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仙俠修真›容少新妻野又撩小說
容少新妻野又撩小說 連載中

容少新妻野又撩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南梔容忱言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南梔容忱言

南梔做的過大膽的事情,就是有眼不識大佬,不僅把大佬一紙契約拴在身邊,還奴役他…… 婚後。 「容忱言,這採訪上的男人,是你?」 看着手機屏幕上,和身邊男人九分相似的男人,南梔瞬間震驚。 容……容家? 帝國容家? MMP,她幾百年沒發揮過的錦鯉屬性,這次居然一挑就挑了個帝國首富!!! 上到八十歲老太太,下到三歲小女娃娃,哪個不想嫁? 嗚嗚嗚……她不想啊! 在南家見慣了勾心鬥角,她就想找個普普通通的男人嫁了,現在退貨,還來得及不? 容忱言指了指高聳的小腹:「你看你肚子里的娃,答不答應。」展開

《容少新妻野又撩小說》章節試讀:

靜蘭路120號,南梔的車剛停下,就看到早上剛分開的男人,拖着一個黑色的行李箱,站在她家門口。

一下車,男人就走了過來,非常自然的接過她的包包,「看到我,很驚訝?」

「不是讓你明天早上來這兒嗎?你現在過來幹嘛?」

南梔狐疑的看向男人手中的行李箱,「就這麼點行李?」

「嗯,之前是租的房子,東西都是房東的。」

「手伸過來。」

將容忱言的指紋錄入之後,門開了,南梔指了指二樓左手邊的一個客房。

「你以後睡那……」

「你的房間呢?」容忱言低頭盯着南梔的眼睛,突然問道。

「啊?」南梔愣了愣,眼神有一瞬間飄忽,耳尖泛紅,壓下心頭的一絲悸動,冷聲道,「你問我房間幹嘛?哼,明天先去醫院檢查身體,就算身體沒問題,你也別搞錯了,我是甲方,一切都由我說了算!」

南梔杏眸瞪了他一眼,丟下男人,兀自回到房間,直接躲進了洗手間。

昨晚因為尷尬,就沒好意思在瀾庭的包間洗澡,現在她就想舒舒服服的泡個澡,睡一覺。

躺在浴缸,南梔有些昏昏欲睡,只是剛一閉上眼睛,就浮現出容忱言那張禍國殃民的臉,以及昨晚見證過的完美身材!

南梔臉頓時紅了,將整個身子沒入水中。

她一定是剛才看了顧北陌和南鳶的小視頻,所以現在才會這麼奇怪的!

一定是這樣!

「咔噠――」

沈湘開門進來,一邊在玄關換鞋,一邊說:「梔梔?你早上回青山居,你奶奶和二叔沒欺負你吧?還有,昨晚……」

一轉頭,沈湘頓時愣住,嘴巴微張,看着樓梯口,穿着居家服和一雙粉色女士拖鞋的男人。

「小舅……」

「她在樓上,從現在開始,別叫我小舅舅,她還不知道。」

容忱言沉聲打斷了她的話。

「額……昨天晚上在瀾庭的,真的是您?」

沈湘昨晚做了一夜的思想鬥爭,最後覺得她那個不苟言笑,一本正經,不近女色的小舅舅,大概是這輩子都不會出現在瀾庭那種地方的,更不可能輕易的被一個女孩子勾到床上。

就算那個人是南梔梔那個小妖精,也不大可能。

結果,第二天他倆就同居了?

這什麼速度?

要是她不來梔梔家,等過段時間,是不是她就要叫閨蜜小舅媽了?

容忱言微微頷首,餘光危險的掃了一眼沈湘,「是你帶她去瀾庭的?」

「咳咳咳――小、小舅舅,我不敢了,我保證,以後不會帶梔梔去那種地方了,你別告訴我媽。我現在就回家!」

沈湘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眼前這個小舅舅,還有就是她媽咪。要是讓媽咪知道她昨晚大半夜還在瀾庭喝酒瀟洒,估計能拉着她念叨幾個小時。

一出南梔的家門,沈湘想了想,還是給南梔發了一條短訊:梔梔,你昨天落在我那兒的外套,我給你放客廳了,媽咪突然找我,我先回去了。

南梔梔:好的。

傍晚,南梔拿着兩份協議,從書房出來,遞給男人,「這是協議,你看一下,要是沒什麼問題,就直接簽字吧。」

「協議?」容忱言接過來,隨意的掃了幾眼,指着其中一條,遲疑了幾秒,「這裡是什麼意思?」

南梔順着容忱言的指尖看過去,解釋了一句:「一年合約,如果在此期間,我懷孕了,那你的任務算提前完成,錢一分不會少給你,甚至可以給你一點獎勵。」

「我的意思是,你說的契約結婚,就是為了要個孩子?如果有孩子了,我就可以隨時離開?」

容忱言的臉色不是很好。

南梔對他這種可有可無的態度,讓他覺得十分挫敗,但他也清楚,要想讓她對自己徹底放心,還得慢慢來。

「嗯,不然呢?反正一年後也要走,早一點晚一點,沒什麼區別,還有一點,孩子只是我的,和你沒有任何關係。」

如果不是為了爺爺,她原本是不打算要孩子的。

有了孩子之後,她和這個男人就不單單是契約結婚這麼簡單了,但,南家需要一個繼承人。很顯然,南晨光那一家子,並不被她認可。

「和我無關?」

南梔抬眸看向男人,眉心微蹙,道:「如果你不同意這一點,你現在就可以離開。」

她不喜歡麻煩,如果一年之後,這個男人糾纏不清,那還不如從現在就不要給他糾纏的機會。

容忱言沉默不語,正色看她。

最後還是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從南梔的眼神中,他知道,如果他不簽這個名字,她還會去瀾庭那種地方找個男人,隨隨便便把自己嫁出去!

一想到她未來身邊可能是別的男人,容忱言的臉上彷彿布滿了寒霜。

南梔將協議一式兩份,一份交給容忱言,一份則放進了書房的保險箱。

橘黃色的夕陽稀稀洒洒的透過窗帘縫隙落在地板上。

南梔剛從書房出來,就被男人擋住了去路,他身上帶着一股淡淡的木質香,很好聞的味道。

「你站在這兒幹嘛?」

「這附近沒有超市,我看廚房的冰箱什麼食材都沒有,我沒車,陪我去一趟。」

南梔低頭就看到了男人腳上明顯過小的女士拖鞋,輕笑一聲,「嗯,順便買點你的生活用品吧。」

半個小時後,南梔將車停到停車場,一前一後走近生活超市,不一會兒,推車裡就裝滿了南梔丟進的各種垃圾食品。

「我看你廚房柜子里全是零食,你平時在家不做飯,光吃這些東西?」

容忱言說話的態度,彷彿再教育一個不懂事的孩子。

「嗯。」

一邊點頭,一邊又挑了一種新口味的泡麵,丟進推車。

小時候剛出國那會兒,爺爺讓人找了一個阿姨專門照顧她的起居,可在這個阿姨所謂的精心照顧下,她差一點點就死了,五歲的她,洗了兩次胃,才活了下來。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她就再也沒找過家政了。

她自己又不會做飯,也不敢吃別人給她做的飯,所以從小不是吃速食,就是吃外賣,這麼多年,早就習慣了。

《容少新妻野又撩小說》章節目錄:

上一本>>《心若煙火知乎》
  • 下一篇:暫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