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修真界的我是個廢柴
穿越修真界的我是個廢柴 連載中

穿越修真界的我是個廢柴

來源:google 作者:齊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阮柒柒 齊豫

【changdu】「書院考試,共分為五門,修仙理論知識考察,丹藥實踐操作考察,符籙撰寫考察,奇門遁甲天分考察,口訣知識考察」夫子是個穿着粗布麻衣的年輕男人,看起來二十七八歲的樣子,身材高挑,五官端正,眉目清秀,帶...展開

《穿越修真界的我是個廢柴》章節試讀:


「三天的流水席太誇張了吧……」 阮柒柒坐在屋中,任由奴希擺弄自己的髮髻。

「小姐第一次就順利通過考試,老爺夫人都很為你高興,慶祝是自然的……」奴希心靈手巧地挽了個飛仙髻,並用玉釵別住,露出巴掌大的臉,卻顯得越是明媚照人。

「齊夫子是走了么……」阮柒柒突然想起齊豫來。

「齊夫子說有事,便未能留下吃席,不過奴婢聽您的吩咐給他備了三罐甜梨湯……」

「三罐梨湯?奴希你真是夠大方的。齊夫子就是再喜歡喝,也要喝上半個月吧。」阮柒柒驚訝道。

「奴婢的梨湯秘方,可是中天界王城裡流傳出來的,又佐了梨花研磨後的清香,尋常人哪裡吃得膩呢。小姐你每日一碗都不夠呢。」奴希笑道。

「這倒是,不知前面宴席的飯菜如何,我們偷偷瞧瞧。」阮柒柒頑皮道。

「這阮家老爺就是豪氣,流水席都擺到大門外去了……不過公子也不用失落一個人,小女子陪你喝杯茶如何?」說話的正是梳妝好從側門溜出來的阮柒柒。

阮老爺的三天流水席,她覺得大可不必,畢竟三丁一丙一甲的成績關起門來都夠丟人的。幸好這席面上不用公布具體成績,不然她可就丟大人了。

這最末席的一桌,一個人都沒有,只有一位白衣公子。從側面看是有些修士氣息,只是白色衣服清凌凌的連個配飾紋路都沒有, 又看不出來布料,也不知道來路。

不過來者是客,總不能讓客人獨飲。

待阮柒柒坐過去,才發現自己賺大發了,那公子五官精緻,有種霜雪之美,眼角如劍鋒利,鼻樑挺拔,卻又被嘴角的弧度削減了些力道。

眼睛裏仿若盛了冰泉,卻又不那麼凍人,可謂是恰到好處的清冷。

這樣秀色可餐,竟然沒人跟他同坐,真是暴殄天物。

「多謝姑娘作陪……」公冶白看一眼眼前的小姑娘,瞬間瞭然,微微一笑,舉杯相碰。

感覺不喝酒都對不住了。

阮柒柒猶豫了一下,還是端起茶盞喝了。

「公子是哪裡人啊,看您這器宇不凡的,怎會出現在容城這小地方……」阮柒柒喝了兩杯,膽子也大起來,問道。

「公冶白……人剛到就招惹了哪家……」是娘親的聲音,阮柒柒抬起頭,姜雲悠的話音一頓,被公冶白笑着打斷,「你家姑娘可比你眼光好多了……」

「柒柒,這是你公冶叔叔,叫叔叔就行了。」姜夫人坐下來,說道。

「……」公冶白想抗議但是不敢。

「你來做什麼?」姜夫人放下杯盞,直接了當問道。

「自然是替……來看看你過得好不好……」公冶白咳了一聲道。

「你們公冶家最懂命格一途,自然知道我過得如何,哪裡會讓你這個副閣主親自跑一趟的……」姜雲悠的眼神突然變得凌厲起來,「這麼早就打柒柒的主意了……想得太美了吧……」

「阿姊……」公冶白被她盯得有些受不了,「柒柒的命格就系在公冶家,如果你不放心,讓她嫁給我,我護着不行么……」

阮柒柒不知道副閣主和公冶家是哪位,但他敢這麼說話,那簡直是找死啊啊啊啊。

急中生智,阮柒柒用手帕捏了一塊花生酥就塞住了公冶白的嘴,「公冶叔叔吃點東西,東西管夠……」

公冶白被嗆得咳嗽兩聲,但也知道這個「小侄女」是在幫自己,默默咽下看姜雲悠臉色。

這麼一打岔,姜夫人的神色恢復了一些,道,「當年的事,若非你們請……我的確需向你公冶家報恩,但不是我的女兒……待她學成之後,我會入天衣閣十年,夠還了……」

「阿姊,你這是何苦……」

「公冶家的盤算,你當真不知么?」姜雲悠反問道。

中天界的隱士世家,凌駕於四大世家之上的存在,其設立的天衣閣鎮壓一隻冥獸,此獸有通天之能。

公冶家一邊鎮壓,一邊吸收這種能力為家族所用。

如今三界格局不斷變化,冥獸鎮壓千年,也會在近十年中蘇醒一段時間。

阮柒柒是與公冶家有因果糾纏的人,又能夠鎮壓災禍,是第一選擇。

「哎……」公冶白無奈地嘆了口氣,「阿姊,我不過是個探路的,閣主他,志不止於此。容城地處偏僻,我不怕告訴你。公冶家已經臣服東君,中天界的形勢將變,柒柒的事,你我左右不了。」

姜雲悠神色一凜。中天界三君,正中的中天君主,穆與,是百年才出的年輕君王,卻是千年難遇的奇門天才。

他以旁支身份奪權,一夜之間,地覆天翻,卻又悄無聲息。如此手段任誰不驚心。

左右兩位君王,一位是東君,一位是彥君。

東君好戰,是強大的劍修,本來一直熱衷於與魔族征戰,先中天君主也多有支持。或因穆與出身不正,東君感念先君主的恩情,有不臣之意。

彥君則是個遊山玩水,毫不作為的君王,一直是女兒蘭溪城主打理,主要負責草木靈植的培養,山川地脈的修整,地方靈氣的修補,雖然實力並非最強,於中天界民生卻必不可少,因此歷代君王都不會擅動。

因此,彥君對於中天君主位置,最沒有威脅。

「多謝你來通知……我會好好思量……」姜雲悠說完,眼神示意,這是下了逐客令了。

公冶白衝著柒柒露了個哭臉,柒柒忍不住一笑,公冶白愣了愣,搖頭道,「難啊……」

絕色難得,資質難得,最逃不過,江山風雨,三界跌宕。

細小的呢喃聲傳入耳中,姜雲悠身體一僵,半晌,手攥成拳,轉身離開。

公冶白起身伸了個懶腰,趁着奴希不注意,把柒柒拉到身邊,從袖中掏出一個青色的玉牌,快速塞到她手中道,「若有危機之時,捏碎玉牌,會有人來救你。只能用三次,慎重。」

「這……」阮柒柒猶豫道,自家娘親有點不待見你們。

「就當是你陪我喝酒的謝禮吧……」公冶白話音落下,人已經不見了。

阮柒柒看着手中的玉牌,不過兩寸長,純青色的玉石雕出一朵夜來花,雕工細緻,栩栩如生,便是看着也賞心悅目。

只是,這收下之後,自己的命運就和公冶家分不開了。


《穿越修真界的我是個廢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