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恐怖靈異›姬雲兮風行止
姬雲兮風行止 連載中

姬雲兮風行止

來源:外網 作者:重生九次後王妃的馬甲掉了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重生九次後王妃的馬甲掉了

姬雲兮前世愚鈍,步步受人利用。最後慘死在最親近的妹妹手上,姬家滿族,皆被屠戮。一朝重生。她手持念雲劍,精修靈術,收斂光芒,韜光養晦。一路收靈獸,御靈劍,斬勁敵。重活一世,這一次,換她來護住身邊之人。*風行止,南燕國唯一的親王,絕代風華,修鍊天賦皆是頂尖。他身子孱弱,扮豬吃虎,世人皆嘲他是廢人。唯有她立於身前。「你躲我身後,世間天下,有我守護。」他悠然一笑,山河為之失色,低眉斂目,擁她入懷,在她耳邊低聲呢喃。「你護天下之人,我護你。」展開

《姬雲兮風行止》章節試讀:

翌日,清晨。
天邊剛泛白,就有一將軍府的小廝上門求見。
剛聽到這個消息,姬雨煙以為是蘇寧遠上門下聘禮,所以梳妝完畢,興緻盎然的踩着步子趕來。
不過到了正廳之時。
姬雨煙見到父親一臉嚴肅,才覺得事情不像自己想的那麼簡單。
「煙兒,你過來。」
姬雨煙走向姬啟林,興奮的問道:「父親,蘇將軍人呢?」
四下打望,卻是不見心中所想之人,姬雨煙不免有些失望。
姬啟林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表情嚴肅的道:「煙兒,蘇將軍得知陛下重新賜婚的消息之後,當場大怒,冒着觸犯天子逆鱗的危險,當眾拒了和你的婚事。」
聽聞此話。
姬雨煙獃獃的愣在原地。
她抬起頭,掃視一眼,最後目光定格在了冷靜至極的姬雲兮身上。
「姐姐,你得知妹妹被蘇將軍拒婚,怎麼還能這樣冷靜?」
姬雲兮正在思考蘇寧遠突然拒婚,會不會影響將軍府和丞相府關係時,就聽到姬雨煙這陰陽怪氣的一句話,她不怒反笑。
「怎麼?難不成我還提着兩把大刀,左右開弓,衝到將軍府,架到蘇寧遠將軍肩上,不顧我姬家門面,當場質問蘇寧遠為何放着我這如花似玉的妹妹不要,與他說我妹妹看上他是他的福氣,讓他不要不知好歹?」
姬雨煙一時語塞。
姬雲兮又道:「姬雨煙,你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
姬雨煙不知道往日待她親近且無腦的姐姐,為何突然就變得這般伶牙俐齒?字字直戳她痛處。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妹妹只是覺得,姐姐是不是早就知道蘇將軍會拒婚,所以昨日才答應得那麼乾脆?其實姐姐,你若是直接對妹妹說明,妹妹肯定會聽姐姐的,不像現在,弄得妹妹我如此下不來台。」
看着姬雨煙那故作可憐,彷彿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姬雲兮別過頭去。
這拙劣的演技,如今她一眼就能看穿。
不知前世的自己眼睛是瞎了還是怎麼滴,還真當姬雨煙可憐。
姬玉琛見不得姬雲兮被欺負,不耐煩的道:「夠了,如果蘇將軍打定主意要退了我姬家婚事的話,昨日就該拒了,犯不着等到今天。」
言外之意,極為明顯。
姬雲逸也打着圓場。
「算了算了,雨煙你也不要鬧小孩子脾氣了,如今這事,大家都沒想到。」
聽到姬雲逸安慰,姬雨煙的「委屈」一下就上來了。
她吼道:「姐姐寧願嫁給一個廢人也不願意嫁給蘇將軍,她定是知道蘇將軍一定會拒婚的,她是故意讓我這麼難堪!你們都向著她,都由着她來欺負我!」
「姬雲兮,你昨日假意答應我,就是為了讓大家都覺得你良善是不是?你明明佔盡了心機,設計得我如此難堪,你分明就是當了女表子還想……」
「啪!」姬雨煙的話還未說話,一道響亮的耳光聲響起。
姬雲逸此時的手都還在發抖。
她算是什麼東西,憑什麼這樣詆毀兮兒?
「姬雨煙,雲兮是你的姐姐,你這樣惡意揣測她,詆毀她,你對得起這些年來雲兮對你的付出嗎?」
因為憤怒。
姬雲逸臉上的青筋都突了起來。
姬雨煙往後縮了縮脖子,有些害怕,她沒想到往日謙和有禮,總是樂呵着的二哥會動手打自己。
她可憐兮兮的看向大哥,手也慢慢的伸向姬玉琛,企圖大哥能為自己說幾句話。
姬玉琛也不耐煩的甩開姬雨煙的手,沉聲道:「雨煙,你這次說話實在是太過分了,況且風行止怎麼說都是親王,你一口一個廢人的叫着,這話傳到外人耳里,他們將會怎麼議論我們相府?」
「大哥……」
「好了,來人啊,二小姐累了,先送她回房休息。」
姬雨煙雖有不甘,卻不敢忤逆大哥,只得憤憤不平的回了房間。
經此一二事,姬雨煙心中恨透了姬雲兮。
看着姬雨煙走後。
兄妹幾人對視一眼,也是沒想到什麼好方法,只得互相寬慰說先不管此事,睡醒之後問題說不定就解決了呢。
夜色涼如水。
姬雲兮躺在床上,她翻來覆去,怎麼都睡不着。
恰逢此時,一細微的瓦片波動聲音傳來。
清麗雙眸猛然睜開。
屋頂有人?
姬雲兮心中警鈴大作,立馬翻身,起床,小心的躍上房頂。
儘管她的動作十分輕巧,可對方的靈敏警戒心更甚,姬雲兮踏上房頂的時候,對方便已察覺到她的到來。
那人影迅速轉身,往相府外飛掠而去。
姬雲兮立馬追了出去。
可她調用了全部靈力,也趕不上對方一半的速度。
他腰間的玉牌隨着人影的快速掠動在空中划出優美的弧線,藉著寒冷的月光,奪人眼目。
被這寒光一晃,分了心神。
姬雲兮再看,眼前哪裡還有半分對方的影子。先前雖只見到其背影,卻仍覺得此人當生得絕代風華。
「這般高的靈力修為,不知是敵是友,我相府如此多的能人異士,重兵把守,他竟然如入無人之境,來去這般自由。」若他是相府的敵人,只怕是個勁敵!
姬雲兮心事重重。
回屋之後躺在床上,思來想去,一直到了快天明的時候才睡着。
這剛眯着沒多久呢。
就有丫鬟在她耳邊說話:「小姐,小姐,你快起床,一會風親王要來府上提親呢,你得先起來洗漱梳妝。」
姬雲兮半眯着眼睛,睡眼惺忪,困得不行。
風親王?
提親?
她迷迷糊糊的想起上一世的時候,風行止只是差了下人來相府對姬雨煙提親,他本人稱病並沒有來,只是走了個過場。
「哦,我知道了。」
既然風行止本人不到場,那她不用現身也沒事。
現在的她,只想着快點去見周公,和他老人家下完先前的那盤棋。
不知過了多久。
外面熱熱鬧鬧,腳步聲緊湊。
侍女進門,見到姬雲兮還未起床,緊張道:「我的大小姐啊,你怎麼還在睡啊?風親王帶了聘禮,已經到了府上了啊。」
姬雲兮嘩的一下睜開了雙眼。
「你說什麼?」
「風親王已經到了府上了,且等了小姐您已經有半個時辰了,一直沒有見你前去,相爺正拖着他呢,讓奴婢趕緊再來催催你。」
啥玩意兒?
風行止怎麼會來?
姬雲兮是姬家的女兒,姬家的榮辱她十分上心,風行止畢竟是親王,是皇室之人,怠慢不得的。
「聽着風親王與相爺言語之間,還以為是你不願見他,那臉色,有些不好看呢。」
聽侍女這樣一說,姬雲兮更焦急了幾分,要是讓風親王誤會了,那還得了?
她連忙收拾了一番,挑了一件青綠色的長裳羅裙,嬌俏活波,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任何衣裳穿在她身上,都別有一番韻味。
梳洗完畢,姬雲兮立馬往正堂趕去。

《姬雲兮風行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