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龍飛九天日
龍飛九天日 連載中

龍飛九天日

來源:google 作者:朗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穆無涯 羿凌風

為了找到陷害父母的仇人,他努力修習武道未曾想,生活在某方面收走了什麼,就會在另一方面補償什麼且看少年如何攪動天地,立派成聖!展開

《龍飛九天日》章節試讀:

羿凌風現在修鍊的武技武道是他父親傳下來的,但是因為家中突變,羿凌風在一夜之間只剩下了他和一本已經有點模糊的秘籍。這個秘籍還是他搶救過來的,不然他連最後的一點念想都沒有了。

而自己則是因為父親的朋友所以才能夠順利的進入武院進行修鍊,但很不走運的是,父親的這個朋友在不久以後就調往別處去進行任務了。

不過還好,因為這一層關係,羿凌風在武院的生活也算是很瀟洒自由。

但是有一個缺點就是,能夠指導羿凌風武技的導師就很少了,大部分都是需要羿凌風自己一個人進行探索。這也幸虧羿凌風天賦異稟,不然現在他可能還在苦苦摸索中,哪裡還能夠在武院大比中得到如此多的光彩?

雖然羿凌風也不是很在意別人對於他的點評就是了。

這個缺憾,現在就被這個不知名的老頭給補上了,羿凌風的心裏哪能不震動?

「您究竟是誰?」在內心極大的觸動下,羿凌風沒有留神就把這個想法給說出來了。

「呵呵,我嗎,你暫時叫我閣老就是了。」閣老的笑容有一些高深莫測。

「閣老,以後您以後有用到晚輩的地方,您儘管開口,晚輩在所不辭!」羿凌風神情嚴肅。

「噯,用不到這麼嚴肅。我只是看你頗有些底子,生了一些愛才之心罷了。」

閣老不甚在意的擺擺手,隨後拿起放在桌上的雲花雨露的瓶子向羿凌風的方向搖了搖:「你以後多帶這個來就是了!當然如果有些下酒菜就更加好咯!」

羿凌風雖然不是很喜歡在人前說話,但他不是傻,如此明顯的意思,如果他再不懂就不應該了。

「閣老不嫌棄晚輩叨擾就好。」就算羿凌風極力的控制情緒,也有几絲隨着聲音而暴露出來。

「呵呵,這一次的軍刀。我就先替你做着,你這段時間就好好琢磨,第二種武器應該是什麼。」

閣老說完,就喝了一口酒:「好啦。這酒也喝完了,話也說過了,你快點回去吧。」

「那晚輩不打擾閣老休息了。」羿凌風自從聽到閣老的話,就忍不住想要把他所有會的武技都打上一遍,好用來找尋,他需要的第二種武器是什麼。

現在大比才剛剛出了名次,有一段休整時期,正好合適羿凌風研究他的武器。

*

「小子,你的軍刀做好了,你看看吧。」閣老悠閑地坐在太師椅上,一邊吃着羿凌風帶來的烤雲湖鴨一邊喝着朝夕露。

羿凌風自從踏進這個小樓,就看見了放在大堂**的雪白軍刀。

「錚——」

當羿凌風拿起它的時候,這把軍刀還發出了興奮的錚鳴。

羿凌風一手持刀一手輕撫刀身,眼中儘是震驚。

「閣老!這把刀……」

「嗯?」閣老仍舊是那副懶洋洋的樣子,似乎是對羿凌風的情緒起伏並不是很在意。

「這把刀……真是太好了。」羿凌風的語氣還透着不真實感,這是他擁有的第一把真正屬於自己的武器,還是用了元黑鐵鍛成的。

「哼!」

閣老在聽到羿凌風停頓了這麼久之後,就只是說出了這麼一句話,哼了一聲,像是嫌棄羿凌風這麼沒有見過世面的樣子。

「前輩的大恩,晚輩沒齒難忘。」

羿凌風把刀小心的掛在腰上,雙手作揖,嚴肅認真的行了一個大禮。

「行了行了。」閣老的手指就對着羿凌風這麼輕輕一抬,羿凌風想要再繼續彎下去的腰就停頓在了這裡,——一個普通的晚輩對長輩的禮儀。

「不就是一把刀嗎。」閣老頓了頓,覺得好像還漏了什麼:「哦,還有你的武技。這些都不是什麼大事。都是你自己的天賦不錯。」

羿凌風聽到閣老這麼說,也就不再拘禮了。

看過了刀之後,就是試刀。

「阿虎。」閣老的聲音不大,但是羿凌風就莫名覺得這一聲好像傳了很遠。

「吼!」

沒待羿凌風多想,就有一隻金雲紋吊睛虎從林子里躥了出來。

這隻老虎在看到羿凌風的時候,瞬間就擺出了攻擊的姿勢,羿凌風也部落下風,立馬抽刀以戰鬥姿態迎接這隻老虎。

「阿虎過來。」

閣老沒有對他們這一人一虎劍拔弩張的

的局面說什麼,只是平平淡淡的,用彷彿叫一隻家養狗的語氣叫那隻老虎到他的身邊去。

這隻老虎像是通人性一般,用那雙黃橙橙的眼睛看了看羿凌風,又看了看閣老,像是確定了沒有危險之後,就轉身向閣老走去了。

羿凌風冷不丁的看到一隻老虎向他跑來,也有一點被嚇到。他沒有想到閣老隨隨便便這麼說一聲,都不能稱為是「呼喚」,就有一頭老虎躥來。

而且還是金雲紋吊睛虎!

這種老虎兇猛好鬥,一旦發現有對手踏入它的領域,就會和對方不死不休。

沒有想到這個神秘的閣老居然養了一頭,而且還是養在武院的後山裡?!

羿凌風自問自己平時也是後山的常客了,那些隱匿的、還沒有很多學生踏足的地方,他能說他都去過。

但是從來沒有發現後山裡居然還生活着一隻強大的金雲紋吊睛虎,別說是見到老虎真身了,就連生活痕迹都沒有看到!

看來這個神秘的閣老,除了見多識廣武道造詣高深外,應該還是武院甚至是整個鴻彌學院的大人物。

自己這是走了什麼運?

就在羿凌風有些呆愣的想着自己走運的時候,閣老領着他那隻吊睛虎過來了。

「小子,你就用阿虎來陪你試刀吧,雖然它不是人型,但是異曲同工,也沒有差多少。」

「這……」聽到閣老這麼說,羿凌風有一些猶豫,他知道自己的斤兩,也知道這把軍刀實在不是凡品。

就這麼直接與吊睛虎比試,會不會失手搶了它?

閣老和吊睛虎在羿凌風說話的時候就一直看着他,現在羿凌風的內心想法,哪裡逃得過閣老的眼睛。

「呵,小子,放心,阿虎有分寸,不會傷害你的。」但他就是要故意逗一逗羿凌風。

「哎,前輩,我不是……」羿凌風有一點無奈。他擔心的難道是這個嗎?!

「吼!」

就在羿凌風想要說什麼的時候,一直在一旁安安靜靜的吊睛虎突然叫了一聲,而且非常奇異的是,羿凌風居然隱隱覺得這老虎實在附和閣老的話。

羿凌風笑了笑,自己什麼時候無師自通了獸語了?還是說這隻老虎是要成妖了?

居然能讓自己懂他說的話。

「既然如此,那晚輩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羿凌風朝阿虎拱了拱手:「阿虎兄,若是在下有冒犯的地方就請見諒了!」

「吼——!」

阿虎的一聲吼叫可是比剛才所有的叫聲都要有氣勢,像是羿凌風三番兩次覺得他會傷到自己的猜想,有一些激怒了老虎。

閣老的這座小樓並沒有修院子,只有它孤零零的一棟矗立在後山森林裏。

所以只要他們想,那麼這裡到處都可以是比試的地方。

不過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阿虎選擇了在樹木較多的一邊森林,這有一點不利於羿凌風,但是因為地形加大了難度,則更能測試出羿凌風的實力。

「吼!」

阿虎朝着羿凌風擺出了攻擊的姿勢,說明它已經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開始這一場比試。

「凌風在此感謝阿虎兄不吝賜教了!」羿凌風並沒有一開場就直接衝上去,而是抱拳拱手示意。

說完這句話之後,羿凌風的身形一閃,就閃到了阿虎的背後,在準備聚到刺向阿虎的時候,阿虎瞬間扭頭給了羿凌風一爪子。

羿凌風見狀立馬收刀遊走,偷襲不成則需要另想一招。

不過這一次阿虎並沒有等待羿凌風,而是先發制人。

只見毛髮金黃的老虎跳躍起來,同時嘴裏發出地動山搖的吼聲。

羿凌風在聽到吼聲的立馬封閉了聽力,金雲紋吊睛虎的吼聲能夠造成一定的攻擊,實力不夠的人可能會因此雙耳出血聽力被廢。

不過很顯然,阿虎還是留了一手的,羿凌風只是感到有一點頭暈並沒有其他太多的癥狀,目前最重要的還是需要應對阿虎的利爪。

金雲紋吊睛虎的爪子很是鋒利,單單是它的指甲,就是一個令人嚮往的武器。它的厲害程度完全不低於用金石鑄造出來的爪類武器。

於是有一些使用爪類武器的人也喜歡把魔獸的鋒利的指甲作為武器,越是等級厲害的魔獸,就越是受到這類人的追捧。

這一次阿虎的利爪攻擊,羿凌風躲閃不及,只能抬起軍刀抵擋一下。軍刀與金雲紋吊睛虎的利爪碰撞,竟然發出了刀劍碰撞的聲音,在攻擊迅猛的時候居然還有火花跳躍。

這是羿凌風第一次與金雲紋吊睛虎打鬥,他以前只是在書上看到過金雲紋吊睛虎的厲害,沒有想到他實際上對上金雲紋吊睛虎的時候居然能打的如此膠着,而且這還是在阿虎沒有傷害他的意圖的情況下!

羿凌風越打越心驚,看來閣老的身份肯定要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厲害一些。

雖然羿凌風心裏在震驚,但是手上的動作並沒有停下來。

他故意賣了一個破綻給阿虎,換到了跳到阿虎背上的時機。

《龍飛九天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