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明昭時九爺是這部小說叫什麼
明昭時九爺是這部小說叫什麼 連載中

明昭時九爺是這部小說叫什麼

來源:外網 作者:帝少追緝夫人她馬甲又炸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帝少追緝夫人她馬甲又炸了 都市言情

聽說時家有位躁鬱症殘疾少主,誰都不敢惹。聽說時九爺有位平民夫人,鄉下長大,幹啥啥不行,乾飯第一名。後來……「夫人把別墅炸了。」「夫人把時家系統黑了,損失上百億。」時九爺穿着浴袍眼神深邃:「夫人,當心傷了胎氣。」一個個馬甲噼里啪啦的掉,銀行卡數字飛速的跳,頭條瘋狂的上。此時眾人才發覺,那個乖張跋扈不學無術的少女,竟是真馬甲大佬!展開

《明昭時九爺是這部小說叫什麼》章節試讀:

木予知道,時九爺即便是坐在輪椅上,也擁有着極其可怕的戰鬥力。
這女孩看起來很稚嫩,細胳膊細腿,想必時九爺一隻手就能折斷她的腰。但那枚刀片,也不能小覷。
這個時間點被送來的,好像是明家的二小姐,明以晴?
可他調查過明以晴,她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是錦大附中的校花也是各大賽事的常勝將軍,但她體育分數很低,從未有過任何資料顯示她會功夫!
一時間,空氣安靜下來。
明昭也不急,只眸子里含着笑,等待他的決定。
終於,時九爺鬆開了她。
明昭順勢從他身上跳下來,目光還順便掃了眼他的雙腿中間。
時九爺朝後揚了揚手。
木予便趕緊將室內的燈打開。
白色的燈光將這個空空蕩蕩毫無人氣的房間,照得愈發的冷。
她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抬起眼來。
四目相對,明昭感覺有些意外。
不是意外別的,是意外眼前這個男人,那張禍國殃民的臉!
若說記憶里有誰的容貌能與他相提並論,恐怕就只有她的……師傅了。
想到此,她的眸光閃過暗色。
明昭收起思緒左右瞧了瞧,睏倦的她找了個椅子,大剌剌地坐下。
她仿若無骨般靠在椅子上,單手支着腦袋,「你這麼好看,幹嘛裝神弄鬼的?」
尋常女孩被他那一路機關折騰,上來就又被這樣嚇唬,恐怕早就哭了,還怎麼伺候他高興?
輪椅上的男子皮膚極其白皙,鼻樑高挺,睫毛分外濃密修長。即便是坐着,也能看出來將近有一米九的身高。他穿着一身黑色,額前的碎發略顯凌亂地落在眉間,雙腿上蓋着一條柔軟的毛毯。
他骨節分明的五指,微微收緊。
木予很想說,能到這裡看到時九爺真容的,到目前為止還真就她這一個。
時九爺很厭惡碰觸女人,可剛剛……
「九爺,是錦城明家,明二小姐,明以晴。」木予介紹道。
明昭翹起二郎腿,「錯,我是明昭。」
木予一愣,趕緊拿出平板開始瘋狂搜索,然後遞給時九爺看。
明家大小姐,明昭。兒時學習成績差、膽小怕事,後來由奶娘帶去洛鄉撫養長大,性格叛逆乖張,不學無術,打架鬧事……
時九爺沒仔細看,因為資料里大多是在說明昭如何如何進了警局,又如何如何欺負同學……整個就一女牛盲的形象。
「我們的資料上是明以晴,怎麼會換成了你?」木予皺眉,心想,這別墅內外是該整頓一下了。
居然連送錯了人都沒人發現。
明昭像是毫不在意,隨意道:「這你該去問他們。」
木予默然兩秒,又忍不住開口問:「那下面的機關,你是怎麼闖進來的?」
「我運氣有點好。」明昭眨眨眼,表情很正經。
木予知道,她肯定沒說實話。
但明昭一副滑不留手的樣子,問肯定是問不出來的。
這麼長時間了,還沒有第二個人敢用這種口氣和姿態,面對九爺!
這深淵別墅最嚇人的,其實不是那些接連不斷,一個比一個厲害的機關和陷阱。
而是眼前這位喜怒無常的躁鬱症殘疾少主――時九爺!
「過來。」重低音的磁性嗓音,在昏暗的燈光下,像極了死神的召喚,又帶了幾分冷冷的諷刺,「不管如何,你來了深淵別墅,便要讓我高興。」
那張俊美如鑄的臉上透着生人勿近的冰冷氣場,深邃的眸子里滿是躁鬱之色。即便是再美好的五官,也蓋不住他修羅般的黑暗。
木予趕忙偷偷退出房間。
偌大的昏暗空間里,一時間只剩下了他和她。
「讓你高興?那其他人成功了么?」
「沒有。」他的聲音毫無情感,就連語調里,都透着幽冷的陰鬱。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讓他高興起來。
空氣中,是凝神靜氣的熏香,再往裡是一張看着就很舒服的大床。
「那我為什麼非得成功?」明昭反問,杏眸里染着些戲謔和懶散。
她一邊說,一邊不經意地往周邊看了一圈,唇角略顯懶散地揚了揚。
屋裡有監控,看來,此處根本不是這個男人真正的卧房。
時九爺聽到她的話,不知該如何回答,只是臉色更難看了。
一億,她不稀罕?
爺爺的命令,她不重視?
還是說,就連這一步的表現,也是爺爺找人設計訓練好的劇本?
為的,就是引起他的注意!
明昭見他不說話,忽然朝着床的方向邁步走去。
也是她邁步的一瞬間,房間里的空氣驀然冷了幾分。輪椅上的俊美男人,薄唇間隱隱扯出一抹輕嘲。
看到這樣的場景,大多數女人都會想歪。
為了活命,或者為了家族的榮耀,為了數不盡的金錢,不少女人狼狽不堪地到達此處,都還要忍辱負重準備伺候他這個殘廢。
她們好像覺得,只有自己的身體才是籌碼。
多麼可笑。
他閉上眼睛,手指摸着輪椅把手上的一個小凸起,隨時準備按下去。
然而,一分鐘後。
明昭的腳步聲自身後傳來,停留在三米開外,緊接着,是書頁翻動的聲響。
「在很久很久以前……」
女孩的聲線很舒服,語調沒有太大的起伏,語速緩緩的,每一個字都不緊不慢。明明並不是多溫柔的語氣,卻出奇的悅耳。
男人的視線在黑暗中睜開,瞳孔里浮現一抹詫異。
她……在給他講故事?
他又不是小孩子了,誰要聽這種弱智的故事?她竟以為這樣就能讓他高興?
呵!怎麼可能!?
他冷冷抿唇,剛要氣惱,卻發覺這聲音竟讓他生不起氣來。
房間內變得安靜極了,只剩下明昭念故事的嗓音,和偶爾的書頁翻動聲。
不知過去了多久……
明昭把書合上,眯眼看向輪椅上的男人。
他呼吸平穩,顯然已經睡著了。
看了眼時間。
2小時45分鐘。――堅持的真久。
只要掌握了合適的音頻波長與速度,就能迅速讓人睏倦睡去,算是一種輕催眠。以明昭的水平,一般人的意志力在她面前撐不過五分鐘,就算是她遇到過最頑強的,也不過堅持了一個半小時。
這個男人,刷新了她的記錄。
她睏倦得打了個哈欠,把書輕輕合上。

《明昭時九爺是這部小說叫什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