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離婚後女主馬甲掉一地
離婚後女主馬甲掉一地 連載中

離婚後女主馬甲掉一地

來源:外網 作者:喻晉文南頌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喻晉文南頌 玄幻魔法

「離婚吧。」 結婚三年,男人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清清冷冷的三個字說出來,沒有一絲人情味。 南頌站在喻晉文身後,盯着他高大挺拔如松的背影,看着他映在落地窗上冷峻無情的容顏,只覺得一顆心涼到了谷底。 垂在身側的兩隻手無聲地蜷成拳頭,發著抖。 她最怕的一句話,終於還是來了。 男人轉過身來,面容便更加清晰,這一張立體完美,稜角分明的俊臉,即使朝夕面對了三年,仍是令她心動不已。 「可以,不離嗎?」 南頌艱澀地從喉嚨里梗出這句話,眼睛裏是搖搖欲墜的光,卻還透展開

《離婚後女主馬甲掉一地》章節試讀:

大中午的,喻氏集團運營部和公關部人仰馬翻地在加班,忙着爪子通知媒體撤熱搜。

總裁辦公室,運營經理兩股戰戰地解釋着,「喻總,是卓小姐讓我們發的,文案也是她給的,讓我們一個字也不要刪,我們以為是您的意思……」

喻晉文處理着文件,看上去神色平淡,只是身上的深色裝束跟辦公室的金屬色調融為一體,襯得他整個人如同深冬的湖水,冷冰冰的。

運營經理話音未落,他就將手中的文件往旁邊一摞,發出一聲悶響,聲線極低極沉,「你以為?」

「我……」運營經理額頭冒汗,後背早就被汗浸透了,求救的目光朝總裁特助看去。

何特助眼觀鼻鼻觀心,對運營經理道:「我以為,你可以跟人事打離職申請了。」

運營經理如同一灘爛泥,被保鏢拖了出去。

何照立在一旁向喻晉文匯報,「喻總,熱搜已經撤下來了,運營部發佈官方解釋說被黑客攻擊了,公關部也已經和各大媒體打過招呼了,希望能把損失減到最小。只是,喻氏集團的股票和基金受此影響都滑跌了不少百分點,尤其是喻氏珠寶,即將推出的『一生一心』系列受到了網友抵制……」

自媒體時代,一封小作文引發的連鎖效應比想像中還要快速且劇烈,喻晉文眸子沉了又沉。

何照覷着喻晉文的臉色,硬着頭皮道:「網友們得知您是二婚,現在都在搜索太太……哦不,路小姐,好奇是什麼樣的農村女孩居然能夠嫁進豪門。照這樣下去,恐怕路小姐很快就會被人肉了,我怕她的安危會受到影響,您看需不需要……」

喻晉文劍眉一蹙,沉聲道:「儘快找到她。」

「是。」何照應了,又道:「還有,老爺子那邊打來電話,要您回一趟老宅。」

喻晉文神色不動,站起身,扣上西裝,卻道:「備車,先去喻氏珠寶。」

車上,何照坐在后座,拿着平板查看熱搜撤下的後續情況,突然刷到一張照片,被那女總裁的背影吸引住了眼球,「好颯啊。」

感覺到旁邊boss的目光射過來,何照輕咳一聲,剛要把照片划走,平板就被喻晉文拿了過去,他看着照片上的背影,怎麼看都覺得有些熟悉。

卻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何照在工作期間開小差正心虛着,倏然瞥到照片底下的地址定位,忙給自己找補回來,「照片是南氏集團員工發出來的,拍的應該是南家大小姐。」

南家大小姐?

喻晉文將照片放大,端詳着背影,心莫名地跳了跳,他抿着薄唇,「有正面照嗎?」

何照搖搖頭,面露難色,「說來也奇怪,南家這位大小姐從小就被養在家中深居簡出,據說學校都沒去過,都是聘請的家庭教師。關於她的信息在網上一丁點也找不到,就連名字都查不到,我試圖在網上扒她的照片,也沒能找到一張,低調的有些過分了。所以這張背影圖傳出來,也不知是真是假。」

他念念叨叨的,話音剛落,平板上的照片突然間消失了,顯示數據錯誤,再點開,那條被頂上熱搜的文案也被刪除了,照片消失的無影無蹤。

何照驚得瞪大眼睛,「這也太……」誇張了吧。

背影都不允許存在嗎?

他以為自己家這位boss就夠低調了,沒想到在這世上還有比喻先生更低調的總裁,與這喧囂浮華的世界格格不入啊。

行事風格,倒有點像他們的前總裁太太、那位路南頌小姐。

「去查。」喻晉文沉着嗓子下了命令。

何照思緒正飄着,沒反應過來,「您說的是查路小姐,還是南大小姐?」

喻晉文冷漠地蹦出兩個字,「都查。」

他不相信有人會憑空消失,也不相信有人會憑空出現,毫無關聯的兩個人,會有什麼必然聯繫嗎?

……

南氏集團總裁辦公室,南頌修長的十指在鍵盤上飛速掃過,又點了兩下,屏幕上現出了一張清俊的面容,白鹿予。

摘下茶色墨鏡之後,白七少露出一雙水汪汪的鹿眼,看上去像個少不更事的少年。

「我剛在網上和一群網友聊得正歡,就發現了你的一張照片,正要動手,發現照片沒了,你乾的?」

「嗯。」南頌喝了口水,神情有些疲憊,「指望着你,我早就被人肉了。」

白七少當即叫起來,「你個小沒良心的,以前的信息不是小哥我給你處理的啊,不然你早就被人肉幾億回了,你以為喻晉文能這麼輕易放過你?」

說到喻晉文,南頌的臉色沉了沉,「有事說事,沒事請你圓潤地走開。」

「嘿,瞧把你厲害的……行,說正事。」

白七道:「我今天上午氣不過,把你那個情敵卓小三挖了個底朝天,還真叫我挖出不少料來,你前夫哥被騙的有點慘哦,我都要開始同情他了。」

他壞笑着,手指在鍵盤上敲了兩下,「我發給你了,你慢慢看。在網上浪了一上午,累死哥哥了,我先睡會兒去。」

伸個懶腰,他就下線了。

南頌把他發過來的資料打開,小哥是頂級黑客,與她的水平不相上下,資料密密麻麻幾十頁,記錄了卓萱整個生平,幾乎整個人都裸露在她面前。

她一目十行地看過去,眉頭緊蹙,因為上面不光記載了卓萱和喻晉文的過去,還記載了她在國外那幾年的生活經歷,連醫院的病歷都附在上面。

花體一般的英文字,旁人或許看不懂,卻難不住她,幾個醫學專業名詞讓她秀眉瞬間鎖死。

這個卓萱,不光是個嬌滴滴的白蓮花,敢情還是個女騙子。

哪怕在民風開放的米國,都得被稱作:whore。

她陰沉着一張臉,眼底結滿數九寒天的冰封,剛剛還吵吵着要去睡覺的白七突然又出現在屏幕上,「看完了嗎?有沒有被噁心到?」

他嘖嘖一聲,「就為這麼個髒東西,喻晉文就要跟你離婚,我就說他腦袋被門夾了嘛。怎麼樣,要不要小哥我戳穿卓萱的真面目,幫你報仇啊?」

《離婚後女主馬甲掉一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