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顧李月
顧李月 連載中

顧李月

來源:外網 作者:霸總追妻火葬場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霸總追妻火葬場

六年前,渣妹陷害,她懷着孕,被丈夫狠狠拋棄。  六年後,她改名換姓重新開始。  可當初對她不屑一顧的前夫,卻每天堵在她家門口糾纏不休。  「黎小姐,請問您和厲少是什麼關係?」  女人莞爾一笑,「不認識。」  「可有人說你們曾經是夫妻。」  她擺弄着頭髮,「都是謠傳,我又沒瞎。」  當天,她回家一進門,就被男人抵在牆上。   三個寶寶兩個吃瓜一個歡呼,「爹地說,媽咪眼睛不好,他要給媽咪治療!」   她忍不住哀嚎,「老公,求放過。」展開

《顧李月》章節試讀:

「還疼么?」

樓上的小卧室里,黎月半蹲在念念面前,小心翼翼地用棉簽給小丫頭上藥。

「好疼啊!」

念念眼淚汪汪地看着黎月,「媽咪,好疼。」

「噓。」

黎月皺眉,抬手用食指堵住小傢伙的嘴巴,「別亂說話。」

「我是你的傭人,叫我小阿姨。」

「哦。」

念念抹了一把眼淚,一雙水靈的大眼睛裏寫滿了委屈,「小阿姨,念念從生下來,這是第一次被人這樣打。」

她的小身子哭得一抽一抽的。

黎月心疼地鼻子發酸。

都怪她。

她不該為了讓厲景川減少對她的懷疑,而把念念自己扔在這裡的。

深呼了一口氣,她握住念念的手,眼裡全是自責。

「不怪你啦,都是那個壞女人。」

念念抿了抿唇,「我討厭死她了。」

「以後不許這麼說話。」

女人抿了抿唇,低聲開口,「她是你爹地喜歡的人,你和她起了衝突,只會讓你爹地很為難,所以以後離她遠一點,記住了么?」

顧曉柔是成年人,厲景川這些年也沒少寵着她。

而念念只是一個剛剛回到厲景川身邊的小女兒而已。

惹不起,那就躲。

「嗯,我記住了,以後我見到她,繞着走!」

「乖。」

深呼了一口氣,黎月繼續給念念上藥。

門外的走廊里,身形高大的男人站在那裡,隔着虛掩着的房門,聽着她們的對話,眸色漸漸地幽深了起來。

回到書房,男人淡淡地開口吩咐,「白洛,繼續給小公主尋找合適的女傭。」

白洛一怔,「先生,那個黎月……」

厲景川抬眸,冷漠地掃了他一眼,「帶着目的來的女人,我不會留得太久。」

「是!」

……

上完葯之後,念念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著了。

黎月將她安頓好之後,回到白洛給她安排的傭人房裡。

傭人房乾淨整潔,雖然地方不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她脫下衣服,背對着鏡子,查看自己背後的傷勢。

之前顧曉柔在她身上踹的那一腳,用了十足十的力氣,也剛好踹到了她身上的舊傷。

看着鏡子裏面有了淤青的後背,黎月嘆了口氣,蹲下身在藥箱裏面找葯。

厲景川推門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女人只穿着內衣蹲在地上,背對着他的模樣。

她膚白勝雪,和腰窩處被顧曉柔踹出來的淤青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男人皺了皺眉,「你在幹什麼?」

猛地傳來的男聲,讓黎月的身子猛地一滯。

她本能地站起來,轉身看他,「厲先生。」

女人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內衣,玲瓏有致的身材十分惹眼。

黎月這張臉本就被雕琢得極美,再加上她現在婀娜盡顯的模樣。

「都這個時候了,還想誘惑我?」

他眯了眯眸,雙手環胸地靠在門口,滿眼的輕蔑。

黎月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衣着有些不妥。

她連忙扯過一旁的外套披在身上,「厲先生找我有什麼事么?」

男人看着她臉上紅腫的巴掌印,「還疼么?」

循着男人的目光,黎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之前她只顧着看腰上的傷,卻忘記了,自己也結結實實地挨了顧曉柔的一巴掌,現在臉上還有些腫。

她笑了,「不疼了。」

男人抬腿,大步地走進她的房間,在床邊坐下。

「剛剛為什麼錄音。」

他看着她,目光冰冷,「普通人不會想到要隨時隨地錄音。」

這男人的警覺性還是那麼高。

黎月微微地眯了眸,臉上卻還是擠出了一個謙卑的笑容來,「之前在我家的時候,白洛助理不是在和我討論之後的薪資待遇嘛。」

「我怕他以後會對一些口頭上的承諾不認賬,所以就偷偷錄了音。」

「沒想到後來厲先生您就接到了念念小姐出事的電話,我就跟着過來了,錄音就一直開着忘了關。」

「只是這樣?」

男人踱到她面前,墨眸盯着她,似乎能洞穿她所有的想法。

黎月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她別過臉去,不敢和他對視,「當然只是這樣。」

「我不喜歡心機深的女人。」

厲景川抬手扣住她的下頜,強迫她和他對視,「把你的小心思都爛在心裏。」

「我能讓你在藍灣活得很好,也能讓你在榕城活不下去。」

說完,他冷冷地甩開她,大步地離開。

黎月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盡頭。

冷汗浸濕了她的脊背。

這時,手機響了起來。

黎月這才回過神來,將房門關上。

電話是左安安打過來的。

「雲嶼下課了,我送他回來了,你不在家?」

「安安。」

黎月深呼了一口氣,「晚上我要在這邊陪着念念,你能幫我照看一下雲嶼,帶他出去吃東西么?」

「好!」

掛斷了電話,左安安抬手揉了揉雲嶼的小腦袋,「走,乾媽帶你去吃好吃的!」

雲嶼扁了扁唇,躲開左安安的手,「媽咪晚上不回來了嗎?」

左安安點頭,「應該是的。」

「今晚你跟着乾媽,去乾媽家裡住!」

雲嶼撇嘴,淡淡地嘆了口氣,「我真可憐。」

「小屁孩,跟我一起住怎麼能叫可憐呢!」

左安安翻了個白眼,拉着雲嶼就去了附近的商場。

簡單地買了點雲嶼的個人用品之後,左安安帶着他到商場頂樓的餐廳吃飯。

一進餐廳,雲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的顧曉柔。

他抿唇,直接拉着左安安去顧曉柔身邊不遠處的位置坐了下來。

顧曉柔正咬牙切齒地在打電話,從雲嶼的位置,能清晰地聽到她的聲音。

「我的確是沒想到,當年的那場車禍,她不但沒死,還生了個女兒。」

「現在她把女兒送回來,不過就是為了跟我宣告主權,告訴我她還沒死,炫耀她有個女兒!」

「既然她自己不回來,捨得把她女兒送過來當馬前卒,我不弄死那個小孽種,怎麼對得起她?」

「那個小孽種,今天就打了她一巴掌,真是便宜她了!」

雲嶼握着菜單的手微微地一頓,那雙黝黑的大眼睛裏閃過一絲的冷意。

念念今天挨打了?

怪不得媽咪要陪着她,晚上都不回來了。

小傢伙抿了抿唇,默默地把手伸進衣兜里。

念念這個仇,他來報!

《顧李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