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南荒龍帥陳河圖全文免費閱讀
南荒龍帥陳河圖全文免費閱讀 連載中

南荒龍帥陳河圖全文免費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陳河圖唐瑩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陳河圖唐瑩

「難道真的沒有什麼辦法了?」「難道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這位病人死去?」就在眾人驚慌失措的時候。一道平靜的聲音突然響起。「我來救她。」說話的人,正是陳河圖。他穿過擁擠的人群,走進急救室。...展開

《南荒龍帥陳河圖全文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

陳河圖怔了一下。

讓他堂堂戰神,南荒統帥,做貼身助理???

這……

這未免大材小用了吧?

要是讓死在南荒的敵軍知道,他們聞風喪膽的南荒統帥,現在成為了別人的貼身助理,他們的笑容一定會很古怪吧??

想到此處,陳河圖不由暗笑了起來。

不過,他並沒有一口回絕,而是饒有興緻的說道:「我會幫你解毒的,但你說的另一個事,我再考慮考慮吧!」

倒不是他覺得這個工作不好,而是他剛回來,還有很多事需要自己去做,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時間。

姜妤也知道這種事不好勉強,而且以陳河圖的醫術,他即使剛回到雲河市,生存也是沒問題的。

想到此處,她的情緒有些低沉,不過她還是留下自己的聯繫方式之後說道,「如果你考慮清楚了,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或者來雲夢集團找我。」

「好!」陳河圖點頭,記下了姜妤的聯繫方式,同時把自己的聯繫方式也告訴了姜妤。

姜妤記下後,本來還想說什麼,但欲言又止。

搖了搖頭,她啟動了汽車。

陳河圖看着突然失去興緻的姜妤囑咐道:「對了,你一定要小心的飲食,不要再服食慢性毒藥了,否則的話,即使我醫術高超,也無力回天。」

姜妤熱切的擠着大眼睛,看着陳河圖說道:「你要真的擔心我,就答應我,做我的貼身助理。」

陳河圖,「……」

見陳河圖沉默,姜妤「哼」了一聲,伸出修長白皙的美腿,眼神攝人心魄。

「怎麼,我不夠漂亮?還是我給的錢,不夠多?」

這是在勾引自己啊!!

陳河圖心裏暗道:「好白!」

急忙挪走了目光了。

很快,姜妤又收起來動作,俏皮得意的說道:「看什麼看,光看沒用,你又吃不到。略略……」

陳河圖:「……」

調戲完陳河圖,姜妤啟動汽車後,一溜煙的離去。

從她開車的速度上,就能感受到她情緒的不穩定。

她把音樂開到了最大聲,忍不住的嘀咕道:「可惡!你竟然拒絕我!!不過,本小姐也看出來,你心痒痒的!本小姐盯上的,跑不掉,陳河圖,你願意也好,不願意也好!這個城市的王,你當定了。」

嘀咕着嘀咕着,她又想到在急救室的那一幕,俏臉一紅,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然後才專心開車。

另一邊,在姜妤離開之後,陳河圖推開了破舊的木門。

回到了家中。

看着斷壁殘垣,他心中忍不住的內疚。

「爸媽,兒子不孝,讓你們受了五年的苦。」

「不過,請你們放心,從現在開始,兒子再也不讓你們受苦了。」

沉默了一會兒,他走進了棉磚瓦搭建的廚房,給父母做了一些夜宵。

便拎着飯盒又來到了醫院。

父母在病房裡聊着天,看見兒子拎着夜宵過來,他們二老眼中泛着淚花。

「五年未見,兒子長大了,知道心疼人了。」

吃著兒子親手做的夜宵,二老心中感慨萬千。

吃過夜宵之後。

父親問道:「兒子,這些年,你去了哪裡?怎麼也不知道給爸媽來個電話。你都不知道你媽有多想你。」

母親忍不住擦了擦淚說道,「兒子已經回來了,還說這個幹啥……真是的。」

陳河圖知道自己離開五年時間對父母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心靈傷害,他急忙解釋道:「爸,媽,不是我不聯繫你們,而是兒子在域外當兵了,那裡要求嚴格,我真的沒辦法給家裡聯繫。」

聽到兒子的解釋,二老釋懷了,原來兒子是去當兵了。

當兵好啊,為國效力。

哪個男人,年少的時候沒有當兵夢呢!

感慨過後父親又問道:「你這次回來是探親還是退役?」

「退役了。」陳河圖撒了一個小謊。

其實,是五年之期已到,而他又很想念父母,這才在第一時間趕了回來。至於南荒,他依舊是那裡的統帥,只不過現在戰亂已平,他把事情交代給了手下。

父親點了點頭,然後沉默了一會兒,才又問道:「這次回來,你有什麼打算?準備做什麼工作?」

母親也在旁邊說道:「要不你去求求你們高層讓兒子去你工作的地方接班?畢竟兒子也老大不小了,現在回來,要是沒有個穩定工作,以後怎麼娶媳婦啊。」

這是母親劉桂花的心病,尤其是看到街坊鄰居的都已經有了孫子,他們二老羨慕不已。

他們也期盼着自己的兒子趕緊結婚,給他們生個大胖孫子,這樣他們也可以享享清福了。

陳河圖怎麼能不知道父母心中的想法,他急忙擺手道:「不用,我已經找到工作了。」

母親劉桂花驚訝道:「已經找到工作了?什麼工作呀?」

陳河圖說道:「雲夢集團,隨時都可以去上班。」

他這樣講,只是不想讓父母為自己的事情操心。

而陳玉堂和劉桂花,在聽到這個公司名字之後,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他們的家,就是被這個公司拆的。

他們沒有想到兒子竟然要去這裡上班。

劉桂花剛準備說出口,陳玉堂出宴打斷道:「雲夢集團不錯,在雲河市也算是一個大公司,你去了之後,要好好工作。」

陳河圖點頭道:「爸媽,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努力工作,爭取讓你們的日子越來越好。」

聽著兒子懂事的話語,老兩口欣慰的笑了。

他們一家三口聊了一個小時之後,母親執意讓陳河圖回家休息,她陪父親。

母命難違,陳河圖只能離開了醫院。

在陳河圖離開之後,劉桂花拍了陳玉堂一下說道:「就是這個雲夢集團派人拆了我們的家,還把你打傷,你為什麼不讓我告訴兒子?難道讓兒子去這種公司上班?」

陳玉堂嘆了一口氣說道:「兒子好不容易回來了,並且找到了工作,我們做父母的幫不了孩子什麼,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打擾兒子的工作,不給兒子拖後腿。」

「所以,咱家的事,忍忍算了,只要能要過來賠償款就行,就不要告訴兒子了,讓他好好工作吧。」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讓兒子找個體面的工作,然後再去唐家問問唐瑩的意思,要是她還願意嫁給兒子,那就太好了。」

陳玉堂有些期待的說著。

劉桂花點了點頭說道:「明天我抽時間去唐家問問唐瑩的意思,這些年我們已經給了她很多彩禮了……」

《南荒龍帥陳河圖全文免費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