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敢死營
敢死營 連載中

敢死營

來源:google 作者:秦風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廖廖 秦風

戰場敢死隊,馬上小郎君...展開

《敢死營》章節試讀:

  兩人一時之間都是唏噓不已,想想史書之上所記載大唐最盛之時,威凌四海,軍旗所指之處,四夷賓服。

  那時的大唐,當真是萬國來朝,即便是遠在萬里之外的海外夷國,也不得不遠涉重洋,每年前來朝貢。

  往往是這一撥前來朝貢的使臣,還沒有離開大唐,另二撥又要開始出發了。

  因為彼時的大唐,不僅陸上無敵,海上水師,更是橫掃天下。

  可是如今這種盛況已經不再,海外商隊雖然依然往來瀕繁,但那些夷國,卻再也不曾來朝了。

  分裂的大唐成為四個國家,彼此之間戰亂不休,曹氏的大齊雖然實力最強,卻也受到了勢力較弱的另外三國的聯合對抗,不得不將目光**到大陸之上,海外實力不斷收縮。

  到三十年前,大唐的最後一塊海外領地也宣告脫離了大齊獨立,大齊的海上水師,比之大唐最盛之時,只不過餘下了十分之一的力量。

  而另外三國之中,也只有南楚還保有水師的編製,但這支水師,除了打打海盜之外,哪裡還有餘力遠征海外?

  「如果當真有如李清大帝當年那樣的絕世之才出現,或者也是一件好事,大中華之威,再度懾服四海,亦是大快人心呢!」閔若兮半開玩笑地道。

  「公主殿下慎言,如果真有這樣的人,他若得道,首誅者便是這四家皇室族人。」郭九齡正色道。

  閔若兮憾然搖搖頭,心道這郭九齡一點幽默感也沒有,煞是無趣。

  「公主殿下,在下能進來么?」

  大帳之外,傳來一個溫柔而謙卑的聲音。
正是那個在大帳之中被秦風掃了面子的年輕護衛。

  聽到這個聲音,閔若兮的臉色微微一沉,今天這個年輕人在大帳之中的表現,可真是有**份,閔若兮能從那些將領的眼神之中看到輕視。

  「公主殿下,楊致畢竟年輕,像他這種家世的人,年輕,英俊,有才,自然免不了會有些輕浮,這也是免不了的嘛,公主殿下還得得給楊相留些體面,不必苛責他了。」郭九齡輕聲相勸道。

  閔若兮心中一曬,這楊致是當朝左相楊一和的兒子,從小拜在萬劍門之下為徒,論起資質,倒也是上上之選,竟然將難練的御劍術練得已頗有幾分火候,在年輕一代中,也算得上是天之驕子了。

  不過這一次自己前來西部邊軍,左相楊一和將他的兒子塞到自己的護衛隊之中,心中究竟打得什麼主意,難道自己不清楚么?

  一路之上,這楊致便如開屏的孔雀一般,時時不忘在自己的面前展現他那自以為漂亮的羽毛,讓她已是膩味透了。

  閔若兮執掌集英殿,不知見過了多少那種深沉內斂的高手,對於楊致這樣的小有成就便飄飄然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人甚是不屑。

  這楊致因為其父親之故,在京城之時,自是人人吹捧之對象,卻不知一出京城,到了這實力為上的軍中,他的表現,只會淪為他人的笑柄。

  今日那秦風狠狠地羞辱了他一番,倒是讓閔若兮心下大快。

  「進來吧!」

  閔若兮沖郭九齡微微點頭,楊一和是楚國左相,那可是大哥二哥都着力拉攏的對象。

  可到如今,也不見他有什麼傾向性的表現。

  這一次自己來西部邊軍,楊致跟來,京中可就有不少人開始猜測了。

  真是想想也煩啊!

  只是一會兒不見,這楊大公子竟然又去換了一套衣服,先前的寶藍色勁裝此時已經換上了一套月白色長袍,玉帶束腰,金冠扎頭。

  走過郭九齡身邊之時,郭九齡居然聞到了一股撲鼻而來的香氣,頓時皺起了眉頭。

  離京之時,左相與自己偶遇與御道之上,郭九齡自然知道那肯定不是偶遇,對於當朝權勢極大的左相而言,知道自己的去向那還真不是一件難事。

  不過與左相漫步御道,言談甚歡,郭九齡倒也是樂見其成甚至心中歡喜的,倒不是他自己想巴結這位左相。

  而是可以替二王子造勢,京城都知道他郭九齡是二王子的人,讓一些有心人看到這種景象,自然會生出許多暇思來,而這,則正是他想要的。

  不過從左相嘴裏說出來的話,卻讓臉上一直微笑着,不時對左右經過的官員點頭示意的郭九齡心裏有些發苦。

  他的兒子楊致從萬劍門剛剛回來了,準備在仕途之上有所發展,不過現在還缺乏些歷練,因此希望這一次負責公主出巡的郭九齡將楊致安排成公主的護衛。

  這並不是難事,雖然楊致是個什麼樣的人,郭九齡這樣的人物自然是清楚的,不過公主的安危也根本不會寄托在他的身上,當下滿口便答應了。

  不過接下來楊一和那些隱誨的話語,可就讓郭九齡心裏嘴裏一起發苦了。

  楊一和的意思,是想讓郭九齡創造一些機會給楊致,使楊致能夠俘獲公主的芳心。

  郭九齡自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昭華公主閔若兮是個什麼樣的人,郭九齡再清楚不過了,那可不是一個久居宮中不知世事的無知少女,集英殿里什麼樣的人沒有。

  昭華公主能主持集英殿多年,可不是靠了她的身份,也不是靠了她的身手,而是手腕,心智。

  這樣的一個英華內斂的奇女子,怎麼可能看得上楊致這樣一個半桶水卻能晃蕩出水花的傢伙啊!

  不過楊一和是不能得罪的。

  如果二王子能得到左相的支持,可以說便能在文官集團之中一舉壓倒太子,取得在文武兩方面的大力支持。

  現在太子之所以還能與二王子抗衡,不就是因為一幫文臣在挺着嗎?

  這些人都是老臣子,勢力盤根錯節,便是皇帝陛下也不敢輕易有所動作啊。

  郭九齡從回憶之中拉回思緒,揉了揉鼻子,看着楊致滿面春風地站在昭華公主殿下跟前,那股香氣果然讓昭華公主的眉頭微皺了一下。

  「殿下,這一次隨軍出征的相關事宜,在下已經與左帥都協商好了,公主的車駕便隨着中軍大帳同行。」楊致顯然並沒有意識到眼前的公主實則上有些不耐了,笑着道。

  「嗯,辛苦你了,還有別的什麼事么?」

  閔若兮端起了茶杯,如果是識趣的話,自然就得束手告退了,但顯然楊致是沒有這個自覺的。

  「殿下,這一次在下想為國效力,便請求左帥能讓我在此行之中有出戰的機會,幸得左帥看重,已經答應在合適的時機,一定會讓我親率一營主力衝鋒陷陣。」楊致得意地道。

  閔若兮與郭九齡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眼中看到了一絲笑意,左立行那是什麼人?

  在軍中打磨了幾十年的老將,不但經驗豐富,宦海浮沉,那也是油滑得根本讓人抓撈不住的,什麼叫機會合適,自然是機會不合適就不給機會,恐怕這一仗打完,楊致也找不到一個機會合適的時候。

  左立行或者會想討好楊一和,但絕不會拿軍國大事開玩笑。

  「那要先恭喜楊公子了。」郭九齡在一邊笑着道,他也着實有些厭煩這個傢伙,想早些將他打發走了好與昭華公主說正事。

  「楊公子這身打扮,莫不是準備要出門么?」

  「正是,一來是向公主殿下交付差事,另外便是想請一天假出去一下。」楊致連連點頭。

  「准了,你去吧!」閔若兮忙不迭地揮手道。

  楊致就像是一隻老是在你耳邊嗡嗡叫着,但你還無法一巴掌將他拍死的討厭的傢伙,偏生此人還沒有這種自覺。

  因為在他的潛意識之中,像他這種年少英俊多金有實力的年輕才俊,那正是情竇初開的妙齡女子懷春的對象啊!

《敢死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