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黃泉守夜人
黃泉守夜人 連載中

黃泉守夜人

來源:google 作者:風塵散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武勛 武就

有些記憶,永遠不會死去這是有關於另外一個世界的故事悠悠克倫魯河,茫茫呼倫草原,神秘的狼圖騰,塵封千年的死亡峽谷……一切的一切,都從這裡開始寒夜將至,鬼門關開,我從今夜開始守望,至死方休我是黑暗中的利劍,陽間的守衛今夜如此,夜夜皆然展開

《黃泉守夜人》章節試讀:

屋子裡黑洞洞的,整間屋子南北不通透,除了一扇門,完全沒有窗戶,裏面冷的很,完全沒有取暖設備,特別潮濕,給人的感覺陰嗖嗖的。裏面瀰漫著一股子非常特別的臭味,有羊圈裏面的那股膻味,還夾雜着發酵酸奶的時候散發出的刺鼻腥味,很不好聞,比進了賣死魚的市場的味道都**。不過這氣味倒是對我也沒啥影響,很多牧民家庭都有這股子味道,現在的牧民雖然住上了大瓦房,但生活的習慣和食物就決定了他們的家庭里多多少少會帶上很有「民族特色」的味道,就像咱們漢人家庭里的油煙味兒一樣,剛來的時候我是受不了的,不過現在倒是漸漸的習慣了。

  這裡唯一不同於尋常牧民家庭的地方就是——感覺!

  沒錯,就是感覺!

  我一進來,頓時渾身雞皮疙瘩直冒,彷彿屋子裡有一雙眼睛在時刻注視着我一樣,整個人都炸毛了,掉頭就想出去,結果老瞎子在外面「哐」的一下子就把門關上了,然後在門外跟我說剩下的就要看我的造化了,他老人家就能幫到我這裡!

  老王八,不仗義!

  我心裏狠狠咒罵了一聲,老瞎子一關上門,屋子裏面就更加沒有光線了,那種彷彿有一雙眼睛在注視我的感覺愈發的強烈,我感覺渾身的汗毛都炸飛了,我幾乎是下意識的雙臂環抱在胸口搓着自己的胳膊,也有些犯嘀咕。

  這裡住的……是人么?

  沒有取暖設備,在這頭哪裡能活啊!呼倫貝爾這頭往北是越來越冷,黑山嶺牧區都已經挨着根河了,這一帶被稱之為「冷極」,就是咱們國家最冷的地方,比漠河冷的多,漠河有「北極村」,意思是屬於北極的地界兒,但卻不是最冷的,最冷的就在我待的這鬼地方,冬天最冷的那幾天至少在零下六十度開外,是至少六十度,具體有多少度就不知道了!因為現在的儀器,最低就能探測到零下六十度的氣溫。這地方每年爆儀器,說明氣溫是在零下六十度開外的,那滋味兒,別提多酸爽了,皮膚暴露在外面一會兒就得被凍傷,尤其是草場上,連個擋風的建築都沒有,人站在野外不活動用不了多久就會變成冰雕了。

  這種沒有取暖設備的大瓦房,我還是頭一次見,心說這地方住的是北極熊啊?也不怕活活凍死!

  門一關上,屋子裡沒光線,我的視線範圍不足半米,除了自己呼吸時候口鼻之間噴吐出的白氣就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些周圍的情況,我只能憑着記憶走。

  我記得,在沒關門之前,我看到這屋子的右側是有一扇門的,於是我一隻手扶着潮濕陰冷的牆壁,然後一點點的前行,走了大概二十幾步吧,終於摸到了一扇門。

  「有人嗎?」

  我喊了一聲,屋子裡沒什麼回應,於是我乾脆推開門走了進去。

  屋子裡更黑了,除非是東西湊到我眼前,否則我根本看不見。

  我靠着自己的一雙手一邊在前邊摸索,防止自己撞到牆上,一邊在屋子裏面來回走動,看看能不能找到個火什麼的,兜兜轉轉的來回走了十幾分鐘都沒有摸索到什麼。

  我想,這屋子裡一定是極空曠的。

  結果就在這時候,我感覺雙腿一下子撞到了什麼,放下手摸了摸,才心中一喜——是火炕。

  牧民的家庭,都喜歡在火炕中間放個小方桌,吃飯的時候圍着小方桌,挺方便的。一般來說,火炕的小桌上肯定有燈,這地方雖然沒通電,沒電燈但肯定有油燈!

  於是,我小心翼翼的爬上了炕,一邊在炕上摸索着,一邊往前爬,沒一會兒,我就摸到了東西,毛茸茸的,手感好像是羊皮?

  摸到褥子了?

  我心裏嘀咕一下,湊上去,結果腦袋往前面一送,直接「咚」的一下子就頂在了什麼上,聽發出的那動靜兒,好像是撞在了人身上。

  我下意識的抬頭看,然後看見了我這輩子都無法忘記的一張臉。

  這是一張皮包着骨頭的稜角,實在是太瘦了,臉上根本沒肉,就是一層皮蒙在了骨頭上,我能清晰的看見對方的面部骨骼形狀,顴骨特別突出,鼻子扁平寬闊,典型的蒙古族相貌,臉上的那層皮溝壑縱橫,全都是褶子,給人一種尖嘴猴腮的感覺,最可怕的是那雙鑲嵌在眼窩裡的眼睛,只有眼白,沒有瞳仁,眼瞼以一種飛快的頻率忽閃忽閃的。

  這還不算!!!

  這張臉還在笑,笑的時候臉皮朝兩邊抽搐,但是嘴角卻不動,看着說不出的彆扭,嘴裏只剩下幾個零星的大黃牙,喉腔里的發出聲音完全不像人聲,猶如機械摩擦發出的聲音一樣——咯,咯,咯,咯……

  我是抬頭看到這張臉的,對方這個時候也在低頭俯視我,這張臉幾乎已經貼在了我的臉上,距離最多最多不過兩公分,它的鼻尖兒都已經碰在我的鼻尖兒上了,冷冰冰的,沒一點溫度。

  饒是我膽子大,這個候也被嚇得亡魂皆冒,屁股上的括約肌瞬間無力,登時「噗噗」崩出倆屁,也是慶幸我今天時早上我沒吃什麼東西,要不我估計屎尿都能拎一褲子,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才知道,人在極端恐懼的時候真的是會崩潰的,不光精神崩潰,身體也會崩潰,我當時就「啊」的慘叫一聲,狠狠在對方身上推了一把,結果對方身子就跟鐵板似得,根本推不動,倒是我自己借力飛快向後退去,幾乎是連滾帶爬的,沒幾下就一下子從炕上滾下去了,腦袋着地,「咚」的一下子摔得我七葷八素,眼冒金星。

  完全是下意識的,我伸手就朝着自己腰間摸去,結果腰間空蕩蕩的,這才想起,我的馬刀已經丟在那山溝里了,早上出來沒帶!

  「行了,就那點膽子?」

  這時候,炕上居然傳來了聲音,肯定是那張臉的主人開口了,聽不出男女,就跟公鴨子一樣,十分難聽:「我還沒死呢!一個活人就給你嚇成這樣了,出息吧!」

  不管如何,聽到是活人,而且好像也沒真的要我的命,我才終於安心了一些,這一下子真的是給我嚇得眼淚鼻涕都出來了,試探性的問了一句:「婆婆?」

  炕上的人沒回應!

  應該是了!

  想着老瞎子的話,我連忙給她磕了三個響頭,恭恭敬敬的喊了聲婆婆。

  「嘿嘿嘿嘿,老瞎子不錯啊,這麼多年了,一直都沒忘記我們這種人的規矩,上來就用這一招來逼我。」

  炕上的婆婆自言自語着,然後她跟我說:「上炕來吧,你的事情婆婆已經知道了,婆婆雖然眼瞎,但心不瞎,什麼都明白,你過來我給你瞧瞧,自己在這屋子裡小心着點,婆婆見不了光,也受不得暖,你稍微忍耐一下。」

  這回,婆婆的語氣好像一下子……變得柔和了?就像是一個長輩跟晚輩說話?

  我產生了這樣一種錯覺,不過也沒多想,當時……我驚魂未定,完全沒想老瞎子為什麼要讓我先磕三個響頭,也沒想婆婆前前後後態度變化,以至於……

  這些都已經是後話了,我當時聽了婆婆的話,反正是又一次鼓起勇氣爬到了炕上,不過這回我幺摸着距離,和婆婆保持了一點距離,然後才小心翼翼的問:「婆婆,你為什麼不能受不得暖,也見不得光啊?」

  「嘿嘿嘿嘿……」

  婆婆陰嗖嗖的笑着,語氣里總是帶着一股子說不出的味道,然後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做我們這一行的,最後哪個能逃得過這下場?」

  說著,婆婆那邊傳來了一陣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再沒給我發問的機會,直接說:「張嘴!」

  我一聽,下意識的張開嘴,然後……婆婆的手一下子探到了我這邊,我不知道這裡這麼黑,她是如何精準的找到我的嘴的,總之,當時我只感覺一根沾滿羊膻味的粗糙發鹹味的手指捅進了我嗓子眼兒里,把一顆藥丸子摁進了我喉嚨里!

  下刻,一股說不出的惡臭在我口腔中瀰漫開來,那味道……

  我當時噁心的直翻白眼,聽到婆婆在一邊笑着問我啥味兒,有什麼感覺,我幾乎是脫口而出:「屎味兒!想吐……」

  說著,我打了個嗝,一股屎臭味兒從我嘴裏瀰漫了出來,我當時整個人都是懵的,從自己的嘴裏聞到了廁所的味道,讓我很難接受,只感覺胃裡翻江倒海,忍得很辛苦。

  「屎味兒就對嘍,本來就是茅坑裡的東西,沒味兒就不對嘍!」

  婆婆在一邊嘀咕着:「行了,噁心就吐,別克制!」

  婆婆話一說完,我更噁心了,再也忍不住了,掉頭準備下炕找個地方去吐,結果就在這時候,婆婆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頭髮,她的手勁很大,就像是鉗子一樣,抓住我的頭髮,我根本掙脫不了,然後她另一隻手也不知道從哪裡端來了一個噴子,一下子湊到我嘴邊。

  我終於還是忍不住了,昏天黑地的一股腦兒把胃裡的東西全倒了出來,惡臭瀰漫,一直等我吐得渾身沒一點力氣的時候,婆婆一下子撒開了手,我當時就栽倒在了炕上,坐都坐不起來了,也不知道婆婆塞進我嘴裏的到底是個什麼東西,那麼霸道,吐完就像是大病了一場,身子都被徹徹底底的掏空了。

  婆婆沒管我,端走了我吐出的東西,我不知道她幹嘛去了,反正那邊傳來好長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然後才聽婆婆長長呼出一口氣,滿是悵然的說道:「六十年了,整整六十年了,我終於可以……解脫了!」

  ……

《黃泉守夜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