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金牌塑魂師
金牌塑魂師 連載中

金牌塑魂師

來源:google 作者:蕭慈虎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秦一 蕭慈虎

冥冥中,有天定,塑鬼神,替改命;天數何懼?金銀雕泥刀,塑萬物;展開

《金牌塑魂師》章節試讀:

任憑你多大的美女這話一出口,我也不愛聽,一臉沒好氣道:
  「能和我說說看你晚上都夢見了一些什麼東西嗎。」
  一問到這個問題,劉嫣剛剛那副趾高氣揚的樣子立刻不見了,臉上略微顯得有些驚恐,慢慢的說了起來。
  這幾天晚上她一做夢,只要一閉上眼睛就夢見一個穿着戲袍,但是非常模糊的人在她面前打轉。
這個人不斷的轉着,直到最後一點一點的靠近劉嫣,就開始和發瘋一樣撕扯劉嫣的衣服。
  在夢裏面劉嫣身上所穿的也是演出的服裝,那個人在撥的同時,嘴巴裏面,不斷的喊着:
  「我的,這些本來都是我的,你還給我。」
  說到這裡,劉嫣把雙臂插在胸口前面,臉上一臉的恐慌。
  我問劉嫣那是不是一件青色綉着花蝴蝶的戲袍。
  劉嫣點了點頭,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和我之前所看見的那個鬼魂是一回事了。
  既然如此,那就好辦,我低頭沖劉嫣笑了笑,正準備和她說一句,讓她放心,這件事情我能處理的好。
但是我這話還沒說出來,目光竟然正好看向了劉嫣的胸口。
  劉嫣的插在胸口前面,在手臂的擠壓,胸口那對圓球竟然從領口溜出了大半,就連那兩抹紅暈都微微的溜出了一點,好傢夥,看得我差點沒流鼻血。
  可是我才剛剛看了一眼,立刻就被劉嫣發現了過來,捂住胸口,大喊一聲:
  「色胚。」
  分明是它自己不小心從領口溜出來的,怎麼能怪得了我。
  被她這麼喊了一句,我不由一臉悻悻,趕緊把眼神給轉了過去,可是餘光不小心繼續瞥了一眼,這一下子發現劉嫣兩個圓滾滾的中間竟然還夾着一個項鏈墜子。
  一般的墜子並沒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但是劉嫣脖子上面帶着的竟然也是那個黑天鵝吊墜。
  和先前我看到的那個一模一樣。
  我看到這個,不由得微微一愣神。
  劉嫣早已經把胸口捂得嚴嚴實實,沖我微微一笑,道:
  「想看嗎。」
  也不知道是心理暗示,還是生理衝動,我竟然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劉嫣緊接着一臉高冷道:
  「滾。」
  我臉上立刻尷尬了起來,這被人誤會成耍流氓可就不好了,趕緊沖她解釋道:
  「你別誤會,我是想看看你脖子上面掛着的那個吊墜。」
  不過劉嫣可不管這麼多,板着一張臉,冷哼了一聲道:
  「不給看。」
  話還沒有說完,劉嫣壓根沒理我和蕭慈虎轉身就走。
  就留下我一臉無奈的表情,旁邊的蕭慈虎卻是一臉兄弟我懂你的樣子。
  「這食色性也,兄弟我懂你,過幾天我給秦哥介紹幾個新來的藝人認識認識,至於能不能拿得下來,就看秦哥你的本事了。」
  我沒好氣的看了一眼蕭慈虎,沒想到現在他竟然也把我當成了那種人。
  既然兩個吊墜如出一轍,如果除了巧合之外,恐怕這個劉嫣和那個弔死鬼還有些淵源,不過既然人家不願意說,我也不好多問。
  蕭慈虎這個時候倒有些急了,道:
  「秦哥該說的我們都說了,現在可該你出馬了。」
  我讓蕭慈虎放心,我心裏面已經有個底了,像這種情況必須要塑一尊鎮懾鬼魂的塑像鎮着。
  一般這種塑像都是赤發王靈官或者天師鍾馗一類的神塑,除了這個以外菩薩金剛也有同樣的效果。
  但是像這些正神的忌諱比較多,而且需要供養在清靜之地,像是劇組這個地方平時人流量極大,而且比較吵鬧,很有可能在一不小心間,就會做出觸犯神明的舉動。
  況且這個戲場拍的就是一些怪力亂神的靈異網劇,正神都是莊嚴法相,眼睛裏揉不得沙子的主,豈能容得了這個,到時候只要微微一怒,恐怕還有可能影響這部劇和整個劇組人員的運勢。
  「那這麼說的話,咱們還能請什麼。」
  「你先別急,既然不能神塑,那咱們就塑個鬼塑,而且鬼塑的忌諱就少了很多,只要勤加供養,就不會出什麼差錯,而且效果很好。」
  我從手機相冊裏面找了一張八臂鳩魔羅的圖片給蕭慈虎看,圖片上面的八臂鳩魔羅鷹首人身,渾身上下都是金色的羽毛,雙翅做欲飛衝天轉一派威嚴,身子背後長出八雙臂膀,而那八隻手上各抓着一隻形態各異的鬼魂。
  「這個圖怎麼看上去有點嚇人。」
蕭慈虎盤了盤手上的星月菩提,眼睛都快眯成一條縫兒了,連連嘖嘖了兩聲,好像對八臂鳩魔羅的形象不怎麼滿意。
  我對蕭慈虎解釋道:「這是西方梵土的羅剎,以惡鬼為食,鷹首代表雷眼電目能夠洞察萬物,八隻手臂代表力量無邊,塑這個像,保證可以鎮的住戲場的鬼魂。」
  蕭慈虎聽完我的話,這才滿意了起來,讓我儘快把塑像做好。
  神鬼塑這種東西工藝要求極高,需要特定的粘土和材料製作,而且後面還需要開光或者引魂,沒有個兩天到三天的時間做不成。
  「既然如此,我兩天之後親自去你店裡拿神鬼塑,你可得快點做出來。」
  我點頭答應了下來,隨後就馬不停蹄的回到了店裡,開始準備神鬼塑的材料。
  可是我前腳剛進店,後腳竟然又有生意上門了。
  來我店裡的是個妹子,我倒也認識,是楓林閣夜總會的公主阿嬌,我之前和朋友去過幾次,雖然沒點她,但是有過幾面之緣。
  這妹子是個內蒙人,身材極為高挑,由於工作的性質,臉上略微有些風塵味,穿着也比較性感,低胸緊身裙,肉色**,黑色高跟,裙邊的開叉都快開到屁股邊上,把阿嬌性感的身材包裹的凹凸有致。
  阿嬌才剛一進門,就彎腰坐在了小馬紮上,胸前那一對東西,被身子和衣服擠壓的呼之欲出。
  我把手上的活停了下來,沖阿嬌笑了笑道:「這不是阿嬌嗎,今天什麼風把你吹到我這來了。」
  「秦哥你可別拿話寒磣我,我來找你這不是有事嗎。」
阿嬌倒是開門見山道:「最近這生意是一天比一天差,我聽人說你店裏面的神像很靈,想問問你有什麼辦法。」
  

《金牌塑魂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