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南頌
南頌 連載中

南頌

來源:外網 作者: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南頌乖乖巧巧當了三年賢妻,也沒能讓喻晉文愛上她,還為了個綠茶要跟她離婚。算了算了,離就離吧,姐姐不伺候了。她抹掉了所有關於自己的痕迹,從他的世界消失的乾乾淨淨,然後華麗轉身,成了他夢寐以求的合作夥伴。南頌冷眼睥睨着前夫,「想跟我合作?你哪位?」要男人有什麼用,姐要獨自美麗。後來喻晉文在追妻路上發現——黑客大佬是她;超級大廚是她;國際名醫是她;玉雕大師是她;地下車神是她……都是她!眼看追妻...展開

《南頌》章節試讀:

南雅被潑成了落湯雞,手上還握着麥。

看着端着盆的罪魁禍首,她嘴巴顫了顫,咬牙切齒,失聲嘶吼,「南頌!」

「清醒了嗎?沒醒的話我不介意再給你一盆洗腳水。」

音樂還在肆無忌憚地掀翻屋頂,南頌把手上的盆直接朝音響的方向扔過去,音響被重擊到地上,發出「砰」的一聲響,將南雅驚的一抖。

吵人的音樂聲戛然而止。

「怎麼了?怎麼了這是?」

同樣被吵起來的南寧柏穿着睡衣就從另一個客房趕了過來,看着渾身濕噠噠的南雅,知道閨女這是被欺負了,「小頌,這又是鬧什麼?」

「爸,她拿涼水潑我,冷死了……」

南雅凍的直哆嗦,傭人趕緊上前給她披上一條毯子,南雅裹了裹毯子,淚眼汪汪地看向南寧柏,「我睡不着,就是想聽會歌,姐姐這都不準。」

那副可憐兮兮的表情,好像南頌怎麼著她了似的。

「好了好了。」南寧柏慈父般地哄着女兒,「你姐姐剛回來,你讓讓她,別跟她一般見識,啊。」

南雅乖巧地點了點頭,卻依舊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樣。

南頌看着這父慈女孝的畫面,心中波瀾不起,環臂冷冷地抬了下眼皮,「演夠了嗎?」

南寧柏和南雅齊齊抬頭朝她看過去,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南頌站在門口,懶洋洋地覷着南雅,「大晚上的發羊癲瘋,我就當你是夢遊了。再有下次,我就直接把你泡冷水池子里,讓你好好清醒清醒。」

「還有,」她淡淡掃一眼父女倆,「既然住在我家,就要守我的規矩。我眠淺,晚上聽不得聲,要是忍不住、受不了,就給我滾出去。」

撂下話,她懶得理他們精彩紛呈的表情,轉身離開。

”爸,你看她…… ”

南雅撇着嘴,指着南頌離去的背影,特別想上前揪住她的頭髮跟她打一架,被南寧柏摁住了,「好了好了乖女兒,不氣不氣……」

把傭人都攆出去,關上門,南雅一邊用毛巾擦着頭髮一邊罵罵咧咧,憤憤地跟南寧柏說,「爸,我們就任由南頌這麼欺負我們不成?」

南寧柏板著臉,面色也不好看,他到現在還在心疼那個被南頌摔碎的花瓶呢,幾百萬的瓶子,她說假的就是假的?

「爸,我們可是好不容易才有今時今日的身份和地位,難道要再一次回到過去嗎?」

南雅在南寧柏跟前蹲下,「您還記得我們以前是怎麼在大伯父大伯母面前卑躬屈膝的吧?我還要腆着臉去討好南頌,那種日子我再也不想過了!」

南寧柏陰眯着一雙眼睛,臉上的肥肉抖了抖,哼出一聲,「你以為我想過?可這次南頌回來的既突然又離奇,只怕來勢洶洶啊。」

「大伯父和大伯母已經死了,她都沒有靠山了,還有什麼勢可以靠?」

南雅繼續給父親獻策,「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你看她對我們的態度,她肯定是知道了什麼,回來報仇的。我們要是不把她弄死,恐怕死的就得是我們!我們要趁着她現在還羽翼未豐,先下手為強!爸,這個時候,你可千萬不能心軟!」

室內不算明亮的燈光襯的她的一張臉,儘是陰毒之色。

南寧柏摸了摸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一雙渾濁的眸色也現出幾分殺意,「放心吧,胳膊擰不過大腿,她要是想找死,也別怪我不顧叔侄情分。」

南頌靜靜地躺在床上,房間里安裝了竊聽器,父女兩個的對話被她聽得一清二楚。

她唇際揚起一抹輕蔑的冷笑,有時候她就很疑惑:這對父女倆為何如此普通,卻能這麼自信?

翌日,南雅睡到日上三竿才醒來。

在床上翻了翻身子,她摁了內線電話,懶洋洋道:「小君,去我房間幫我放洗澡水,再去院里摘點花,本小姐要泡花瓣澡。」

電話里傳來一道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女音,「堂小姐,很抱歉地通知您,小君已經被辭退了。至於花瓣澡,大小姐吩咐了,誰也不許隨意損傷院中的玫瑰花,所以您的無理要求恐怕不能實現。」

南雅翻身而起,擰眉問,「你是誰?」

「我是曾被您趕走,又重新回到玫瑰園的趙管家,很高興為您服務。」

南雅整個人都不好了,掛了內線電話繫上睡衣就往外跑。

下了樓,她發現樓上樓下有不少在清掃的傭人,卻都不是她的人,竟都是以前南家莊的傭人!

那麼她的人呢,她的人哪去了?!

最令人氣憤的是,她發現她種在院子里的牡丹花全都被人連根拔除了,換上了妖艷奪目的紅玫瑰,一簇簇開的盛氣凌人。

南雅握緊拳頭,咬牙切齒地從嘴裏擠出兩個字,「南、頌!」

《南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