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帶着夫君做權臣
帶着夫君做權臣 連載中

帶着夫君做權臣

來源:google 作者:藍白格子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時卿落 蕭寒崢

當時卿落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在陌生環境的時候,她這才意識到,原來自己穿越到了古代展開

《帶着夫君做權臣》章節試讀:

  時卿落悠閑的坐下。

  看向牛氏道:「我渴了,去給我倒杯茶水。」

  牛氏真想給這個越來越囂張的女兒一嘴巴,誰家的死丫頭敢使喚親娘伺候泡茶倒水的?

  只可惜她不敢,之前反駁過幾次,她就被死丫頭抽了藤條,全身火辣辣的疼。

  「喝吧!」她泡好之後,將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嗆死了最好。

  時老爺子肉疼的看着,這可是他藏着自己喝的茶,這幾天全都進了這個孽障的口,太心塞了。

  時卿落端起喝了一口,嫌棄的說:「這茶品質還是差了點,還好以後不用再喝了。」

  她以前在現代被外公熏陶茶文化,也愛上了喝茶。

  這茶葉要放在以前,她一眼都不帶看的,現在卻只能將就。

  等掙了錢,還得去買點好茶。

  時老爺子:「……」

  他自己捨不得的茶,快被她喝完了,她居然好意思那麼嫌棄。

  他繼續壓着怒氣,「你剛才說要嫁人了,是什麼意思?」

  時卿落回道:「我看上一戶人家了,也和他家的人談好,我後天就嫁過去。」

  「噗!」時老爺子剛喝進去的水沒忍住噴出來。

  其他人也一臉的呆愣。

  時老三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啥玩意?後天就嫁過去?」

  時老太太和牛氏則齊聲問:「哪一家?」

  時卿落如實說:「隔壁下溪村的蕭秀才家。」

  牛氏驚訝不已的問:「什麼?你不會要嫁給蕭秀才吧?」

  她平常最喜歡去外面嘮嗑,所以知道蕭秀才家的情況。

  時卿落白了她一眼,「對啊!不嫁給他,難不成我還嫁給他幾歲的弟弟?」

  牛氏問:「你知道蕭秀才昏迷不醒,嫁過去很可能要守寡?知道他們家都沒錢抓藥了?知道他和那個將軍爹斷了關係嗎?」

  不要厲害的大將軍爹,跟着個和離的窮苦娘,在他看來那個蕭秀才就是傻子。

  時卿落頷首,「當然知道,我就是看中了他家裡的情況,才想嫁過去的。」

  她掃了掃時家的人,直白的說:「就算嫁過去當寡婦,也比跟着你們過日子舒服。」

  時家人:「……」

  時老太沉着臉說:「你是不是瘋了?要是蕭家沒有發生最近的事,那確實是戶好人家,現在那可是火坑。」

  時卿落挑眉,「再火坑,也沒時家坑吧?」

  「你之所以這麼說,是不是因為他們家給不起聘禮?」對於時家極品的性格,她也算是了解。

  聽到這話,時老太臉一僵,冷笑:「我們家將你養這麼大,難道將你嫁出去,不該收聘禮嗎?」

  火不火坑的,她確實無所謂死丫頭跳不跳。

  更甚至巴不得是個火坑,但關鍵這個火坑得值錢啊,就像是吳家那樣的。

  牛氏也沒忍住附和道:「就是,不管怎麼樣,蕭家想要娶你,必須得拿出十兩銀子當聘禮。」

  她倒是想說一百兩,可蕭家不可能拿出來。

  一想到一百兩就那麼飛走了,她又心疼了。

  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的心情。

  時老太贊同的說:「對,沒錢就讓他們家去借。」

  時卿落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們,「想要十兩銀子啊!也行,就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那個命花了。」

  時家人:「……」這是人話嗎?

  牛氏氣得心肝疼,「你別忘了,你可是我們養大的。」

  時卿落嗤笑,「我三歲就開始幹活,五歲被送去道觀,你們每個月還拿了我的工錢,所以你確定是你們將我養大的?」

  「別給臉不要臉的。」

  她的臉色瞬間冷下來,「聘禮一分錢沒有,而且你們還得將欠我的補償上。」

  牛氏一臉你是不是瘋了的模樣高聲問:「什麼?不但不給聘禮,我們還得補償你?」

  時卿落抓起之前故意放在桌子下的藤條,抽了過去,「難道不應該補償嗎?」

  「這些年來,我可一直都被你們吸血呢。」

  牛氏一個不防,被抽得跳起來,「啊!」

  她想要破口大罵或者坐在地上撒潑,可看到時卿落掃過來的冷眼,卻活活的忍住了。

  她怎麼就生出了這麼個忤逆不孝的孽障來?

  時老太急忙說:「沒有,家裡的錢早就花光了,你四叔明年去趕考秀才的錢都不夠呢。」

  時卿落知道家裡的銀錢,都要緊着時老四考秀才用。

  時老太更是將銀錢看得比命還重要,不太可能摳出來。

  她早就想好了,「那就用糧食補償吧,給我一百斤粗糧,還有廚房裡那三袋黃豆和綠豆,我也要了。」

  這是極品肉疼卻能接受得了的範圍。

  從回憶里得知,這個朝代還沒有馬鈴薯、紅薯和玉米。

  粗糧主要是蕎麥、高粱和豆類。

  蕭家現在缺糧,她可不想嫁過去天天吃野菜,那個吃多了燒心。

  至於黃豆和綠豆,她有大用處。

  「不行!」時老太和幾個兒媳婦同時尖聲否定。

  時家的男人也一臉的不贊同。

  不但不給聘禮,還讓他們給糧食,死丫頭想什麼好事呢?

  時卿落就知道他們會是這樣的反應。

  她慢悠悠的抿了口茶,「我這不是徵詢你們的意見,而是通知你們準備好。」

  「你們要實在不樂意,其實也行。」

  「那我就不嫁了,就在家裡熬到官府婚配吧。」

  「每天的雞蛋、肉和米飯可不能少,否則我一個不高興,就可能會忍不住送你們去下面作伴熱鬧。」

  她一副我對你們特別照顧的模樣,「要炸死,削死,還是被抽死,你們可以選一種。」

  時家的人:「……」一口老血卡在胸口。

  孽障啊,他們怎麼會攤上這麼個不辦人事的孽障!

  時老爺子黑着臉說:「我們村哪家的姑娘嫁人是這樣的?」

  時卿落用弔兒郎當的口氣道:「所以我來開個先河唄。」

  時家人:「……」你怎麼不去死。

  最後迫於時卿落的兇悍威脅,外加時家的人實在受不了她了。

  於是只能捏着鼻子同意,恨不得明天就將人送去蕭家得了。

  第二天一早,蕭母就和族長夫人去時家提親。

  蕭母還是買了肉和糖。

  時家在上溪村也有着不太好惹的名聲,主要是時老大幾兄弟和他們的媳婦凶的凶、潑的潑。

  也因此蕭母和族長夫人還以為提親會不容易,族長夫人都做好對方如果很難纏,要怎麼應付的準備了。

  誰知道時家雖然看上去不是多高興,但卻意外的好說話。

  更甚至還有一種,恨不得今天就想讓她們帶走時卿落的感覺。

  最後談好明天嫁娶,不但不要聘禮,還給幾袋糧食陪嫁。

  這讓蕭母和族長夫人被送出門後,都暈呼呼的,有種像是做夢的感覺。

《帶着夫君做權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