃吃,十五歲以為能得兩饃饃,表示是壯勞力了。

十五歲的丫頭能得半個饃饃,而年紀小的丫頭想吃饃饃,那就只能從自己爹娘的嘴裏省下來吃一些。

在何玉嬌的面前,一碗蒸雞蛋,上頭飄着幾滴香油,每天雷打不動的能吃上這碗美味。

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眾人,發現大家看向她的目光都隱藏着厭惡,何玉嬌想着也是,畢竟她在大家的心裏,就是白吃白喝還花式作死,

這等不公平的分食,大家都沒有出聲,都視為正常。

「老大,明兒你挑着金銀花帶上我和嬌兒去縣裡。
」王婆子的面相略微有些刻薄,總拉着一張臉,安排着明兒的事情。

何來金抬頭,他還以為何玉嬌在家裡鬧一鬧就算了,沒想到還真要挑着金銀花去縣裡換銀子?

心裏是不同意的,但王婆子的嚴厲眼神盯着他,一個不字他是怎麼也說不出口,只能點頭道,「聽娘的。

大房都沒有說反對什麼,倒是二房的林菜花在廚房裡聽了朱春梅的話,再聽到王婆子要讓何來金這個壯勞力,陪着何玉嬌賣什麼金銀花,不就是哄着小姑子玩兒。

怎麼也壓不下心頭的不滿,憑什麼她二房就得要吃這個大虧。

《穿越悍妻養夫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