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之末世大佬靠種田開始躺贏
穿越之末世大佬靠種田開始躺贏 連載中

穿越之末世大佬靠種田開始躺贏

來源:google 作者:江福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三柱 江福海 現代言情

【changdu】縣官不如現管,小小的村子,人們對村長那是一百個信服在古代村長的權力非常大小到家長里短的瑣事,大到分田分地甚至有些人在村裡犯了錯,村長都能有生殺大權可想而知,村長在村裡的威望有多大...展開

《穿越之末世大佬靠種田開始躺贏》章節試讀:


話說江三柱一家子今天的超常發揮。

一方面是一家子商量出來的。

一方面也是陳述事實。

說到動情之處也是悲從中來。

雖然村民們覺得今天的江三柱一家子特別能說會道,但也沒什麼懷疑。

畢竟遇到這種事誰能不難受,誰不想討回公道呢?

昨天他們就說好了,無論江福海一家怎麼誣陷他們,都必須死死咬着孝道說話。

讓所有人都能清楚他們一家子是孝順父母的。

甚至周氏以死明志,讓輿論風向都向著江三柱一家。

否則在古代你要是背個不孝的名頭,這輩子做任何事都會遭受非議,還影響着子女們的前程。

聽到江三柱和周氏一直說分家,吳婆子急了,他們商量着是把三柱趕出江家,可沒說分家啊。

這趕出去可不需要給他們任何東西。

但分家可就不一樣了,還得從她手裡分東西,她怎麼可能同意?

「誰說是分家的?是趕你們出去,不是分家!」

吳婆子終於還是忍不住吼了出來。

這話剛出口,驚的村民們不知說啥好了。

不是分家,那是要幹嘛?

趕人出去,難不成還要斷親?

村長也被這個大瓜砸的有些暈乎。

「吳婆子,這話可不能亂說啊,你這是要和三柱斷親啊?

江福海,你也是這個意思嗎?」

江福海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畢竟想把三柱一家趕出去的事情,在家裡關上門偷偷進行,旁人也不知道真相。

到時候把罪過都推到江三柱一家身上,還能保全了名聲。

現在誰曾想居然有多管閑事的村民把村長請了過來。

相當於**裸的把自己的一些小心思暴露在他人面前。

有些東西實在不適合搬到大庭廣眾下去說。

「沒錯,就是斷親!」

吳婆子不想拐彎抹角了。

事已至此,還浪費時間有什麼意義?

「爹,娘,為何如此對我?」

江三柱像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吳婆子有些破罐子破摔。

「還能為什麼,我是一眼都不想看你。

都怪你爺爺,當初非要留下你這麼個差點害死老娘的禍害。

這些年讓你多做點活怎麼了?不給你看腿又怎麼了?

就當你還了我的生恩了。

以後咱們兩家子再無瓜葛。

你們現在就從這個家裡出去,以後我沒你這個兒子,你也別叫我娘。」

村長暗暗嘆息,這叫啥事啊!

這江福海和吳婆子的想法真的是太異於常人了。

怨不得江三柱從小是被爺爺帶大的。

敢情還有這麼一出。

但這種事咋能怪到孩子身上啊。

唉!三柱這孩子真是命苦!

「我明白了。

最後一次稱呼二老為爹娘。兒子拜別爹娘。

願爹娘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從此以後咱們見面就是路人!」

江三柱心下也鬆了口氣,事情終於結束了。

帶着妻子和女兒跪在地上重重的給江福海和吳婆子磕了三個響頭。

打算回屋收拾東西。

但江蓮玉卻走到村長面前問:「村長爺爺,這斷親可是大事,也不能全憑一張嘴就說斷就斷吧。」

吳婆子怕出什麼變故,就尖着嗓子大叫:「不這麼斷還能咋斷?

咋了,你們還想反悔?」

江蓮玉心中不屑,就算你想反悔我們都不可能反悔。

這麼一家子混不吝。

腦子比喪屍還扭曲,心思比化糞池還骯髒。

早點擺脫了不香嗎?

「我們當然不會反悔。

但是斷親應該有官府的文書吧。

還有我們三房的戶也需要遷出。

到時候有些人可別給人使絆子。

而且斷親的前因後果也要寫明。

否則影響了我們三房的名聲該如何?

萬一有那些個嘴碎的造謠生事,到時候誰能說清楚?」

「你個小賤蹄子怎麼說話呢?

你的意思是你們三房的名聲重要,我們的就不重要了?

還寫啥前因後果呢?」

孫氏一聽江蓮玉的話心裏就有些犯嘀咕,咋聽起來就那麼不對味呢?

她也是有兒子的人,這事會不會影響他們大房的名聲啊?

「不寫清楚了,某些人哪天倒打一耙怎麼辦?

這理都是你家的,大乾律法也是你家擬的?」

孫氏被懟的無言以對。

畢竟剛才律法的事情就讓江福海蓋吃了那麼大的虧,她一介婦人哪敢說什麼啊。

沒看出來,平日里只知道埋頭幹活的小蹄子倒是牙尖嘴利。

「好了,大家都散了。

既然雙方都願意斷親,那就選個合適的日子,開祠堂進行斷親儀式。」

村長聽了兩家人的陳詞,也對江福海一家簡直厭惡至極。

或許三柱出去了還是件好事呢。

看了一場好戲後,村民們也逐漸散去。

吳婆子看村民們都走了,立馬開始蹦噠。

「江三柱,你們一家子喪門星,趕緊給老娘滾出去,別拿我們家的一針一線。」

切,好像誰稀罕住這兒似的。

江三柱一家連個眼神都看的給他們,徑直走進屋裡收拾東西,準備搬走。

「你們兩個,給我盯着他們,別拿走不該拿的東西!」

孫氏和小吳氏領命去盯梢,這邊江福海不知為何總覺得心裏有些不踏實。

吳婆子看老頭子的樣子,翻了個白眼。

不屑的說道:「咋了,你還捨不得了?」

「什麼捨不得啊?就是覺得心裏不得勁。」

「燙手的山芋不扔了,還想咋滴?」

「噓!隔牆有耳,別亂說話!」

吳婆子看着江福海警告的眼神,把想說的話咽了下去。

回到屋裡的江蓮玉嘴角勾了勾。

看來,這事情不簡單啊。

說是收拾東西,但事實上也沒啥,就是幾件破襖子。

江三柱一家子算是零資產的人,兜里比臉還乾淨。

實在不明白吳婆子派那兩隻老鼠盯着他們有啥用。

收拾了兩個包袱,把被褥一卷,一家人打算離開。

「等一下,」孫氏攔住了去路,「打開包袱,讓我們檢查一下。

「我說,你眼神有毛病呢?

剛剛盯着我們看半天了,現在還要檢查包袱,咋的,年紀大了眼神不行,腦子也出問題了?」

一切都在掌控中,江蓮玉現在可懶得和他們周旋了。

「你說啥?你個死丫頭敢罵我?」

孫氏氣的抬起手來要打人。

江蓮玉一隻手抓住了孫氏的手腕,使勁一捏,差點讓孫氏骨折了,疼的孫氏嗷嗷直叫。

「媽呀,殺人了!」

「噗嗤!您也太會演戲了吧。

我一個十多歲的小孩子,能把你咋樣啊。

你這想要冤枉人也不要用這麼蹩腳的理由吧。」

孫氏看着別人用看傻子的眼光看着她。

包括吳婆子也對她有些恨鐵不成鋼。

心裏又急又氣。

這個死丫頭,真是個禍害。

「包袱就算了,裏面確實是幾件破襖子。

但這鋪蓋卷你們不能拿走。

這可是我們家的東西。」

小吳氏站又出來開始作妖。

江三柱一聽,欺人太甚!

頓時把所有東西往地上一扔!

老子不走了!

咱們不是耍賴嗎?看看誰能拗得過誰。

江蓮玉還抄起桌上的雞蛋吃了起來,兜里還揣了一個。

紅玉和翠玉也把桌子上的饅頭拿起來往嘴裏塞,順手給爹娘一手塞了一個。

「你,你們,放下,趕緊放下。

誰允許你們吃了?

快把雞蛋給我放下,那是槐北的。」

孫氏看着大辣辣坐下來吃的不亦樂乎的一家子,氣的要吐血。

「你們給我滾!」

吳婆子看着被糟蹋的飯菜,氣的大喝一聲。

「喲!不需要檢查包袱了?不

要鋪蓋卷了?

我們還沒吃夠呢,要不等我們吃了午飯和晚飯再走也不遲啊!」

江蓮玉趁着吃的空擋,還掃了幾個大饅頭揣進懷裡。

「趕緊滾,以後別再登我的家門!」

江蓮玉不屑的翻了個白眼。

「切!誰稀罕呢!

就是怕某些人胃口太大,吃了不該吃的東西,拿了不該拿的東西。

穿腸爛肚,斷手斷腳!

人在做天在看呢!」

說完,江三柱一家子轉身離開。

江福海一家子被江蓮玉的話氣的個仰倒。

這小蹄子真是囂張。

她不會真的知道些什麼了吧。


《穿越之末世大佬靠種田開始躺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