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和國民女神領證後,我成了男人公敵
和國民女神領證後,我成了男人公敵 連載中

和國民女神領證後,我成了男人公敵

來源:google 作者:許立言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吳長河 許立言

【changdu】sg第17章一首歌短短几分鐘很快就結束了音樂停了下來,許立言跟台下的觀眾似乎都有點意猶未盡可惜這裡不是許立言的個人演唱會,不能像演唱會那樣來個返場表演他微微一鞠躬,預示着演唱正式結束現...展開

《和國民女神領證後,我成了男人公敵》章節試讀:


第18章

次日上午。

許立言照舊早早醒來。

洗漱,去餐廳簡單用過早餐,回到房間開始收拾行李準備回金海。

收拾到一半的時候突然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他走過去打開門就看到夏箏站在門口。

今天的夏箏打扮的很御,一身黑色西裝套裙,一雙黑色高幫靴子,白皙筆直的**曝露在空氣尤為晃眼。

她朝房間里瞄了一眼,正好看到茶几旁邊放着的行李箱。

「早,在收拾行李啊?」

「是啊,要進來嗎?」

許立言見她身邊沒有助理之類的工作人員,一個女明星隨便進男人的房間似乎有點不妥。

「不了。」

夏箏搖搖頭,將手裡的一個包裝精緻的長條形禮盒丟了過去,「接着。」

許立言隨手一撈,抓在手裡翻來覆去打量了幾眼,問道:「什麼東西?」

夏箏雙手環抱靠在門框上,嘴角上揚微笑道:「送給你表妹的禮物,還有簽名。」

「咳,我都忘了這件事了,這太破費了吧,隨便給她簽個名就行。」

許立言拍了下腦殼,昨天忙了一整天,他已經忘了要幫許子衿要簽名這件事了,沒想到夏箏竟然還記着這件小事,竟然還專門去買了禮物。

人家大明星財大氣粗,應該不會是什麼便宜貨。

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雖然偶爾有點欠揍,人品還是可以的。

「那樣不是顯得我太小氣了,只是不知道你妹妹會不會喜歡。」夏箏笑吟吟道。

「肯定會喜歡的,謝了啊,做你粉絲真幸福。」許立言沒再跟她客氣道了聲謝。

「那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做我粉絲?」夏箏開玩笑道。

「我一直都是你的粉絲啊。」

「是嗎?」夏箏根本不信,「那我考考你,我有個綜藝已經官宣定檔了,幾號開播?在哪個電視台播?」

許立言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非要這麼較真嗎姐姐?

原主其實不是夏箏的粉絲,而且好像基本上很少看綜藝節目,怎麼可能知道這些。

他只好強行岔開話題,看着包裝上的簽名非常浮誇道:「哈,你這簽名真漂亮,亮瞎我的狗眼啊,一定練了很長時間吧。」

夏箏翻了個白眼給他,沒有繼續深究。

「幾點的航班?」

「十點。」

許立言回道,忽然想起來夏箏好像也長住在金海,嘉賓們的機票是節目組幫忙一塊訂的。

「咱們應該是同一趟回金海的航班吧?」

「我還有點工作,要先去一趟寧市,估計明天才能回去。」夏箏露出一絲苦笑。

「哦,這樣啊,那一切順利。」許立言笑着說道。

正當紅的國民女神嘛,估計行程都排的滿滿當當,怎麼可能像自己除了這檔節目以外就沒有其他工作了。

話到此處好像沒法繼續下去了,氣氛僵了兩秒。

「這傢伙真是一個話題終結者啊。」

夏箏暗暗吐槽了一句,出聲道:「那行,你繼續收拾吧,我也得回去準備去機場了,拜拜。」

「拜。」許立言晃了晃手道。

夏箏從門框移開,正準備轉身離開,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猛地停下腳步,一臉好奇的表情看許立言問道:「那個女孩兒現在怎麼樣了?」

「啊?」

許立言一臉懵逼,完全聽不懂她在說什麼。

「什麼女孩兒?你不要亂說啊,我昨晚回來就睡了,哪有什麼女孩兒?」

夏箏看他一臉緊張的模樣,立刻明白過來他誤解自己的意思了,噗嗤一聲笑道:「我說的是你昨天那首歌里寫的那個女孩兒,是你前女友?你以前在蓉城生活過?」

「咳。」

許立言鬆了口氣,解釋道:「我沒在這裡生活過,那個女孩兒也不存在,杜撰的,寫歌嘛,你懂的,有時候需要發揮一點想像力。」

「這樣啊,我還以為寫的是你自己的故事呢。」夏箏笑容燦爛了許多,瀰漫在自己心裏一晚上的陰霾瞬間一掃而空。

「不是的,偶然看到街上的情形靈感突然就爆棚了,歌詞跟旋律就出現在腦子裡了。」

「哦,很好聽的一首歌。」夏箏道。

不曉得這小子現在有沒有女朋友?

應該沒有吧。

偶像歌手,公司應該不允許他談戀愛。

不過也說不好啊。

偶像塌房的事情也不少見。

夏箏胡思亂想着離開了門口。

許立言目送她消失在視線中,總感覺這個女人有點莫名其妙,讓人摸不透。

……

當天下午,許立言回到自己金海的公寓。

簡單洗了把臉,躺到床上小憩了一會兒,收拾行李的時候又看到了夏箏送給許子衿的禮物。

他拿起手機拍了個照片發給許子衿,打字道:「簽名給你要到了。」

這個時間想必那丫頭還在上課,許立言也就沒有等她回復,收拾完行李後就開始琢磨下一期節目要唱什麼歌。

他前世聽過的歌成百上千首,反正接下來的幾天也沒工作,需要慢慢都整理出來,還要註冊版權。

除了歌曲還有劇本,小說等全都要抽時間碼出來,光打字就有忙不完的事情。

他對自己將來的要走的路有一個相當完整的規劃。

把需要洗的衣服丟進洗衣機,正準備打開手機看一下當天的新聞,沈若蘭的電話打了進來,聲音里透着一絲疲憊。

「回金海了吧?」

「剛到家,你生病嗎?聲音聽着不對勁呢。」許立言道。

「沒有,戚棋這邊出了點事,最近正在給她處理,有點小累,休息一下就好了。」沈若蘭道。

「出了什麼事?」許立言好奇問道。

沈若蘭口中的戚棋是一個二線女演員,也是她帶的藝人,目前正處於事業上升期,算是她手裡唯一個拿得出手的藝人。

「管好你自己就行了,錄影順利嗎?」沈若蘭顯然不願意多講,主動岔開話題。

「挺順利的。」

「下一期在哪錄?」

「藏區,三天後。」

「嗯,我最近可能都回不去,你好歹在圈子裡兩三年了,已經不能算是一個新人了,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不用我多說,好好表現吧。」

興許是覺得才錄完第一期,沈若蘭這次沒有再提炒CP 的事。

「放心吧,蘭姐你是懂我的,我一向超穩的。」許立言笑呵呵道。

「你是挺穩的,穩穩的火不起來,這次最後的表演你第幾名?」

沈若蘭吐槽了一句,她知道節目流程是一個舞台表演且觀眾要投票,她對許立言沒抱什麼期待,畢竟無論是名氣還是實力比其他幾位嘉賓差的太遠,剛好想起來了,就隨口問了句。

「第一。」許立言實話實說,沒什麼好隱瞞的。

「哦,沒關係,下次表現……嗯?第幾?」

沈若蘭懷疑自己聽錯了。

「第一啊。」許立言重複了一遍。

「少跟我扯淡,你能拿第一老娘大街上果奔去。」沈若蘭輕哼了一聲,壓根不信。

她最近忙的顧首不顧尾,當時許立言跟她說要在公演上用自己原創時,她連那首歌怎麼樣都沒興趣聽。

「此話當真?」

許立言腦袋裡不自覺浮現出沈若蘭果奔的場景,畫面太美,必須拿手機錄拍下來留着以後好好欣賞。

「滾蛋。」沈若蘭沒好氣道,「說正事,我給你爭取了一個試鏡的機會,這次是個大劇組,後天上午你自己直接到象山影視城那邊去試鏡,待會兒我把具體地址發給你。」

「男一還是男二?」

許立言認真問道,相較於唱歌,演戲算是他的老本行了。

前一世他雖然從未拿到過什麼重要的角色,也不是什麼大明星,卻從來不缺工作,全年幾乎都在劇組度過,摸爬滾打十多年磨鍊出來的演技與經驗近乎刻在他腦子裡。

「你想屁吃!」

沈若蘭胸都快要被這小子氣炸了,這廝是真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啊,還男一男二?她咬着後槽牙道:「男女主基本上都已經確定了,還有幾個重要的配角,你過去試一下。」

「哦,那我知道了,你把角色劇本發給我吧。」許立言道。

沈若蘭都累成狗了還惦記着給他爭取機會,沖這一點他也不忍心拒絕。

何況他深知無論在哪個圈子混,人脈都十分重要。

演員這條路他遲早要接觸,趁這個機會去擴展一下人脈,好為將來做準備。

只是……可惜了自己這張臉,不演主角實在太浪費了啊!

「沒有劇本,你先到那兒,看人家到時候給你什麼角色你就試什麼,不過這部劇是小說改編的,你可以先看一下原著提前準備一下。」沈若蘭道。

她對許立言其實沒抱什麼希望。

執導這部電視劇的導演是圈內有口皆碑的大導演溥洲。

由他的團隊操刀的作品就是品質的保障。

別說是主角,即便是幾個配角,不少公司就已經爭的頭破血流了。

導演傅洲對演員的選拔十分嚴格。

沈若蘭很清楚許立言的演技,演繹一些不太考驗的演技的角色勉強夠用,跟那些專業演員比較還差些火候。

這次讓他去單純就是讓他去見見世面,畢竟他以前待的劇組都是一些小成本的網劇之類。

「行,我待會兒看。」

一般情況下,試鏡有兩種方式。

常見的是提前把人物小傳跟試戲片段發給演員,讓演員提前熟悉角色經歷,解析角色性格與心理,背誦台詞等,然後約好時間到現場試戲。

另一種則是先到試鏡地點,然後才根據演員的形象或者表演履歷等現場把人物小傳跟試戲片段發給他,讓他沒有太多準備時間,這樣更考驗演員的臨場表現力,更好的發掘演員的創造力。

顯然,許立言這次試鏡的方式是第二種。

不過好在這部劇是由小說改編,還可以將原著作為參考。

「好好表現,掛了。」

「嗯,蘭姐你保重身體哈,不要太累了。」許立言真心誠意叮囑了一聲。

對面的沈若蘭微微頓了兩秒才掛斷,臉上浮出一抹疲憊的笑容,喃喃自語嘀咕了一句:「這小子還算有點良心。」

《和國民女神領證後,我成了男人公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