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連載中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來源:google 作者:花兒總會凋零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周明 穿越重生 花兒總會凋零

主人公周明意外穿越到三國,開局拜在了司馬徽門下,成了卧龍鳳雛的師弟諸葛亮:「師弟,這些事,你把握不住的,讓師兄來」龐統:「師弟,你怎麼老愛做這些小玩意兒啊?」主人公周明與自己的師兄們相愛相殺就此在三國拉開了序幕……展開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章節試讀:

「月英姑娘,你怎麼穿的這麼少?」

周明趕緊撇過去了頭,這小姑娘年齡小,身材還挺好。就是年齡太小了,還不懂什麼叫男女有別。看來她是將所有的時間都花在研究那些東西上了……

「怎麼了,我剛洗完澡。不穿這一身,穿什麼?」,黃月英說完還原地轉了轉。

一身褻衣將那嬌小的身軀包裹的,咳咳咳,太禽獸了……周明趕緊扯開話題,跟她討論起一些關於小玩意兒的東西。

「我要走了,月英姑娘!」,周明看着認真在組裝投石車零件的黃月英。

「哦,好,明天記得早點兒來,有好多問題,我還得問你呢。」,黃月英頭沒抬的回道。

周明將一沓子的紙張放在黃月英面前,以他的財富,買些紙張還是能做到的。

「月英姑娘,我要離開襄陽了……」,周明慢慢的說道。

黃月英抬頭問道,「你是要出門辦事嗎?」

周明想了想,算了,還是先瞞着這小姑娘吧。

「對呀,可能出趟遠門,時間挺久的。」,周明邊往門外走邊說。

黃月英大喊道,「注意安全,沒事兒別到處跑。」

周明站在門口,扭頭看着那個洋娃娃的黃月英說道,「好,我答應你。下回見面時,我就跟伯父上門提親。」

後面一句話,周明說的很輕。說完就趕緊溜了,他怕萬一黃月英生氣啊。師兄,對不住了,黃月英你把握不住的,還是讓師弟來吧,嘿嘿嘿……

其實黃月英的聽力很好的,因為經常研究這些東西,從小眼睛就不好,但耳力卻很好。

黃月英現在小臉通紅,心裏小鹿亂撞。這是不是太快了?可周明也不錯啊,和自己有着共同的喜好。就是不知道父親會不會同意,唉……

黃月英無奈的低着頭繼續搗鼓零件去了,對她而言,好似能引起她興趣的,也就奇技淫巧了。

當周明從黃府出來時,已經天黑了。他和旁邊的傅肜往城主府而去,出門在外,怎麼可能不帶護衛呢。

來到城主府,由府丁引到了正堂。此時正堂里,坐着的人還挺多。

馬家的家主,馬靜(字伯常);老二,馬通(字仲常);老三,馬季(字叔常)。這三位可是撐起了馬家的家族,可惜馬良現在還是個兩歲的娃娃呢。

蔡家家主蔡瑁,這貨可是整個襄陽的地頭蛇。關係網,錯綜複雜。

蒯家家主蒯良以及其弟蒯越,這兩個也不是個善茬啊。

還有一個,下午剛見過的,那就是黃承彥了。

再往前面看,還有龐德公,後面跟着龐統。龐統比自己大三歲,是真的長的丑,還這麼小,以後不知道得有多醜。

還有一位大佬啊,習融。習家在荊州也是豪族,但這位大佬未曾出仕,以德行着稱,以後他的兒子習郁還封了候。不管以後他的兒子還女兒,都是非常出名的。大家很少了解,但他可知道,習家有一位鐵骨錚錚的硬漢。

還有諸葛氏族的人,他只見過,不知道都叫什麼。能叫上名字的也就自己師兄諸葛亮了。諸葛亮比他大一歲,長的確實帥氣。更他比嘛,自己還差一點兒,不過也差不了多少。

其餘的就是一些文人墨客了,很多,他都不認識。

府丁帶他來到他的座位後,諸葛亮和龐統兩個就過來坐在了他旁邊。

諸葛亮搖着羽扇,「師弟啊,我聽老師說,你要出山了。」

而龐統直接拿起他面前桌子上的酒杯,直接喝了起來。

「現在時局還不是很明朗,你現在出山,也不怕選錯了賢主。」,龐統邊喝邊說。

「我說諸葛師兄啊,你不去你的草廬待着,等待你的賢主上門,怎麼有空參加這種晚宴了?」

「還有我親愛的龐統師兄啊,看來你最近的生活很自在嘛。你不是說遠遊去呢嘛,怎麼出現在這兒了?」

龐統看着周明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有點兒心慌。放下酒杯,就跑回龐德公身邊去了。看來,那次廁所的事,給他上了一課啊,哈哈哈。

至於諸葛亮,卻無動於衷的坐在一邊。看着周明說道:「今天我是被城主邀請而來,有點兒好奇他要幹什麼,就過來看看。」

周明從旁邊的桌子上換了一個杯子,反正那個位置空着,不刷牙的龐統用過的酒杯,誰愛用,誰用去。

周明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後,邊喝邊說:「還能幹什麼,無非就是號召大家,一起準備好接下來董卓進京的事唄。」

諸葛亮聽完後,有點兒疑惑,「這跟大家有什麼關係?」

周明也不解釋,自顧自的喝酒。諸葛亮不清楚,他清楚啊,董卓進京後,禍亂朝綱,沒多久,這貨就跳井自殺了。說白了,就是皇帝的忠犬吧。

諸葛亮沒有等來周明的回答,又開口問道:「你這次出山,打算輔佐誰?還是打算報效朝廷?」

周明慢慢放下酒杯,扭頭看着諸葛亮說道:「師兄,如果我說我要去輔佐別人,你會不會跟我作對呢?」

諸葛亮沉思了會兒,緩緩出聲:「我很想跟你交手!」

一句話,周明明白了,看來自己這個師兄是不會跟自己站在同一陣營了。

「我也一樣!」

一道聲音從後面傳來,周明和諸葛亮都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原來是龐統。

「師兄,你別沒事兒,一驚一乍的行不行?還有,你什麼時候學會偷聽別人說話了?」,周明無奈的說道。

「嘿嘿嘿」

龐統笑了笑,坐在諸葛亮旁邊,這次沒有在坐在周明的旁邊了。

「師弟,我也和諸葛亮的想法一樣。如果你選擇別人,我們就選不同的陣營,和你過過招。老師說你是我們中最聰明的,我很想試試。」,龐統拿起諸葛亮面前桌子上的酒杯又喝了起來。

周明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兩個貨啊,一個比一個難纏。不知道以後成為了對手,誰會被誰爆錘呢?

他們三個在後面喝酒聊天,前面的那些大人物們,也在聊天喝酒。唯獨上面的城主,沒人鳥。

倒是習融時不時的和城主王睿喝杯酒,聊聊天。其餘的都是三兩人在一塊兒喝酒聊天。

這時進來一群**,就在場中跳起了舞。

全場的目光都盯着場中翩翩起舞的**。倒是習融悄悄的端着酒杯退到了後面,向周明的位置走來。

龐統兩個眼睛瞪的老大,盯着場上的**,就沒有移開過。

諸葛亮也時不時的偷瞄一下,周明是真的感覺無味。因為他之前帶傅肜去勾欄聽過曲。那地方的姑娘穿衣特別火爆,完全就不是現在這些**可比的。

習融來到周明另一邊,就是龐統之前坐的位置上跪坐了下來。

「老夫叫習融。小友便是周明吧?」,旁邊一道蒼老的聲音打斷了他品味勾欄的畫面。

扭頭看着這個滿頭白髮,鬍子都很長的老者。周明端起酒杯,敬了一杯後,說道:「晚輩正是周明,不知前輩尋晚輩何事?」

他可不想跟這些豪族掛鈎,一個個的,壟斷人才,壓榨底層人民。

習融喝了一杯酒後,慢悠悠的說道:「不知道小友對現在的朝廷怎麼看?」

靠,這種問題,讓我怎麼回答,萬一你傳出去,我不得被人咔嚓了?

周明想了想,「朝廷有皇帝,有大臣們的幫襯,應該可以度過眼前的難關。」

這麼回答,也沒有得罪人,還吹了一把那些人,對時下的局面回答,也沒有什麼事了。

可習融好像並不滿意,搖了搖頭沒有說話。撇了周明一眼後,就端着酒杯回自己的座位了。

丫的,你問這種敏感的問題,要是被京城誰聽到了,還不得咔嚓我?

周明也沒有再管他,自顧自的喝着酒。喝足後,就起身離開了這裡。跟他又沒關係的酒會,不好好吃喝一頓再離開,豈不是白跑了一趟。

前面習融跟王睿說了幾句話後,王睿就離開了。

周明都快走出城主府時,一個府丁過來告訴他,城主府請他到後院一敘。

後院中。周明坐在石凳上,看着面前搗鼓茶葉的王睿,直接了當的開口問道:「不知道大人傳喚小人來此,是為何事?」

王睿停下手裡的活兒後,看着周明說道:「朝廷現在已經到了危難關頭,小友可否願意報效朝廷?」

周明無語的看了一眼王睿,然後說道,「大人,我才七歲,可沒資格報效朝廷。而且我能力也不足,不足以擔當大任,還請大人重新覓得良才!」

王睿卻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你跟水鏡先生是亦師亦友的存在,而且你要出山了,這件事在上流層次,已經被水鏡先生宣傳出去了。你的能力,就連水鏡先生都很誇讚。如此大才,我何須再到處尋覓。」

周明無語的說道:「我出山,不代表就想好現在就輔佐別人。而且我還會去一趟京城,等我回來再說吧。」,說完就行了一禮後,直接往外走了。

呵,他可不想去輔佐現在的漢朝,都成了四分五裂的地步了。就算他把手槍、大炮這些東西研製出來。可內部的腐朽,是沒辦法剔除的。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難不成讓他直接殺光天下的士族?那也不現實,就算他要殺,可皇帝願意聽他的嗎?不破不立,只有經歷了改變,這個國家才會長存。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