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龍門狂兵
龍門狂兵 連載中

龍門狂兵

來源:google 作者:神無蹤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紫涵 都市小說 陳生

三年前,因一場變故,戰友慘死,陳八荒復仇,怒殺海外一族,自囚入獄,卻偶得神醫傳承三年後、戰神出獄,撫養戰友妹妹、又做校花的未婚夫,當了上門女婿別人家的女婿窩囊隱忍,陳八荒卻囂張無敵陳八荒懷抱佳人,手握香酒:「隱藏身份什麼的是不可能的,這輩子也不會隱藏,除非……你給我一壺酒」展開

《龍門狂兵》章節試讀:

牢房的大門打開。

監獄長從門外走進,看着裏面正在大吃大喝的一道身影,無奈的嘆口氣。

裏面的人看不清容貌,穿着一身破舊的監獄服,蓬頭垢面,低着腦袋,正在吃面前的飯菜。

他的飯菜很豐盛,有魚有肉。

甚至還有一瓶茅台,一支雪茄!

豐盛程度遠超一般家庭,完全不像是監獄中的生活。

且,這裡還是關押一些重刑犯的監獄,在這裡的犯人,每一個身上都背負着至少十條人命以上。

不過,這些犯人中,只有他才能享受這等超然待遇。

「嗝。」

剛進門,監獄長就聽到他打了個酒嗝,一股酒味撲鼻而來。

「戰神,您是時候該離開這裡了。」更離奇的是,監獄長竟然叫他戰神,神態極其尊敬。

吃飯的犯人並沒有理他,而是喝了一口酒,還是無法看清,他黑髮下被遮擋的容貌。

監獄長苦笑,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

三年來他已經不知是多少次說出這句話,一開始這位爺還能回復他兩句,現在乾脆無視他。

「哎……」

再度嘆口氣,當年那件事對他的傷害就真的這麼大嗎?曾經的一代軍神,被人稱作定時炸彈的存在,到如今卻故意來這監獄,停留不走。

他不走沒人敢趕他走,畢竟身份實在是太高。

雖然只有少數人知道這一點。

不過這一次監獄長卻有着八分的把握,讓這位爺離開,他呆在這裡實在是太浪費人才。

這世上沒有了他,會少很多的樂趣,哪怕監獄長也不願他就此荒廢。

「戰神。」沉默少許,監獄長說道,「張凡的妹妹,我們找到了。」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那正在不疾不徐,吃飯喝酒的身影卻驟然停下。

「真的?」

沙啞的兩個字從身前之人的喉嚨發出,聲音很蒼老,生疏。

而後,他終於抬起頭,露出容貌。

面容清瘦,卻稜角分明,猶如刀削,雙眸凌厲。

這,竟是一個只有二十齣頭的年輕人。

誰也不會想到這麼年輕的一個人,四十餘歲的監獄長,會稱他為爺。

「自然是真的,戰神,您不想回去看看嗎?」監獄長說道,「因為那件事,您已經在這三年,當年海外那些人雖然已被您屠族,可你應該清楚,真正背後的主使人就在華夏。」

說到這,監獄長忽然停下,話音一轉:「戰神,抱歉,我不該提那件事。」

他差點忘記那件事是這位爺的禁忌,三年前他第一次提及,這地方險些被這位爺拆掉。

打傷一百多個此處的護衛,他才消停,當時的景象,歷歷在目。

但,他驚訝的發現,這一次,陳八荒居然沒有發飆,表現得很平靜,沒有任何異常。

「無所謂,都已經過去了,那些事,我已經忘記。」

「去把我的東西拿來吧,三年了,是時候該離開這裡了。」青年道。

他叫陳生,字八荒。

人稱陳八荒,或荒爺。

以前,監獄長也稱其為荒爺,但、在這監獄之中,他畢竟身份特殊,只能用另一個稱呼,

曾如雷貫耳的稱呼,

戰神!!!

這個年代,有名還有字的人很少,陳生就是那一小部分人。

對於荒爺的表現,監獄長顯得有些奇怪,不過奇怪之餘更多的是興奮,荒爺終於要離開這裡,他很期待王爺出去之後外面會出現怎樣翻天覆地的事。

監獄長連聲稱是,而後轉身去幫陳生取東西。

「要走了?」

這時,陳生隔壁,一名靠着牆假寐的囚犯睜開眼。

這是一個老者,長得奇醜無比,五官近乎是扭曲的,上面還有燒傷,頭髮已經到肩膀的位置擰成一團,也不知多久沒有洗漱過。

他和陳生故意來這裡不同,這位是真正的囚犯。

也是陳生在這監獄中為數不多的朋友。

「對。」陳生道,「我兄弟當初為我的事而死,既然他還有一個妹妹,無論如何我要替他將其照顧好。」

「好呀,出去好,你還年輕,外面的花花世界更適合你。」老者聲音拉得老長,如同古代人說話,蘊含著一種韻味。

「丑爺。」陳生說道,「這三年來多謝你,否則我已經是一個廢人。」

如果監獄長在這裡,一定會驚訝,荒爺竟然叫這老者『爺』。

「你給我好酒好肉,我幫你治傷,這有什麼,公平交易,不必言謝。」丑爺道,「何況,你是這裡唯一有希望出去的人,只有你,才能把我畢生鑽研的醫術傳承下去。」

「老夫還有三天就要死了,能親眼見到你離開,也算死而無憾。」

陳生默然,一時不知該說什麼,丑爺固然對他有恩,但有些事既然做了,就要付出代價。

當年丑爺為了鑽研醫術,用嬰兒,流浪漢以及青春年少的少男少女,作為試藥對象,死在他手裡的人有多少,恐怕就連他自己也記不清。

此人一生為醫術,堪稱瘋魔,他的臉也是試藥造成的。

如果陳生幫他,就無法為失去的人交代,唯一能做的不過是讓這邊的人留它一個全屍,找好埋骨地,逢年過節祭拜一番。

更重要的是,丑爺一心求死,就算陳生幫忙,他也不會走。

「丑爺,告辭。」

對丑爺深深的鞠躬以作告別,與此同時,監獄長拿着陳生的東西來到這裡,請他離開。

既然決定要走,自然沒什麼好留戀,頭也不回的踏步離去。

「小傢伙,有些問題,你切莫像我,逃避一生,否則到死,也無法面對。」

身後傳來丑爺的聲音,陳生頓了頓,沒回頭,繼續前行。

秦城監獄大門打開,陽光透射進陰暗的角落,陳生下意識的眯了眯眼,好半晌才適應。

「戰神,別回頭,這是您的東西,拿着。」把一個書包遞給陳生,監獄長道,「回頭,不吉利。」

「呵……」嘴角揚起一絲懶散的,玩世不恭的笑容。

看了看包里的東西。

一柄匕首,一部手機,一點零錢,一張身份證,一樣不少。

甚至,還多出一小壇他最愛的燒刀子。

三年來,陳生的心性早已大變,如今不再是當年那個鋒芒畢露的,頭角崢嶸的小夥子。

同樣,也不講究那麼多,坦然回頭:

「老邢,多謝你的酒,我這一走,你也要調任了吧,這些年為了照看我,故意調到此處,也是委屈你了。」陳生笑道。

「哪裡。」邢宗台笑道,「你是老首長最愛的兵,他老人家如今去世了,我當然應該照看您,我手機號已經存在書包的手機里,有什麼事可以找我。」

「好。」

陳生道。

「戰神,有個問題想問您。」邢宗台小心翼翼的問道,「三年前的事,您真的已經釋懷了嗎?」

「你說呢?」

陳生反問,揚起一個笑容,不等邢宗台回答,便是留下一道背影,徐徐而去,斜陽下、影子拉得很長很長,

今日起,

猛虎出籠,

這世上,會出現何等變化?

邢宗台眺望着陳八荒的背影,做出一個標準的軍禮,送別這枚定時炸彈!

《龍門狂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