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花都神醫陳軒
花都神醫陳軒 連載中

花都神醫陳軒

來源:外網 作者:陳軒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陳軒

窮學生陳軒,無意中獲得絕世邪醫傳承,習得醫道聖手,開啟透視神瞳,從此縱橫花都,恣意風流!美女總裁、清純校花、絕色女明星……各路極品美女紛紛而來,陳軒表示我全都要!展開

《花都神醫陳軒》章節試讀:

邪醫行事,追求的就是逍遙自在,用一個詞總結,就是任性!

陳軒可不想每天待在味道難聞得要死的醫院裏,忙個焦頭爛額,那可一點都不瀟洒。

沈總,恕我無法答應你的聘請,你說的這些我可做不來。陳軒趕緊搖了搖腦袋。

沈冰嵐的內心真的要抓狂了,這個陳軒是不氣她就不舒服嗎?

可是為了不白白放跑一位神醫,沈冰嵐還是咬牙切齒的說道:那就這樣,你要是做了首席醫師,不是特別重大的問題,我不會請你出手,年薪依舊是三百萬不變。

從出生就含着金鑰匙長大的沈冰嵐,還從來沒有這麼放低過姿態,如果這個傢伙再不答應她的話,沈冰嵐毫不懷疑自己真的會出手,狠狠揍他一頓。

那還差不多。陳軒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看得沈冰嵐氣不打一處來。

休息夠了沒有?休息夠了就給我下去。沈冰嵐語氣冰冷的下了逐客令,等下我會讓人事部經理把合同送去你部門。

OK。陳軒站起身來,在沈冰嵐那充滿寒意的眼神注視下,悠然自得的走出了總裁辦公室。

剛回到市場部,陳軒就聽到劉斌那破鑼似的大嗓門,正對着白純怒吼:你到底簽不簽?

劉經理,這個合同我絕對不能簽的。白純哭得梨花帶雨,但還是頑強的拒絕了劉斌的要求。

原來劉斌搞砸了一個大單子,客戶索賠一百萬,這種賠償按照規定公司是不負責的,需要劉斌自己掏腰包。

劉斌當然不願意出這筆錢,於是就想到找人頂包。

至於為什麼是白純,因為她是剛踏入社會不久的實習員工,很容易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就簽了賠償合同。

而且白純要是背上一百萬的巨債,那劉斌就有一百種方法把她弄到手了,簡直是一舉兩得的妙計。

只是沒想到白純雖然是職場新人,但腦子可一點都不傻,一下就看出劉斌要她簽的合同有問題,死也不簽,因此就出現了當前的這一幕。

嘿嘿,你不簽也行。劉斌一對眼珠子在白純身上滴溜溜的轉,一臉淫邪之色,只要你今晚陪我去和客戶喝酒,我就不逼你簽這紙合同。

白純一聽,把頭搖得更厲害了,劉斌話里的意思她哪裡聽不出來,要是答應了他,絕對清白不保。

白純,你這也不做,那也不做,是想學陳軒那樣,被我開除嗎?劉斌惡狠狠的瞪着白純,恐嚇的語氣說道。

誰說我要被開除了?陳軒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

劉斌聞言一愕,緊接着怒目如電的看向陳軒說道:陳軒,你回來得正好!

此時整個辦公室的焦點都匯聚到陳軒身上,所有人都感到很驚奇,陳軒上去這麼久,居然一點事都沒有。

這和他們想像中的完全不同啊。

劉斌也是一臉狐疑,不過他一時也沒深想,揚了揚手上的紙質合同說道:陳軒,你想不被開除也可以,只要你簽了這份合同,我就給你一個留在公司改過自新的機會。

說完,劉斌露出一個陰險的笑容,讓他看上去更醜陋了。

陳軒,千萬別簽!白純焦急的說道。

你給我閉嘴!劉斌惡狠狠的瞪了白純一眼,把她嚇得眼淚直流。

陳軒冷冷一笑,說道:劉經理,我不會簽你所說的合同,也不會被開除。

呵呵,開不開除不是你說了算,而是我說了算!劉斌聲色俱厲的說道,陳軒,你不要給臉不要臉,我再問你一次,你到底簽不簽?

白純急得連忙向陳軒使眼色,她知道陳軒家庭條件不好,要是為了工作簽下這個一百萬的賠償合同,那他一輩子可就完了。

陳軒沖她笑了笑,接著說道:劉經理,恐怕到時候給臉不要臉的是你,這份合同我不會簽的,你也不許強迫白純簽,明白我的意思么?

他已經看清了劉斌手上合同的內容,居然敢逼着一個剛踏入社會的小女生簽這種天坑合同,這個姓劉的簡直是衣冠禽獸。

好啊陳軒,看來你是真要造反了!你一個小小的實習員工,還敢指揮我做事,我看你是不知死活!劉斌氣得面目猙獰,他拿起座機撥通了一個號碼:常玉芳,你過來一下,我要開除一個人!

打完電話後,劉斌啪的一聲重重放下座機,惡狠狠的盯着陳軒,待會就要這小子好看。

劉斌打過去的那個人是人事部的副經理常玉芳,一聽到這個名字,白純的臉蛋刷的一下就白了,反而陳軒還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樣子。

常玉芳接到電話,很快就來到市場部,她三十歲左右,身材不錯,還故意露出一部分乳溝,看起來就帶着一股騷勁。

只是她臉上那厚厚的粉底,讓陳軒一看就感到噁心。

常玉芳一進來,就直接問道:劉經理,你要開除誰啊?

就這個叫陳軒的。劉斌回道。

他犯了什麼錯誤?常玉芳一副秉持公義的口吻。

雖然以她和劉斌的能量,要開除一個實習員工易如反掌,不過也不能毫無理由的開除,程序還是要走一遍的。

劉斌氣呼呼的說道:這小子不僅上班遲到,還頂撞上司,你帶他去人事部走下流程,讓他走人吧。

劉經理,首先我九點到達公司,並沒有遲到,另外我只是和你正常理論,也不算頂撞上司,你可別給我亂安罪名啊。陳軒從容的辯解道。

哼!提前半小時上班是我規定的,做不到就給我走人,你問問整個市場部,除了你有誰敢不遵守的?劉斌說完,目光掃視了一遍辦公室。

被他掃視過的員工,一個個都自覺的低下頭去,免得被劉斌的怒火發泄到自己身上。

他們不像陳軒這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熱血青年,都是有家有口的,可不敢違逆劉斌的規定,要是丟了工作只能全家喝西北風了。

劉經理,公司規定就是九點上班,我覺得陳軒他沒有遲到。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是已經抹乾眼淚的白純,如果你要開除陳軒的話,那就把我也一起開除好了。

白純此刻已經下定決心,如果陳軒被炒,那她也不想待了,劉斌這種變態經理,以後還指不定對她做出什麼事來。

陳軒倒是沒想到平時性格柔軟的白純,今天會這麼勇敢,不禁暗暗對她豎起了大拇指。

白純,你別多管閑事,回自己工作崗位去。劉斌可捨不得炒了這小女生。

不過白純卻根本沒有聽他的話,而是堅定的站在陳軒身邊。

常玉芳看得眉頭禁皺,臉色不悅的說道:劉經理,我們去你辦公室,我有事跟你說一下。

劉斌臉皮一抖,冷眼掃視一圈手下的員工:都看什麼看,做好自己的事!

然後跟着常玉芳進入經理辦公室,並關緊了門窗。

其實劉斌和常玉芳的曖昧關係,在公司里恐怕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因此陳軒見他們進去,一下就猜到常玉芳肯定是發現劉斌看白純的眼神不正常,吃起醋來了。

好你個劉斌,你是不是對那個白純有意思,想老牛吃嫩草了?一進來,常玉芳就變了副臉色,瞪着眼睛對劉斌說道。

聽她審訊般的語氣,劉斌訕笑說道:玉芳,你肯定是誤會了,我的心裏只有你一個人,怎麼敢對那白純有心思呢?

以兩人的身份地位,劉斌原本不用對常玉芳這樣低聲下氣的,而且當初還是常玉芳主動勾搭的他,才坐到人事部副經理的位置。

不過常玉芳在那方面的功夫很厲害,搞得劉斌食髓知味,離不開她了。

兩人偷情時間長了,常玉芳更是掌握了劉斌許多見不得人的秘密,隨便一條抖出去的話,都能讓他身敗名裂,因此劉斌只能對常玉芳百依百順。

哼,還敢狡辯,如果你對白純沒心思的話,那剛才她要讓你開除她,你為什麼不做?常玉芳不依不饒的質問道。

被說破心裏的想法,劉斌登時老臉一紅。

他很快又反應過來,哭喪着說道:唉,玉芳你還不知道,我最近做虧了一筆大單子,要賠償客戶一百萬,我留那個白純下來只是要她頂包,真的不是對她有意思啊!

你說的是真的?常玉芳聞言,臉色也沉了下來。

一百萬對劉斌來說差不多是全副身家了,如果真要賠這筆巨款,在常玉芳潛意識裡虧的就是她的一百萬,畢竟她買奢侈品和吃喝玩樂的錢,可都是花劉斌的。

這種事情我騙你幹嗎?說到這件事,劉斌的心情就十分煩躁。

給力小說 “xinwu799” 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花都神醫陳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