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擒我願:南少寵妻不停
你擒我願:南少寵妻不停 連載中

你擒我願:南少寵妻不停

來源:google 作者:末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簡瑤 蔣佩儀

前世,簡瑤被渣男算計,迷了心竅,被繼母渣妹陷害,錯把毒蛇當親人,放着江城最帥最有權勢的極品男人不要,落了個慘死的下場重生回來,她要把握先機,虐渣男渣妹繼母,然後誓死抱緊她的大佬老公婚前,他說,簡瑤,我對女人不感興趣婚後,某人總是嫉妒出現在她身邊的每個男人,瘋狂吃醋,說好的不感興趣呢?「乖」他抱着她,聲音低啞展開

《你擒我願:南少寵妻不停》章節試讀:

她只顧着打電話,沒有反鎖門,也不知道南成霈在外面站了多久。
她跟劉響的對話,南成霈都聽了多少。
簡瑤和南成霈對視着,誰都沒先動。
至少,南成霈不動,簡瑤不敢動,南成霈的目光裡頭滿是冷意。
南成霈那股子烈勁兒,又透着似笑非笑,似乎想要把她拆了一樣。
簡瑤自認為不是膽小的人,這會兒心卻莫名跳的很快,緊繃著臉,沒有說話。
電話那頭劉響不知死活的喊着:「簡瑤,我好想你,你不要嫁給別人,那個南成霈又老又丑,還毀容了,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你不能說放棄就放棄。」
南成霈按了外放,簡瑤聽了個清清楚楚,心中不由同情劉響幾分,覺得劉響早晚是個死。
可這會兒,她更同情自己,南成霈不會放過她。
今天還是她跟南成霈定親的日子,果然,南成霈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薄唇微啟:「說完了嗎?」
「你是誰呀?
你為什麼在簡瑤的房間裡頭?」
劉響很是激動,簡瑤房間裡頭還有別的男人,這讓劉響不舒服。
南成霈半眯着眼,目光未曾從簡瑤身上離開過。
看的簡瑤頭皮發麻,不敢跟南成霈對視,只希望劉響不要亂說話。
劉響不怕死沒關係,不要害了她。
「南成霈。」
南成霈不帶溫度的聲音開口。
那邊死一樣的沉寂,簡瑤就知道,沒人不怕南成霈,南成霈在江城的手段是出了名的雷厲風行。
片刻,電話那頭傳來嘟嘟的聲音掛斷了。
簡瑤這才發現劉響是真慫又渣,前世自己怎麼瞎了眼,看上這麼個男人,還為了他逃婚,真是讓豬油蒙了心。
南成霈眼底起了笑意,滿是嘲諷:「你這男朋友就這點膽量?
眼光差勁!」
「他…」他不是我男朋友。
簡瑤還未說完,南成霈猛然湊了過來。
簡瑤幾乎是本能的倒在身後的床上,南成霈順勢壓了過去,手撐在簡瑤兩邊,禁錮簡瑤。
兩人呼吸着彼此的呼吸,很近,簡瑤甚至能夠感受到來自南成霈的溫度。
都說南成霈長得丑,其實南成霈不醜,除了臉上那道疤,哪兒哪兒都好看。
「他什麼?
他的膽子小,你的膽子倒是挺大,簡瑤,你可有本事啊?
剛剛在底下跟我談着婚事,這才多大會兒就着急上來跟你男朋友卿卿我我,把我南成霈當成傻子?」
南成霈冷着臉,微微咬牙。
這女人膽子也太大了,跟他訂婚了,還敢跟別的男人曖昧不明。
簡瑤瞧着南成霈的樣子,心裏明白南成霈有多憤怒,搞不好下一秒能掐死她。
簡瑤慌忙對着南成霈說道:「我沒有,我跟他沒有關係了,你不要誤會。」
兩世為人要是還弄不清南成霈的脾氣,她就白活一世了,南成霈,她惹不起的男人。
南成霈沉默着,沒有說話,目光直直的看着簡瑤:「我警告你簡瑤,你是我南成霈的女人,要是你再敢跟劉響來往,我廢了他的腿。」
簡瑤心裏一咯噔,巴不得南成霈廢了劉響,可也怕南成霈生氣起來,把她也廢了。
她還沒報仇呢,簡瑤緊繃著臉,不敢說話,兩人就這麼對視着。
南成霈身上帶來的壓迫感,讓簡瑤覺得呼吸急促了不少。
再下一秒,簡瑤覺得唇間一輛,南成霈低頭吻上簡瑤。
簡瑤瞪大眼睛看向南成霈,第一次是那天在醫院,南成霈不由分說闖了進來,親了她。
這次又親了她,簡瑤掙扎着,想要推開南成霈。
南成霈大手一伸,一把拉過簡瑤的手,壓過頭頂,不由加深了這個吻。
良久,南成霈鬆開簡瑤,簡瑤抬手就要打在南成霈的臉上。
南成霈一把接住,目光冰冷的看向簡瑤:「還想打我?」
這女人是第一個動手打他的,也是第一個敢再次動手打他的女人。
簡瑤滿是憤怒的看着南成霈,氣急敗壞的開口:「誰讓你親我的,南成霈,你混蛋!」
「整個江城的人都知道我南成霈不是什麼好東西。」
南成霈鬆開簡瑤不以為然的開口,「這對你只是個小小的懲罰,簡瑤,我告訴你,下次再讓我看到你跟別的男人卿卿我我,你別想好了。」
南成霈的威脅,讓簡瑤的手握了握拳,她沒敢懷疑南成霈的話。
畢竟,前世她親眼看到南成霈是怎麼斷了簡家所有的出路。
哪怕爺爺低下頭去求別人,對方也沒有絲毫妥協的意思。
簡瑤不說話,南成霈坐在一旁,順手點了根煙,咬着煙,一副痞里痞氣的模樣,挑着眉,眉角的那道疤痕顯得更猙獰了,卻不難看。
見簡瑤沉默,南成霈咬着煙開口:「我知道,你不想嫁給我,可是聯姻就是聯姻,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由不得你,簡瑤,我可以容忍你的任性,但是我不能容忍你給我帶綠帽子,明白嗎?」
簡瑤知道,這是南成霈對她的警告。
前世,她去求南成霈放過簡家的時候,南成霈說過同樣的話。
現在聽起來,卻有另一番滋味兒。
至少,她能感覺到南成霈這個人不壞,至少南成霈是光明正大的男人。
南成霈不像劉響那個渣男,當面一套,背後一套,一想到劉響,她就一陣兒的噁心。
「南成霈,我們做個交易吧?」
簡瑤抿了抿唇,對着南成霈說道。
一句話,讓南成霈先是一愣,轉而,似笑非笑的看向簡瑤:「交易?」
南成霈那副調侃兒的勁兒,似乎並不打算把簡瑤放在眼裡頭,好似簡瑤和他談判的資格都沒有。
簡瑤也知道,南成霈完全有這樣的底氣。
不管南成霈什麼態度,她都願意跟南成霈談,她不能再像前世一樣,傻乎乎的任人擺布。
這一世,她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
「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我也知道這是場聯姻,你根本看不上我,所以,我們做個交易,三年,這個婚姻維持三年,三年之後,我們離婚,這三年期間,彼此互不干涉,做戲是給長輩看,怎麼樣?
這樣對你好,對我也好,行嗎,南成霈?」
簡瑤對着南成霈說道。
她也知道這場婚姻,對南成霈來說,也不情願,能夠擺脫她,不受人干涉的婚姻。
南成霈肯定願意。
南成霈嘴角微微上揚,挑了挑眉:「籌碼呢?」

《你擒我願:南少寵妻不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