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鬼迷心竅
鬼迷心竅 連載中

鬼迷心竅

來源:google 作者:趙楚生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趙楚生 金峰

最近網上經常可以看到,一些窮游旅行的女性為了搭順風車,需要向司機提供免費「特殊服務」的新聞,說實話,我也經歷過一次,不過那次遠比網上傳出來更加荒唐而又詭異深扒窮游女大學生遇到猥瑣的凄慘事件,有些並非是免費炮這麼簡單,誰也不知道,鬼迷心竅的人會幹出什麼事情展開

《鬼迷心竅》章節試讀:

  我胡思亂想一陣,以至於一時間,我都忘記回答陳豪了,陳豪那邊又追了一句,「錯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菲姐跟我是朋友,你們兩個要是成了,紅包我給你包五千。」

  本來我都準備答應了,但是陳豪這句話,讓我產生了恐懼,這陳豪想要幹什麼?
我很想直接問他昨晚的事情,但是陳豪是我的主管,這份工作來之不易,不能得罪他。

  眼下我需要冷靜,慢慢想事情經過,我先把陳豪給應付過去,不能讓他看出來馬腳。

  想到這裡,我假裝高興的說道,「好啊,謝謝豪哥了!」

  陳豪跟我客套了一番後,說晚上過來接我,掛斷了電話,我一個人坐在房間內,從身上摸出一根煙,吧嗒吧嗒的抽起來了,我把之前的事情聯繫起來,感覺這絕對不是縱慾過度的問題。

  就算是縱慾過度,也不會出現這種問題的。

  一想到那個青年身上的情況,我就緊張了,難道他們給我吃了什麼東西?

  我在房間內徘徊了幾圈後,還是想不出來原因,感覺陳豪跟菲姐都是老狐狸,很難對付,如果晚上貿然接觸的話,會不會還上當?

  看來這個菲姐,我是絕對不能接觸了。

  我在房間內想了很大一會,就想到了那個青年,他跟陳豪菲姐不一樣,他也被蒙在鼓裏面,要是把他當成突破口,或許會好點。

  想到這裡,我立刻退了房間,然後到附近的電子市場上買了一個跟蹤器,等弄好之後,我就守在酒店門口。

  大概早上九點的時候,我就看到這個傢伙從酒店出來了,帶着一個帽子,臉也被遮起來了,我假裝跟他碰撞了一下,就順勢把跟蹤器放在他的口袋內,這傢伙也沒有發現,我鬆了一口氣,就離開了。

  等數據連接後,顯示了這個傢伙的位置。

  我心裏稍微有點底了,我立刻回到自己住的酒店,然後打電話給陳豪,跟陳豪說老家有事情要回去一趟,讓他幫忙跟菲姐解釋一下。

  陳豪那邊有點焦慮,再三問我,我假裝事情很緊急,必須要回去,陳豪自然也沒有辦法了,囑託我兩句,就掛斷電話了。

  我匆匆的收拾行李,然後就開始跟蹤那個傢伙了,這傢伙上了一輛長途車,而長途車目的地,竟然跟我是同一個地方。

  如此眾多的巧合,我嚇得渾身冒冷汗,我狠狠心,也上了這一輛車,因為不是假期,所以車上人也不多,這個傢伙看起來很累,就睡了兩個位置。

  車到服務區的時候,我經過他的身邊,頓時就感覺到一股冰涼的寒氣從他身上過來,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感覺這傢伙就像是一具屍體,我伸手摸了他裸露的腳踝,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的體溫。

  我心中忐忑無比,這事情已經超出了我的想像了,他可能感覺到有人摸了他一下,緩緩睜開眼睛,我生怕被發現,急忙就朝車下走去。

  服務區休息了十分鐘左右,我又回到車上了,而那個青年偶爾翻下身,其他也沒啥動作了。

  路上倒是挺太平的,下車後已經是傍晚了,我繼續跟蹤,最後發現他住的小區理我也就幾里路,我一直跟他上樓,到了樓道的時候,我就聽到關門聲,看樣子這傢伙已經進去了。

  我躡手躡腳的朝着他的門口走去,此刻外面已經天黑了,而且樓道的燈也壞了,黑漆漆的,讓人有些緊張。

  我在門口站了幾秒鐘,當然也不敢敲門了,生怕這房間內出來什麼東西。

  我確定了這傢伙住的地方後,匆匆的趕回我住的地方了,剛剛到住的地方,就看到趙楚生在住的地方弄了一個火鍋,上面擺了好幾瓶啤酒,他看到我回來後,就笑起來道,「金峰,你不是出去玩了嗎?
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啊!」

  「哦,家裏面有點事情,我明早回去。」

  我也沒有敢跟趙楚生說實話,趙楚生點了點頭說道,「還沒吃飯吧,學長請你的。」

  「謝謝學長啊!」

  說實話,坐了一天車,我肚子還真的餓了,我就跟趙楚生吃了起來,趙楚生給我倒了啤酒,我喝了點酒,緊張的心緒稍微得到放鬆了。

  我跟趙楚生喝了幾杯,我想從趙楚生嘴裏面了解一些陳豪的信息,然後就說道,「對了,學長,咱們主管人挺好的,這趟回去,我給他帶點土特產,不知道他要不要。」

  我說完這句,趙楚生的手猛然哆嗦了一下,裏面的啤酒都灑出來了,我的心猛然一顫,難道趙楚生知道什麼?

  我剛剛想問,趙楚生就把酒給喝乾了,然後又給我倒了一杯,很隨意的說道,「隨便吧,來咱們喝一杯。」

  說完,趙楚生就把酒給喝了,我也跟着喝了,趙楚生今晚喝的有點急,不過我的酒量也不賴,這桌子上的啤酒被我們喝了還剩下一瓶了,趙楚生真的喝醉了,低聲的念道着,「不該啊,不該啊!」

  我小聲的問道,「不該什麼啊?」

  趙楚生趴在桌子上,大口的喘氣,也沒有回答我,反而是嘴裏面念叨着,「人啊,千萬不能走錯,色字頭上一把……」

  這刀字還沒有說完的時候,他整個人趴在桌子上睡著了,我也喝的暈暈乎乎的,但是腦海里卻回想着趙楚生跟我說的那句話,色字頭上一把刀!

  他這是說我的,還是說他自己?

  我的心不由懸起來了,總感覺這一趟出去,惹到大麻煩了。

  我把趙楚生送回了房間後,我自己也醉的不行,桌子上的東西也懶得收拾了,直接就回到房間睡覺了。

  因為喝了不少酒,加上舟車勞頓,我很快就睡著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就聽到一陣陣嘩啦啦的響聲,我下意識的睜開眼睛,我的兩個眼睛迷離,隱隱的看到有個女人摸樣走了過來。

  酒精的麻痹,讓我大腦沒啥反應,模糊中,就感覺到一個冰涼的嘴唇吻了過來。

  這種感覺很像是夢,我能看到周圍,但是大腦好像斷路一樣,我身上衣服也被一層層的剝掉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外面好像變天了,灰濛濛的,我看了看手機,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我感覺到渾身疲憊,好像是酒勁太大了。

  我艱難的從床上爬下來,身上的衣服散落一地,我穿上內褲後,我走出了房間,朝着趙楚生那邊看去,趙楚生房門開着,估計人上班去了,我也沒有多想,就朝着浴室走去,昨晚酒喝多了的時候,根本沒有來得及洗澡。

  等我到了浴室後,準備洗澡的時候,下意識的看了一下鏡子,我嚇得哆嗦着,因為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恐怖,我的兩個眼睛空洞無光,而且臉色更加蒼白,嘴唇也發白,而且在脖子和胸口那邊,起了黑色的斑點。

  這個跟昨天那個青年情況一樣。

  我的身體顫抖着,我緊張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皮膚,冰涼刺骨。
這感覺就像是摸在冰塊上面,完全感覺不到自己的皮膚。

  我腦海里冒出一個可怕的想法,昨晚那根本不是春夢,而是真實存在的。

  聯想到最近發生的事情,還有那個青年跟我一樣的癥狀,這個時候,我就算是再笨,也隱隱的知道,我又中招了。

  我急忙給趙楚生打電話,本來想問一問情況,但是趙楚生手機關機了,我又給公司的同事打個電話,那邊告訴我,趙楚生今天沒來上班。

  我的心隱隱擔憂起來了,總感覺要出事了,我就上醫院查了下有沒有中毒,最後醫院的答案是,我沒有中毒。

  不過醫院也查不出來,聽了我的描述後,醫生就對我說是縱慾過度,還說要我住院觀察,我也沒聽醫生的,就回來了。

  剛剛回來沒多久,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我本以為是趙楚生回來了,可是等我開門後,讓我驚訝的是,竟然來了兩位**,**看到我這模樣,也是一怔,估計是被我這情況給嚇到了。

  不過他們很快就恢復了平靜,其中一個就說道,「你好,我們是**,我們現在懷疑你跟陳志宇死亡有關係,你跟我們走一趟。」

  「陳志宇是誰啊?」

  我心中一顫,我從來沒有聽過這個名字,其中一個**從身上拿出了一張照片,遞給了我,等我看到之後,瞬間嚇得哆嗦,因為照片上的人,就是我跟蹤的那個青年人。

《鬼迷心竅》章節目錄:

上一本>>《金牌塑魂師》
  • 下一篇:暫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