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犬馬喬以笙陸闖
犬馬喬以笙陸闖 連載中

犬馬喬以笙陸闖

來源:外網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喬以笙陸闖 都市言情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犬馬喬以笙陸闖》章節試讀:

月色黯淡,窗外的霓虹在車子的急速行駛之下化作兩條彩色的溪流。

喬以笙又有點暈車,忍不住出聲:「慢點。」

嗓音是驚魂未定的懨懨。

陸闖瞥她一下:「確定要慢點?」

喬以笙聞言耳根不禁發燙。因為這恰恰是前天晚上在酒店客房的床上,他們的其中兩句對話。

她惱羞成怒:「我讓你車速放慢點,否則我吐你車上。」

比賽不都2:0結束了,他有必要開這麼快?而且現在已經回到市中心路段。

陸闖根本沒理她,依舊我行我素。

喬以笙頂着虛弱發白的臉,不得不自己閉上眼睛,以減弱噁心感,腦海中揮散不去不久前陸闖在即將撞上她時精準剎車的畫面。

她的膝蓋只需往前傾一毫米,就能碰到車頭。

也是她距離死亡的距離。

到現在她還處於虛浮的暈眩之中。

那之後嚇哭的人變成了另外兩位美女,因為紅黃兩輛車的車主要贏陸闖,只剩撞到人。

兩位車主是狠得下心的,可兩位美女都在車子朝她們衝去的最終關頭躲開了。而根據比賽規則,女伴如果沒膽量地躲開了,也等於開車的人輸。

喬以笙自知彼時她沒躲開不是因為有膽量,只是被恐懼支配了身體,完全無法反應。

「哭了?」

熟悉的輕嘲入耳。

喬以笙往自己這一側的車窗偏頭,躲避陸闖的視線,深深吸一口氣,將眼睛裏的水汽強行憋回去,才睜開眼。

車子停在路邊,是她公寓樓下的街道。

喬以笙二話不說解掉身上的安全帶,拎起自己的包就要推開車門。

陸闖捉住她的手腕拽她回椅座,朝他那一側的車窗外面輕輕點了點下巴。

喬以笙望過去,看見了不遠處的鄭洋。

她連忙低矮身體,翻出包里的手機,發現鄭洋原來打過好幾通電話。

陸闖忽然揉了揉她的頭髮,好似很憐惜她:「女人哭我可受不了。既然你有乖乖聽話幫我贏了比賽,我就給你點補償。」 –

湖藍色的布加迪威龍過分醒目,它剛一開來,鄭洋就注意到了。

而它停在路邊不久,車身以某種頻率顫動,鄭洋更是多瞧了兩眼,心知肚明車裡的人正在幹什麼。

喬以笙所住的單元黑燈瞎火,人應該還沒回來,但手機始終無人接聽,鄭洋很難不擔心。

又嘗試撥了兩通,仍舊無果,鄭洋準備到留白建築事務所看看她是不是在加班。

這時,布加迪威龍駕駛座的車窗敞開一半,路燈照出車主半明半暗的臉。

「闖子?」鄭洋意外,上前和他打招呼,「原來是你的車。新買的啊?」

走近便見陸闖身上還坐着個女人,牢牢圈住陸闖的脖子,臉埋於陸闖的頸側,蓋着陸闖寬大的外套。

車內沒開燈,光線昏暗之下遮得挺嚴實,僅露着後頸的一小片雪白皮膚,貼着枚創可貼。

但鄭洋還是有點尷尬:「算了,你先忙。」

陸闖反倒沒事人似的與他聊起來:「你怎麼在這裡?」

「找以笙。」鄭洋往居民樓指了指,「她住上面。」

「這麼巧啊。」陸闖拖長的尾音顯得饒有意味。

鄭洋反問:「你怎麼也在這裡?」

「不夠明顯嗎?」陸闖動了動,懷裡女人的身體跟着顫了顫,似有若無傳出曖媚的低響。

鄭洋沒有旁觀人辦事的癖好,失笑道:「你繼續,我要去以笙的工作單位。」

陸闖又喊住他:「你和許哲打算一直這樣下去?」

鄭洋的身形一頓,而後以滿臉不明所以的神色狐疑:「我和阿哲怎麼了?」

陸闖漠然的黑眸比往常愈發沉冷:「沒什麼。祝你和喬以笙百年好合,永結同心。」

鄭洋笑笑:「會的。我和你們嫂子感情很好。你也知道當年我有多麼不容易才追到她,一輩子對她好,是我的承諾。」

陸闖的瞳仁深處浮一絲嘲諷,關上車窗。

懷裡的女人不比方才抗拒,反而主動親吻他的耳朵。

「……」

鄭洋驅車離開,從布加迪威龍旁邊經過,看到車身動得比先前厲害,一隻女人的細白小巧的手掌按在因水霧蒸騰而模糊的玻璃上。

眼前莫名閃過剛剛那女人的輪廓,鄭洋後知後察地感覺有點熟悉。 –

汗黏在身上很難受。

車內糜迷的氣味也不好聞。

喬以笙做完就穿衣服,想回家洗澡。

陸闖反倒有意見:「急着去投胎?」

喬以笙側眸覷一眼他抽着事後煙的饜足模樣:「你這不是套子都有現成的,不夠的話,可以去趕你的下一場。」

裊裊的煙霧後,車內幽暗的光線與陸闖英挺的五官融合,投落陰翳的影子:「現在嫌我臟,是不是太遲了?」

《犬馬喬以笙陸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