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第一豪婿
第一豪婿 連載中

第一豪婿

來源:google 作者:方木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彤彤 方木

先有瀚海後有天,身為瀚海國際方家之孫的方木,因為父母的原因,從小與方家格格不入婚不由己,方木離家甘願入贅凌家,從而徹底惹怒方瀚海處處被針對,一事無成的方木不再隱忍方木和方瀚海彼此退步,達成三年之約以秦家為開端,開啟他的商業霸主之路最終成就瀚海之後第一天的威名...展開

《第一豪婿》章節試讀:

  「真不靠譜!」秦懷衝著一旁的牆角吐了口口水,看着身後名叫『邀月』的包廂,進去也不是,不進去也不是。

  「這不是秦少嗎?可有些日子沒在星河瞧見你了。」

  「虎哥!」

  秦懷聽到聲音後,一回頭,正好發現走進二樓走廊的人。

  「虎哥,這是怎麼了,弄得滿臉傷。」秦懷連忙上前迎了兩步詢問起來。

  「這啊,我,我自己撞的。」

  來者名叫段虎,昨天在人民醫院的大廳中掙走了方木一百萬,只是這一百萬可有點燙手,不是那麼好拿。

  「撞?怎麼這麼嚴重?」

  秦懷昨天晚上雖然在醫院一樓大廳撞見了段虎,但他卻絕不會將段虎臉上的傷和方木聯繫到一起。

  甚至他會因為今天方木還活着,而感到好奇吃驚。

  「沒啥大不了的,對了秦少,見到王哥了嗎?我找王哥有點事。」段虎揉着酸疼的腮幫子問道。

  「王哥去外地了,剛打了電話,結果沒電關機了。」秦懷一臉鬱悶,他找王哥也有事兒要辦,「哎,不過,虎哥,你來了,王哥在不在都好說,要不然你幫弟弟個忙咯?」

  段虎每每感受到腫脹的如豬頭般的臉上傳來疼痛感後,就會想起昨晚掙了一百萬離開醫院後發生的事兒。

  昨天,他可以說是度過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夜晚。

  臨走的時候還以為自己運氣好,遇到了**,實際上卻不知道,遇到的是死神。

  「唉,我自己的事兒還忙不過來呢,都快急死了。」段虎嘆了口氣,剛想要拒絕,突然想到了什麼,開口問道,「秦少,我記得你好像就在人民醫院上班吧。你們醫生和患者之間是不是比較容易溝通,要是有啥誤會的話,你應該能從中調節一下吧。」

  秦懷拍拍胸膛:「那太簡單了,虎哥遇到什麼麻煩事兒了嗎?儘管說小弟能幫上的,肯定不遺餘力!」

  「不急不急。」見秦懷信誓旦旦的模樣,段虎鬆了口氣,「秦少,給哥說說,你想找王哥辦啥事兒啊,雖說在嶺南圈裡,我段虎比不過王哥,但一般的小事兒,還不算為難。」

  「嘿嘿。」秦懷露出一些扭捏姿態,「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就是我把……有個喜歡的姑娘,但一直沒追上,就想請虎哥幫個忙。」

  「幫忙?怎麼,秦少找我幫忙,難道是想玩個英雄救美嗎?」段虎打趣道。

  「要不說虎哥一頂一的聰明,都不需要我多說就知道怎麼個情況。人家對我一直有些芥蒂,我希望這次虎哥能給我機會,讓我和她之間的關係更進一步,怎樣。」秦懷笑嘻嘻的道。

  「你真壞,不過哥喜歡。放心好了,你先去玩,哥現在去找幾個人,一會兒把事兒給你辦的明明白白的。」

  商量完後,段虎揉着自己腫脹的臉,吸着涼氣離開。

  如釋重負的秦懷,總算是能安下心來,推開『邀月』包廂的房門,走了進去。

  包廂里,凌雪正獨自等待。

  當秦懷推門進來的時候,凌雪急忙起身:「秦醫生,你不是說今天約上京市腫瘤醫院來的專科大夫在這裡見面嗎?他,還沒來嗎?」

  秦懷點點頭,手裡拎着兩瓶酒,坐在距離凌雪很近的地方。

  「對,剛打了電話,好像是航班延誤了,要多等會兒,正好閑着也是閑着,不然雪兒陪我喝兩杯酒吧。」秦懷拿過兩隻酒杯,不等凌雪同意,便倒滿酒水。

  凌雪直接起身:「既然航班延誤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彤彤在醫院裏,我放心不下。」

  眼看凌雪要走,秦懷趕忙站了起來道:「雪兒,就當為我想想,昨天我為了讓彤彤搬去VIP病房,可是忙活了一整晚,身心俱累,你就陪我喝兩杯,緩解一下如何?」

  沒等凌雪回答,秦懷接著說道:「醫院裏的VIP病房可一直都盯得很緊,而且我現在還得想辦法去籌備三十萬的手術押金,每天都很累啊,正好喝兩杯,我能藉著酒意休息一下。雪兒,你應該不會不答應吧。」

  言外之意,是個人就能聽明白。

  凌雪又不是初入社會的懵懂女孩兒,怎麼會不懂呢?

  「秦醫生,彤彤的事兒,我真的很感謝你,可是我畢竟是有夫之婦,這樣的話,未免不好!」

  「雪兒,你當我是什麼人,是方木那種拿着自己女兒住院費去出風頭的人嗎?我絕對不會對你做什麼,就單純的喝點酒,陪我聊聊。畢竟,昨天為了爭取VIP病房,我也是低聲下氣的求了不少人,心裏的苦,總得想辦法訴說訴說。」

  秦懷慶幸,他早就拿捏好了凌雪的性格。

  想要得到凌雪,絕對不能用強,只能用計謀。

  否則的話,就算是能得到她的身體,卻也無法得到凌雪的心。

  果然,秦懷這番話說完,凌雪不忍再次拒絕,只能坐下:「那,就喝兩杯,然後你快點休息,我回去照顧彤彤。」

  「好,沒問題!」

  …

  星河會所外,收到消息的方木馬不停蹄趕往這裡。

  昨晚徹夜未歸的他,自然沒地方去換衣服,穿着外賣員工作服的他,顯得與這高端大氣的會所格格不入。

  不過,卻也順利進來,並未受到阻攔。

  「我找一下秦懷的包房。」

  既然沒被阻攔,走進大廳的方木大步流星走到吧台前,衝著服務人員詢問起來。

  「秦懷?」

  吧台的小姐姐正在收拾着,抬起頭瞥了眼方木後,很快從電腦屏幕上找出秦懷的包房:「二樓,邀月包廂。」

  說完話,又拿起對講機,講了句:「二樓,邀月包廂有個外賣,一會兒外賣員送上去,不用攔。」

  方木也不曉得怎麼回事,他雖然穿着送外賣的衣服,但手裡可沒有外賣啊,從頭到尾都沒說要來送外賣。

  正是因為這裡的服務人員已經見怪不怪,多少有錢的大少爺,玩累了點個外賣補補身體的。

  都是常事兒。

  從一樓通往二樓的樓梯入口處,到樓梯拐角,以及二樓的出口,皆有專職人員把守着,防止有人來鬧事。

  「送外賣的,你真的是送外賣的?啥東西都不拿,送個狗屁的外賣,我看你不會是來鬧事的吧。」

  走到二樓樓梯出口的時候,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員伸手攔住方木,一臉警惕!

《第一豪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