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姜晚周北深小說
姜晚周北深小說 連載中

姜晚周北深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姜晚周北深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姜晚周北深 玄幻魔法

是周北深。姜晚捧着懷中包好的菊花迎上去:「小叔,你來了……」聽到她的聲音,周北深轉過頭,神情卻驟冷:「不是說過,不准你再來傅家墓園嗎!」姜晚的身子一僵,周北深有對她說過這話?...展開

《姜晚周北深小說》章節試讀:

《姜晚周北深小說》這部小說的主角是姜晚周北深,故事內容經典蕩氣迴腸,是屬於言情小說。主要講的是:姜晚回到了熟悉的家門口,木珊欄悄悄合攏,院子她和周北深合種的櫻花樹開滿粉色的花。一切好像都沒有改變。但推開門,屋內所有卻落滿了厚厚的灰塵,姜晚呆愣許久,才進了屋,隨之映入眼帘的,就是正對面那貼滿了一整面牆的備忘錄。... 望着這雙悲戚疼痛的眼眸,傅語柔本該勸誡的話最終也沒有說出口。 「好。」 一個小時之後。 姜晚回到了熟悉的家門口,木珊欄悄悄合攏,院子她和周北深合種的櫻花樹開滿粉色的花。 一切好像都沒有改變。 但推開門,屋內所有卻落滿了厚厚的灰塵,姜晚呆愣許久,才進了屋,隨之映入眼帘的,就是正對面那貼滿了一整面牆的備忘錄。 而在最中間,是用毛筆潦草寫下的一副大字―― 2019年5月27日,周北深與姜晚,斷絕所有關係! 姜晚似是被燙到了一般,身子顫抖着連連倒退,直到背靠在冰冷的牆壁後,才勉強撐着不栽落在地。 「斷絕關係,斷絕關係……」 她惶然無措,悲痛欲絕地想要逃走,但腳下卻恍若是生了根一般,動彈不得。 她像是被禁錮在這句軀殼內,被迫看完了每一個文字。 ―2019年7月3號,我厚着臉皮去了傅家,見到了一個多月未見的小叔,可他卻給了我一個字:滾! ―2020年12月31號,這是我第二次一個人過除夕,沒有關係,我可以忍受孤獨,忍受誤解,只要小叔好,我就好…… ―2021年6月27號,醫生說我腦海里的瘤已經壓迫神經,再不治療頂多只能再活一年,可手術後會徹底失憶,我不想手術,我不想忘記小叔…… …… 最後一條留言是去年冬日―― ―2021年11月20號,小叔,好久不見……你還好嗎? 字跡已發黃,姜晚想,自己大概是忘記了,所以再也沒有來這裡? 她和小叔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周北深,那是她願意用命去愛的男人,自己怎麼會背叛他? 姜晚再也待不下去,她逃也似的離開這裡,不料,她剛剛衝出院子,卻迎面撞上一個打扮極致的白領麗人。 「姜晚?雲深三個月前不是不准你再來這裡了嗎?」 姜晚抬頭望去,脫口而出一個名字:「童蔓蔓?」 活落,姜晚感到奇怪,自己不是什麼都不忘了嗎,怎麼還這麼清楚記得童蔓蔓是周北深的秘書? 疑惑間,卻見童蔓蔓捋了一下頭髮,姜晚一眼就看見童蔓蔓指節上佩戴着的翡翠戒指,瞳孔倏地微縮。 原來,周北深將戒指拿走,是為了送給童蔓蔓? 姜晚狼狽地想要逃走,卻被童蔓蔓攔住了去路。 「難為江小姐生了病還記得蔓蔓,那我和雲深的婚禮,你可一定要來來參加啊。」 童蔓蔓跟周北深的婚禮…… 姜晚聽着,只覺得心中裂開了一條縫隙,撕心裂肺般的痛楚壓迫她喘不過氣來。 她慌忙想要逃離這個地方,但她剛一動,童蔓蔓卻毫無徵兆地撞了上來,隨後身體猛然向後倒去! 「江小姐,您為什麼要推我……」 姜晚愣住,不明白童蔓蔓為什麼如此,這時身後忽然傳來周北深的怒斥:「姜晚,你做什麼!」 姜晚回頭,卻被周北深一把推開。 她摔倒在地,石子劃破她的手腕,但她卻只獃獃看着周北深抱起童蔓蔓,視若珍寶。 而童蔓蔓卻還假惺惺說著:「雲深,你別怪江小姐,我也不怎麼疼……嘶。」 姜晚臉色一白,這才想起解釋:「小叔,我根本沒有……」 周北深卻冷眼睨她,目光凌冽:「還不滾!」 無情的話語冰冷得如同一把鋒利的寒刀,深深刺入了姜晚的心房。 這場對峙最終以姜晚落荒而逃告終。 她渾渾噩噩地走在馬路上,熙熙攘攘的行人與她擦肩背道相馳。 轟隆―― 春雷轟鳴,嘩啦的大雨瞬間砸落,轉瞬將姜晚衣衫淋濕,她驀然回首,身後已經沒有一個人。 大家都回家了,可她還能去哪裡? 孤寂從四面八方的襲來,將姜晚吞沒。

《姜晚周北深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