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
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 連載中

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

來源:google 作者:林上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徐瑾如 蕭疏逸

看八卦請離廣告牌遠點,徐瑾如因在路邊聽八卦,被頭上的招牌一砸砸到了另一個時空穿成個正在出生的胎兒,本來以為能快快樂樂的做個鹹魚到出嫁結果一朝事變,全家收拾鋪蓋回到村裡老家從此開啟了種田生活自帶美食天賦,並且打通隱性金手指,種田、飲食信手拈來,從此發家致富不是夢種田的路上不小心撿了位相公,以為撿來的相公是乞丐,沒想到竟大有來頭想做鹹魚的她知道後,半夜想要翻牆逃跑某人:你這輩子是逃不掉了徐瑾如:那我走還不行?展開

《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章節試讀:

晚上睡覺的時候,徐瑾如就提出了想要自己睡的提議。

顏氏也很快答應了,說明天會幫她趕製一下床單。

順便也給瑾玉趕出去,他睡覺太不老實了,老是翻來覆去的,很影響睡眠。

他已經是個大孩子,該學會獨立了!

——

第二天早上,顏氏煮好粥後就叫徐瑾如起來煮早餐。

在吃過徐瑾如炒的菜後,大家一致認同她來掌廚。

因為顏氏昨天晚上嘗試着炒了一次,居然給它炒糊了。

徐瑾如看直搖頭,告訴她有的人是學不會的。

不是徐瑾如打擊她,她娘的確是沒有那種天賦。

同樣的食材同樣的步驟,徐瑾如炒出來的就是比她做的好吃。

顏氏自己也想不明白為什麼。

徐瑾如在顏氏叫她起床前就已經醒了,但是不想起來,等到顏氏喊她的時候才不情不願的起來。

等徐瑾如洗漱完,她娘已經坐在廚房裏面了,就等着她來掌勺。

徐瑾如看下在廚房的東西,有一籃他們跟村裡買的雞蛋,籃子是那戶人家送給他們的。

本來顏氏不肯要,但是那戶人家看他們什麼東西都沒有,說不要籃子你們怎麼拿回去,思考了下,決定收下了,然後多給了幾文錢,算是籃子的錢。

於是拿了幾顆雞蛋出來,打算做一個雞蛋羹,然後再炒一個韭菜雞蛋。

雞蛋打散,然後往蛋液裏面放一點水,適量的油、再加一點鹽,然後就放進鍋裏面放火蒸差不多一刻鐘那樣。

趁着蒸雞蛋的時間,徐瑾如往菜地那裡割了一把韭菜,然後洗乾淨,切成段。

等雞蛋羹蒸好之後,就開始炒下一道了。

鍋底放油,,等油微微起泡後,將雞蛋放進鍋里翻炒至剛熟,不用炒太久不然會太老,炒好後放入空碗中。

然後大火將韭菜爆炒,將韭菜炒到短生,放入適量的鹽,然後將炒好的雞蛋倒入鍋中,翻炒幾下,即可出鍋。

由於飯搬來搬去的太麻煩了,於是徐父就把吃飯桌子搬到廚房裏面,廚房裏面還有很寬的地方,估計就是拿來放餐桌的。

「這個雞蛋羹嫩嫩、的滑滑的,好吃,以前沒有吃到過這樣的雞蛋羹。」

「還有這個韭菜炒雞蛋,綰綰你是怎麼想到這種做法的」

「怎麼你以前的時候不跟廚娘說可以這樣做。」

顏氏一發三連問,問得徐瑾如啞口無言,總不能說自己懶,湊合著吃。

而且,之前她也不是沒有跟府里的說過,但是炒出來也就那樣吧,然後就放棄了。

「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吃,就沒說,現在是死馬當活馬醫,碰巧炒出來好吃而已」

也不知道這種說辭有沒有人信,反正瑾玉是信了的,小腦袋一點一點的。

等吃飽喝足後,徐瑾如提出了想要清理菜地的想法,因為她剛才去摘韭菜的時候,被地里的草刮到額頭,仔細看能看到一道淺淺的紅色。

顏氏跟徐父都是開明的人,對於兒女提出的意見、問題都認真考慮,甚至還會給他們一些建議。

所以在徐瑾如提出問題的時候,思考片刻後,認為可行,於是就答應了,況且大家現在還沒有什麼事情做。還不如先把地開出來。

說干就干,徐父用布將手包好後,就在菜地里拔起草來。

不要問為什麼不用鋤頭,因為沒有賣,借的話現在也借不到。

看着徐父在地里幹活,徐瑾如突發奇想,要是我去幹活了,參與勞動了算不算是一種任務呢?

於是她也去找了兩塊碎布頭,將手包好後也跟着在地里拔草,因為長的時間有點長了,根扎得比較深,有點費力氣。

一直拔到中午父女倆才拔得一半,又累又熱的。

徐瑾如發誓,以後絕對不賴床了,起早一點跑一跑,鍛煉身體。

她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素質可以這麼差,明明平時也有走路,其實就是一天幾十步路,說白了就是大學生放假在家的狀態。

每天捧着手機在床上,非必要不下床,當然大學生捧的是手機,而徐瑾如捧得是書,走得最遠就是書房,其實也沒有多遠,走幾十步路的距離。

中午吃的是白粥,沒有炒菜,因為家裡的「大廚」綰綰雙手暫時下線。

徐父也累得發慌,雖說自己是個男子,但是當官後就很少做這種體力活了,於是父女倆決定休息半個時辰,等睡醒後再繼續搞。

徐瑾如用濕毛巾擦了汗後,就走去了自己的房間。

房間是之前就整理好的,在他們拔草的時候,顏氏也將被單給徐瑾如縫出來了,按徐瑾如的要求,只是簡單的綉了幾朵小雛菊。

徐瑾如躺在屬於自己一個人的床上,滾來滾去,不由得感嘆道,這床真大,一個人睡真好。

在徐瑾如閉上眼睛準備睡覺前,腦海里出現了一個淺藍色,App樣式的圖標。

徐瑾如也意識到了,這可能是她的金手指,一個以物換物的坑爹軟件。

於是她立馬點進去,進去後看到有兩個功能,一個是「我的」,一個就是物品欄。

「我的」裏面就只有她的個人信息。姓名徐瑾如、性別女,詔國,從現代xx年穿越到此,然後就剩下一個關於版本的選項,點進去發現啥也沒有。

然後在看到物品欄,發現上面有幾個已經點亮的圖標,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些菜種。

有上海青,油麥菜、豆角、油菜心四個種類的種子,旁邊標着可兌換。

徐瑾如一臉問號,不是說要做好事跟種田才可以換東西嗎?怎麼現在就可以換了?

她今天好像也沒有做什麼吧!

突然她想到了,今天上午的時候,去菜地裏面拔草了,難道幹了活就可以?

好像也不是,那她在家做飯也是幹活啊,為什麼沒有呢?

嗨,不管了,管他呢!給我就我要。

於是她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要選什麼菜種。

思考了一會後,決定兌換油麥菜的種子,要問為什麼兌換這個,那她的回答就是:「這個在四個當中她最喜歡」

徐瑾如在腦海里選好菜種後,其他三個立馬暗了下來,說明了這一次只能兌換一樣東西。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