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腹黑三寶:渣爹追妻火葬場
腹黑三寶:渣爹追妻火葬場 連載中

腹黑三寶:渣爹追妻火葬場

來源:外網 作者:顧黎月厲景川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顧黎月厲景川

六年前,渣妹陷害,她懷着孕,被丈夫狠狠拋棄。  六年後,她改名換姓重新開始。  可當初對她不屑一顧的前夫,卻每天堵在她家門口糾纏不休。  「黎小姐,請問您和厲少是什麼關係?」  女人莞爾一笑,「不認識。」  「可有人說你們曾經是夫妻。」  她擺弄着頭髮,「都是謠傳,我又沒瞎。」  當天,她回家一進門,就被男人抵在牆上。   三個寶寶兩個吃瓜一個歡呼,「爹地說,媽咪眼睛不好,他要給媽咪治療!」   她忍不住哀嚎,「老公,求放過。」展開

《腹黑三寶:渣爹追妻火葬場》章節試讀:

「對,就是厲先生的藍灣別墅。

電話那頭男人的聲音有些激動,「小公主急着找人伺候她洗澡,幾百份簡歷裏面,她一眼就看中了你,你快點過來吧!」

說完,那男人就掛斷了電話。

黎月皺了皺眉,抬頭看了一眼面前的雲嶼,「這就是你給我找的工作?」

小傢伙默默地點了點頭,走上去拉住她的手,「媽咪,我知道你這次回來的目的,去厲景川的家裡,比去他的公司更容易接近他,不對嗎?」

黎月嘆了口氣,讓就知道,這些事情,是瞞不過這人小鬼大的小傢伙的。

她蹲下身,「你說得對,只不過……」

「媽咪你放心!」雲嶼看着黎月,眼睛晶晶亮,「那個小公主也很好伺候的!」

黎月無奈地笑了笑,去洗了把臉,簡單收拾了一下自己。

「對了,念念呢?」

換鞋的時候,她開口詢問。

她的小棉襖每次她出門回來,都會像個小鳥兒一樣地衝出來迎接她,為什麼今天沒有?

「哦,她看動畫片看得入迷了!」

「你放心去工作啦,有我照顧,念念又不會出什麼事。

黎月沒有再說什麼,轉身離開。

雲嶼說得沒錯。

去藍灣別墅工作,的確是比去厲氏集團,更容易接近厲景川。

她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不過……

小公主是誰?

回國之前,她查閱了很多關於厲景川的資料,可是沒有任何關於這個小公主的記載。

懷着滿心的疑惑,黎月被傭人帶進了藍灣別墅。

六年了。

她終於又重新地回到了這棟別墅裏面。

院子外面她種下的小樹已經長得高大挺拔了。

別墅裏面的一切都沒有變。

當年她親手布置的花瓶和畫卷,都還放在原來的地方,一塵不染。

看着這一切,黎月的心情有些複雜。

「小公主,人到了!」

猛地,身後響起了男人卑微又無奈的聲音。

黎月下意識地回眸。

身後,她的小棉襖正穿着一身粉紅色的公主紗裙,懷裡抱着白色的毛絨小熊,微笑地看着她。

念念!?

她看着面前的小丫頭,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念念偷偷地將手指放在唇邊,比了個「噓」的動作。

「就這位阿姨好了。

她小跑過來,「阿姨你好,我叫念念!」

黎月皺眉,壓低了聲音,「你怎麼在這?」

「媽咪,我一會兒和你解釋!」

白嫩的小手握住黎月的小拇指,「阿姨,我們上樓,我要洗香香的牛奶浴!」

說完,她拉着黎月就蹬蹬蹬地往樓上走。

「好好伺候小公主啊!」

看着那女人的背影,白洛終於鬆了一口氣。

這小公主比她爹還難搞,他努力了一上午,終於找到了一個合她心意的女傭了!

*

兒童房的小浴室里,念念躺在浴缸里,十分委屈地扁了扁唇,「媽咪,你別生氣了嘛。

「這個爹地對我還蠻好的……」

「我沒有受委屈。

黎月有些頭疼地揉了揉腦袋,「我去打個電話。

念念趴在小浴缸里,委屈巴巴地看着黎月離開的背影。

她做錯了嗎?

為什麼媽咪這麼不開心……

「黎雲嶼。

站在陽台上,黎月捏着電話,咬牙念着對方的名字,「這就是你給我安排的工作?」

電話那頭的小雲嶼的聲音裡帶了几絲的怯意,「媽咪,你見到念念了?」

「你為什麼要讓念念和他相認?」

她以前只知道自己的大兒子沉默寡言,二兒子古靈精怪,小女兒乖巧可愛,卻沒想到,黎雲嶼居然敢背着她,讓念念去找厲景川!

「媽咪,這是早晚的事情啊。

雲嶼嘆了口氣,「我知道你肯定會生氣,所以才不敢告訴你的。

「但是媽咪,你不覺得……念念和他太像了嘛?」

「就算咱們不說,以後咱們生活在榕城,他的人早晚都會見到念念,他也早晚都會發現的。

黎月握着手機的手緊了緊。

雖然她不想承認,但事實上,念念的確是和厲景川長得很像。

尤其是她的眉眼……

見黎月不說話了,雲嶼連忙乘勝追擊,「既然早晚都要被發現,還不如咱們主動出擊。

「起碼,現在念念出現了,他會知道媽咪你其實沒死。

「更何況,念念在他身邊的話,會阻止他和那個小三結婚的。

黎月閉上眼睛,「那你有沒有想過,萬一以後,他不把念念還給我們怎麼辦?」

「你們都是媽媽辛辛苦苦生下來養大的,我不想……」

「媽咪,你放心。

電話那頭,只有六歲的小傢伙伸出手指,指着天發誓,「如果媽咪以後想讓念念回來,我一定會讓念念回來的!」

黎月苦笑一聲,將電話掛斷了。

雲嶼到底是小孩子,根本不了解厲景川這個人。

當年,他可以為了他和顧曉柔的姦情,將她這個日夜同枕的人置於死地。

如果他以後不放開念念……

她不敢繼續想下去。

事已至此,她既不能暴露自己,又不能將念念帶走,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嘆了口氣,她回到了浴室。

浴室里,在厲景川面前嬌貴無比的小公主,此刻已經自己洗完澡擦乾了身子,正穿着小內褲在給自己穿衣服。

她才剛剛六歲,卻懂事地讓人心疼。

見黎月進來了,小傢伙抬起頭,一雙眼睛怯怯地看她,聲音小心翼翼,「媽咪,你不生念念的氣吧?」

「是二哥說……說念念可以幫到媽咪很多……」

看着女兒含着水霧的眸子,黎月的心臟都快要化掉了,哪裡還捨得責怪她?

她走過去,將念念的衣服穿好,然後抱住她,「媽咪不怪你。

「要乖乖聽話。

「在別人面前不能喊我媽咪,有什麼事要第一個媽咪說,好不好?」

「嗯!」

念念伸出手臂去抱了抱黎月纖瘦的肩膀,「念念永遠都是媽咪的女兒。

「念念不會忘的。

女人抱着女兒,強忍着眼淚不讓它掉下來。

「念念。

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響起了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我是爹地,洗好了么?」

念念抬起頭,看着黎月的臉。

女人點了點頭,鬆開了她。

「洗好啦!」

小公主深呼了一口氣,慢條斯理地從浴室走出去開門。

黎月則是繼續留在浴室裏面,將浴缸裏面的水放掉,將一切整理好。

房門打開。

身形高大的男人一走進來,就將念念抱進懷裡。

男人的懷抱寬厚溫暖,念念靠在他的肩膀上,微不可見地嘆了口氣。

這就是被爹地抱着的感覺嗎?

真希望大哥二哥也能感受到……

有爹地其實還不錯!

「聽白洛說,你給自己找了個傭人?」

厲景川皺眉,低聲問道。

「嗯。

念念點頭,指了指浴室的方向,「小阿姨還在裏面哦,她是個很好很好的女人!」

「爹地你以後要和她好好相處哦!」

正在擦着洗手台的黎月眉頭微微一皺。

她怎麼覺得……

念念是想撮合她和厲景川?

《腹黑三寶:渣爹追妻火葬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