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
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 連載中

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

來源:google 作者:月不語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月不語 林平之 武俠修真

【武俠+笑傲江湖+爽文】穿越成林平之,面對着宿命武技:《辟邪劍譜》欲練神功,必先自宮!拜入華山之前,林平之咬牙修鍊了它!岳不群:平之的武功,為何增長得如此快速?令狐沖:林師弟的練武資質,真是天下罕有!岳靈珊:小林子,為什麼你的皮膚越來越好了,身上還有一股脂粉氣?林平之:我的練功方式,誰也想不到!展開

《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章節試讀:

答案似乎就在眼前。

然而,任憑林平之抓破了頭,都沒有想出來。

時間過得飛快,很快就到了夜深人靜時分。

此時,林平之已經在靜室裏面睡下。

福威鏢局裏面的其它人,也是大都睡意上涌。

因着林震南的吩咐,眾人全都沒有回去睡覺,而是繼續聚集在一起。

有人實在忍不住困意,倚着牆根就睡著了。

有人保持着盤膝打坐姿勢,腦袋卻低垂着,處於迷迷糊糊狀態。

就在這種情況下,鏢局前院,突然傳出一聲悶響。

正在警戒的一名鏢頭立即喝問:「誰?」

這一聲突然而起,音量也大,驚醒了大廳之中的許多人。

林震南第一個縱身而出,來到院子裏面。

院牆四面都插了火把,不知為何,大半的火把已經熄了。

剩下三支火把,發出並不明亮的光。

火苗隨風搖曳,把院子里照得時明時暗。

林震南來到院中,略略掃視一圈,瞳孔便是一縮。

地面之上,掉落着一顆白色的馬頭。

他一眼就認出,這匹馬兒,正是林平之的小雪龍。

小雪龍是一匹大宛名駒,乃是林平之十八歲時,外祖母送給林平之的禮物。

對於這匹馬兒,林平之甚是喜愛,天天都要騎着它出去溜一圈。

眼見此馬已然慘死,林震南頓時心頭火起。

不過,林震南與父祖不同,奉行的是和氣生財的原則。

即使心裏十分清楚,對方多半是青城派的,他也不願撕破臉皮。

林震南向著四面的夜空掃視一圈,高聲喝道:「是哪位江湖朋友前來拜訪,還請露面一見。福威鏢局別的沒有,酒肉一定管夠!」

夜幕深沉,四周安靜無比。

倒是驚醒了正在大廳裏面打瞌睡的眾人。

他們紛紛來到院子裏面。

看到地上那顆馬頭,眾人紛紛心中一凜。

斬殺家畜,獻其頭顱,這是江湖中最常用的血腥警告!

林夫人脾氣火爆,當場就氣得瞪圓了眼睛。

顧忌到丈夫的策略,這才沒有破口大罵。

她走到林震南身旁,沒好氣地說道:「當家的,人家都這樣了,你還想和對方交朋友?」

「哪有化解不了的恩怨?」林震南故意大聲說道,「我是誠心交朋友,總有打動那位朋友的時候。」

眾人在院中站了一陣,又回大廳裏面去了。

畢竟,站在外面是敵暗我明,很容易受到暗器攻擊。

剛剛進去不久,院子里便又有了響動。

林震南一掠而出,第一時間趕到院中。

看清地面物事,他的瞳孔就是一縮。

地上,橫着兩段旗杆、兩面錦旗。

正是鏢局子門前的大旗,連着半截旗杆,給人弄倒在地。

旗杆斷處非常平整,顯是以寶刀利劍一下子砍斷的。

林夫人看到院中情形,當場氣得臉色鐵青。

她瞪了林震南一眼,其中多有不滿之意。

林震南也明白,與青城派講和的可能,此時已經斷絕了。

他指着那兩根半截旗杆,吩咐道:「崔鏢頭,把這兩根半截旗杆,索性齊根都砍了!哼!要挑了福威鏢局,可沒有這麼容易!」

崔鏢頭道:「是!」

季鏢頭罵道:「他媽的,狗賊就是沒種!白天不敢露面,專挑夜間上門,幹些偷偷摸摸的下三濫勾當。」

林夫人身上未帶兵刃,從林震南腰間抽出長劍。

嗤嗤兩聲響,將兩面錦旗沿着旗杆割了下來,搓成一團,拿着進了大門。

林震南想了想,將眾人分成三伙。

季鏢頭和高鏢頭各領一夥,前往各處查探。

不多時,高鏢頭這一路匆匆而回。

他們抬回了三具屍體!

林震南上前一看,卻是錢鏢頭、施鏢頭、褚鏢師。

林震南先是怒氣勃發,繼而只覺背後寒氣森森。

三人之中的施鏢頭,武功只比他差上一線。

只因喜歡喝酒,好幾回喝酒誤事,這才沒有得到他的重用。

卻沒想到,這麼厲害的一個好手,無聲無息就死了。

強壓心中不安,林震南讓眾人把屍體抬進大廳,問道:「具體是怎麼回事?」

高鏢頭臉色發白,咽了一口唾沫,方才說道:

「錢鏢頭死在假山後面,那座假山,距離他們的聚集之處不過四五十步。屬下猜想,錢鏢頭應該是聽到了什麼響動,轉到假山後面去看,突然遭了暗算。」

這番分析合情合理,眾人都很信服。

卻聽高鏢頭接着分析道:

「錢鏢頭顯然是被一擊致命的,死前沒有發出任何示警。

因此,相距不過四五十步的眾人,從始至終,都沒有查覺錢鏢頭已經死了。

直到我們過去,他們依然沒有發現,身邊少了一個人!」

林震南有些惱火,覺得那些人太大意了。

大敵當前,他也不好多說責備的話,便就板著臉點了點頭。

高鏢頭繼續道:「施鏢頭與禇鏢師二人,一起倒在茅坑外面。這說明,他們結伴前往茅坑,然後同時遭了暗算!」

眾人想起施鏢頭的武藝,不由得全都頭皮發麻。

眾人的士氣,肉眼可見地低落了許多。

林震南剛想說些安慰人心的話,便見季鏢頭一行也回來了。

他們也帶回兩具屍體。

其中一人身上,分明穿着林平之的服飾。

有人驚呼道:「是少鏢頭!」

聽說林平之遇難了,現場頓時一陣騷動。

林夫人連忙申明:「這人不是平兒,乃是陳七!」

原本,為了保護林平之,林震南以不想破壞林平之的計劃為由,讓陳七繼續穿着林平之的那身衣服。

後來,林平之的真實身份已被余滄海識破,但是林平之忘了提及此事。

另一名死者,也是一名趟子手,正是白二。

「他們死在哪裡?」林震南向季鏢頭詢問。

季鏢頭憤憤然道:

「他們全都死在馬廄那邊。

想是結伴一起,去給小雪龍添置夜草。

可恨的是,賊子不但殺了他們,還把馬廄裏面的馬兒全都殺了!

除了小雪龍見了血,其餘馬兒,沒有任何外傷。」

沒有外傷!

眾人這才注意到,眼前這五個死者,身上也沒有外傷。

「難道,鏢局裡有不幹凈的東西?」

有人失聲驚呼。

「蠢貨,鏢局裡陽氣這麼重,怎麼會有那種東西?」

另一人大聲喝斥。

為了得到準確答案,許多人都將目光投向林震南。

林震南一陣遲疑。

他和鏢局內的少數人,早就聽到過林平之讓人帶回來的警告。

林平之說,對方是青城掌門余滄海。

余滄海卑鄙無恥,擅長以摧心掌進行偷襲。

真要公布出這個答案的話,林震南擔心大家心生怯意,戰力再降幾分。

林夫人瞪了林震南一眼,站出來說道:

「不怕對大家明說了,對方乃是青城派中之人。

對方使用的是青城絕學摧心掌,自然是在表面看不到傷痕。

不過,大家不必害怕。

青城乃是名門大派,想必不會學那魔教,大舉進攻我們。

前來偷襲我們的,多半只是青城的一名敗類!」

鏢師們對視一眼,然後竊竊私語起來。

林震南則是盯着桌上那兩面旗幟,皺眉沉思起來。

眾人並不知道,隔牆有耳。

就在這座大廳的屋脊一側,趴伏着一個黑影。

看似只有一個人,其實卻有兩個。

正是余滄海,與他的代步侏儒。

《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