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道南擊長空
道南擊長空 連載中

道南擊長空

來源:google 作者:葉道南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葉道南 蘇小柳

心潮澎湃,縱橫捭闔,英雄無限幻想,迎風揮擊千層浪,少年不敗熱血展開

《道南擊長空》章節試讀:

雙層小樓間鋪正式開始營業,當然,這個新世界裏創業可能會更難,沒有網絡信息傳達的情況下,只能做些賺附近錢的小生活,不過名氣做大了,或許名傳天下,到時候顧客就來源不到了,葉道南提前想着樂。
雷州城裡這麼小的一個地方,說創業難又不難,關鍵是葉道南已經想好創業的第一步,「賣什麼!」
葉道南也不着急,當務之急他想要找個幫手,而這個幫手必須具備一些條件。
他從家裡拿來了大塊牌匾,現在要給店鋪起個名字,至於用什麼名字才能配得上這間創業之初臨腳的地兒,是件很難的事。
但葉道南卻很隨意地畫上「王大龍」三個大字,字跡潦草,一大一小一大,三功不正。
這個名字正取自許諸當年講的那個大戰王大龍的故事,以此記念那名回到京城的肥膩中年男人吧!
葉道南是個很隨意的人,但是對想做的事和有意義的事都很認真,包括後面的事,如何發展,賺屬於自己的財富,想想就自己給樂得一言難盡。
葉道南站門口邊上看了看行人,駐足了半刻,感受一下開店鋪當老闆的滋味。
剩下的就是存貨問題,葉道南有想過如何在這個平凡的小城裡發展出最不平凡的商業,這個年紀的富貴子弟不通常是吃、喝、玩樂,然後繼承他們老爹的財產么,然後葉道南卻做了相反的事,他也沒忘記自己是個私生子的事實。
家中還有一名從未露面遠在京城的大哥,至少他是和自己的老爹住一塊,日晚晝夜不見白不見的碰面,關係可比和自己增長的不一樣。
葉道南在雷州葉府這些年裡,不曾埋汰過遠在京城的老爹和大哥,相反在雷州生活要吃有吃要喝有喝,今生當個混子那也不錯,只是沒有別人那種揮霍金錢的力度罷了,所以他想賺很多很多的錢。
再者蘇小柳搬去京城後,再也沒有了女人的姿色,打初識蘇小柳那天之後,葉道南還考慮過下半生養條狗娶個媳婦就過了,誰知蘇家突然搬家,沒能好好的培養感情,實屬可惜。
重生後,他一直覺得媳婦要從小養起,哈哈哈,這就叫做捷足先登,後面就不用愁媳婦兒的事了,看…多美妙的打算。
可後面葉道南又顯得有些失意。
可憐那從小養媳婦的美夢白高興一場,而且蘇家搬完家之後,葉道南就和蘇小柳從此斷了聯繫,年年月月天天跑房頂,不是修練就是思念。
經過了那些日子,他發現,稍有兩天偷懶不修練,體內的兩道洪荒之力彷彿要爆發,把身體炸裂,異怪的難受,大姨夫來了一般的痛過一次後,葉道南便也天天修練着那本天機三辦許大人送的《金手掌》。
常在午後陰涼的房間內閉目打坐。
可能是因真氣囤積過多,不將以消化,就像吃多了不拉,會活活撐死的。
而這兩道真氣的來源得從筆架山說起,這意外多了兩道真氣還不是因為自己的那位老師出的餿想法害的么。
後面許諸走了之後,為了了解真氣膨脹這個問題,他回到了筆架山山峰頂洞。
他回來後發現了件事,那就是筆架山山下的平民老百姓大多都得了肌萎病,個個痛苦不堪言憂。
葉道南也是個用藥的,對此症卻無從下手,況且他不算不上一個有實用資格的醫者。
慢慢的往返多次後,體內的真氣在筆架山得到了充足,而經脈體樞得不到完美結合,身體很容易就撐爆,葉道南一想到不久雷州出了條葉府二少爺修練真氣爆體而亡的飯後頭條,他便連忙搖搖頭,決不讓自己就這樣慘死。
可這真氣就像是一個癮,在體內時身體上無他異狀,反倒真氣不足的時候,就像是患者得了病需要葯一樣。
所以呢,葉道南這才了解到這世上為什麼少數人才練那奇妙的真氣,有利有弊的說法再好不過,有些人掌握了真氣運行的程度,就不用再補真氣,隨時隨地一打坐,真氣往身內撞,滿了。
葉道南不像其它修行者,老夫人也秘密給他找過大夫,修行者的解釋只有修行者知道,大夫也措手無策。
至於葉道南身上總會流失真氣可能是氣海讓人給扎穿了,葉道南才想起曾經老師在自己身上扎過很多針,知道了那又能怎麼樣呢!所以他才不得不返回筆架山灌氣,從而得知山下村民是因為一條小溪流引起的事。
當時葉道南也發現了這件事,而且一路隨着小溪流往上走才發現了分流,那一滴一滴的不明液體往水中混,而這不明的綠色液體最終來源於頂上的山洞中的綠水。
他知道這件事後立馬反信上京的天機處葯三辦許諸收,可等上了幾個月時間不見好使、也不見回信。
葉道南自作主張把漏洞給填上了,那之後筆架山下的筆架鎮村民的病幾乎都有好轉。
有天的下山,身後一直尾隨着一個人,葉道南發現後並設法甩掉他。
他先是走到街上的街落,轉身躲進去,就在以為要安全了的時刻,不料讓對方耍了一圈。
那人站葉道南旁邊,手上拿着自己的錢吧!
葉道南此時心想,真造么嚇人呢,剛還在身後的呢,怎麼突然就跑前面來了,還有錢袋還我,由於受刺激的情況下,要面子般直接說道:「那是我的錢袋!」
此人衣裳破爛,鞋無完整,頭髮像是幾年沒洗了一樣,臉上沾邊了泥土。
葉道南一看他就知道他是個乞丐,而乞丐不難免有些挨揍的傷疤,而正好在額上,不太明顯。
結果那小兄弟連忙搖頭,然後又捂着肚子。
葉道南突然就明白了,說道:「你是不是餓了?」
小乞丐這才點了點頭。
葉道南想了一下後說道:「你把那東西還我,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本來想把東西拿回來後就走的,偷東西可不能慣着。
結果錢袋還沒給,那小乞丐連人帶錢倒下了。
再次把葉道南嚇一跳,不禁喊出:「這又演哪一出?」
葉道南直接把錢拿起,掉頭走了兩步後停後,連忙回來,給他把了一下脈。
是過度飢餓造就的暈厥,是有多久沒吃上飯了嗎?葉道南拿出一黑丸子,這可是自己第一次配出來的藥丸,醒腦丸。
由於沒人試過葯,藥效如何誰也不知,只好無奈地說了句:「聽天由命!」
服下藥丸後,大概片刻之後,人方才緩緩醒來,也不枉藥丸的作用,至少知道葯是能用的。
乞丐指了指嘴巴。
「你是啞巴?」葉道南蹲着問。
小乞丐搖頭,又捂着肚皮又指嘴的,葉道南這才懂,他看了看周圍,正好前面有間小店。
「走,前面有吃的。
」葉道南破解他的手語說道。
去至小吃鋪前,喊道:「老闆,來三碗蔥油麵。

「好嘞。
」老闆應道。
兩人坐下後,葉道南才介紹着說,老子也很窮,沒錢帶你去吃好的,將就一下。
他也知道,剛才小乞丐暈厥之後,看見了錢袋繩斷了,回憶起剛才可以划到利刃般的東西掉的,所以這位小兄弟是撿到錢袋子來歸還的。
老闆端上來三碗面,小乞丐破肚開吃。
「你怎麼不說話啊!你是啞巴么?」葉道南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模樣問。
他看這個小乞丐怎麼長得……,柳眉星目,五官精緻的像個女孩。
小乞丐兩碗面吃吞而下後,口水欲滴的盯着葉道南面前的蔥油麵,葉道南見後,懂了般笑笑說道:「還餓你就吃吧,我不餓!」
他把自己的面往小乞丐面前推去,在小乞丐吃着的時候,葉道南起身就給了老闆幾個銅板。
付完錢後他可不想和小乞丐址上關係,至於撿回錢袋的恩,一碗面就夠了,如果不夠,那就三碗。
不一會兒,葉道南發現小乞丐還是跟着自己,便回身去到他面前,問道:「你還跟着我幹嘛?」
那小乞丐雖然臉上臟髒兮兮的,可那雙眼卻清晰有神,再次覺得他像個女孩子,與他對視使人忍不住躲開目光。
「站住,…你雖然幫我撿回了錢袋,可我也請你吃了三碗面吶?你還想怎樣?」葉道南罵道,只見那小乞丐隱隱欲哭。
葉道南心一軟,說道:「你說你一啞巴,做個乞丐也不帶個碗么,那也不至於餓死吧!」葉道南說完就走。
小乞丐唯唯諾諾地緊跟尾後,片刻,葉道南忍不住了,他覺得自己就一葉府二少爺,還是個私生子,無名無分的,連自己都活不明白,不忍大罵:「你還跟着我幹嘛?而且我越看你越不像乞丐!就一騙錢的,可我沒錢吶!」
小乞丐聽懂了一般,頭微微下垂,頭髮凌亂。
這一罵,行人都圍了上來,紛紛指責着葉道南,欺壓百姓,執跨弟子的形象,長得怪丑等等一系列詞涌滲出來。
葉道南生覺掉臉子地跑開人群,而那個乞丐傻呆原地。
葉道南找了個地兒喘着氣。
喘夠了出街道後,還看見那個剛挨完罵的小乞丐垂頭喪氣地走着。
葉道南可不想管得太多,他想當個俗人,平平凡凡地過日子。
突然,葉道南目睹兩個便裝粗漢將小乞丐給抓進小巷子。
他愣了一下,這不正好么,可以少管閑事,也不用再怕他來煩着自己。
可葉道南剛走兩步,停住步伐,心想不會出什麼事吧!
……
那兩個粗碩的男人將小乞丐拖到了小巷子後,小乞丐咬了一鎖在脖子上的手肘,男人痛後往地上一拋,摔了個五體投地。
被咬的男人脫口大罵:「臭娘們,敢咬老子,是活不明白了嗎?」
一男人上前把她摁住後,另一男人高抬粗臂,剛要往她臉上甩過去。
「啪」的一聲。

《道南擊長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