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上古魂尊
上古魂尊 連載中

上古魂尊

來源:google 作者:歐陽羽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歐陽羽 武俠修真 玉心瑩

園藝修真,與眾不同一個少年,偶得神秘種子,開啟了一段很不平常的修真之路展開

《上古魂尊》章節試讀:

自從學了奇門鑒丹術後,歐陽羽的工作效率立刻提高了很多,但這鑒丹術相當耗費真氣,以他那點微薄的仙種真氣,一天還鑒別不到兩三瓶,結果到最後,還是要靠鼻子來鑒別。
不過在他看來,這樣也好,十天半個月就能換到一粒丹藥,也算是不錯了。
此時,歐陽羽將一顆鑒別完的丹藥丟到小小的瓶子里後,仰頭一倒,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心想,這鑒丹的工作果然不是人乾的。
「時間差不多了,該去泡澡了。
」歐陽羽算算時辰道。
就在歐陽羽弄好了一包丹渣,準備去泡澡養種的時候,凌雪嵐卻突然從半路殺出,叫着他道:「歐陽羽,陪我去采幾株崖蘭草。
」說完,就乾脆地將歐陽羽拉走。
隨後,凌雪嵐御器帶着歐陽羽飛到一座山谷。
「這裡是哪啊?感覺好陰深。
」歐陽羽見四周十分荒涼,天空也彌補着陰雲,四周都是不毛之地,寸草不生,只是黑漆漆的烏鴉落在乾枯的木骸上,緊盯着他們,彷彿將他們視為食物一般。
「這裡是妖葬崗,據說以前我們修真者和妖魔鬼怪曾經在這裡大戰過,大戰之後,死了數以萬計的妖魔鬼怪,他們的骸骨後來就化為了我們現在所站立的泥土。
所以,這裡比其他地方妖氣重了一點,如果你有不舒服的地方,立刻告訴我。
」凌雪嵐叮囑道。
「簡師叔說,這裡是離我們萬花門最近的一處崖蘭草生長的地方,應該,就在懸崖附近。
我們去那邊看看……」凌雪嵐看看四周,然後朝一個方向指了指。
隨後,兩人便一齊走了過去,不久後,走到了一處懸崖邊上,下面是深不見底的深谷,黑霧密布。
「歐陽羽師弟,你快看看有沒有?」凌雪嵐問道。
歐陽羽戰戰兢兢地朝懸崖底下看了看,並沒有看到崖蘭草,就在他剛想起身告訴凌雪嵐的時候,突然,見到兩塊懸崖石壁的夾縫間,竟然有一株人形的植物,如果他沒看錯的話,那應該是叫做「人果」的一種罕見的奇珍,看樣子似乎有兩三半年的壽命,據說,這種人果具有延年益壽的功效,是傳說中煉製長生不老丹的必備之一,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出現。
歐陽羽心知若是能採到這個人果,煉成百階丹,說不定就能夠一下子讓他的仙種生根發芽了。
當然,他也知道直接的這種想法也是十分冒險的,因為以他仙種的修為,一般來說是根本無法承受百階丹的所蘊藏的靈氣以及精華,很有可能適得其反。
不過,對他來說也是一個機會,因此,他絕對不能錯過。
「師姐,沒有崖蘭草,不過有更好的東西,你趕快下去幫我采上來。
」歐陽羽立刻抬頭叫道。
「什麼好東西?」凌雪嵐好奇地問道。
「你先去采,上來我再告訴你。
」歐陽羽賣關道。
凌雪嵐替歐陽羽將人果采了上來,剛落到地面,交給歐陽羽,就見一隻巨大黑影也跟着飛了上去,露出廬山真面目,竟然是一隻鷹頭人身的妖怪,四肢猶如鷹爪般,面目猙獰,全身布滿黑羽,急速沖向歐陽羽。
兩人都措不及防,而拿着人果的歐陽羽,更是被妖鷹抓到了半空中,飛到了深谷的上空。
「歐陽羽師弟……」凌雪嵐見狀,立刻御空而起,想要去救歐陽羽,但那妖鷹突然爪下一松,歐陽羽立刻就往深谷中墜去。
凌雪嵐神色一變,急忙俯衝而下,想要接住歐陽羽。
只見那妖鷹似乎等得就是這個機會,沖向凌雪嵐的背後。
就在凌雪嵐抓住歐陽羽的同時,突然感到背後一陣刺痛,猝不及防之下,被其中一道黑光擊中,登時,身形不穩,連同歐陽羽一同雙雙摔入了深谷之中。
也就在這個時候,歐陽羽的身上似是紫光閃動,讓他與凌雪嵐陡然間就漂浮在了空中,稍微停頓了幾下,只感覺一股邪氣升起,冰冷柔麗的聲音哼了幾下。
撲通一聲,墜入深谷的兩人,幸運地掉入了一潭清幽的湖水中。
歐陽羽嗆了幾口水後,猛然清醒了過來。
「師姐。
」歐陽羽急忙抓住正要落入湖底的凌雪嵐,游回了湖岸上,將凌雪嵐抱起,放到一塊平坦的草地上,搖着她喊道。
此刻,凌雪嵐已經昏迷不醒,臉色慘白,呼吸若有若無。
「師姐一定傷的很重,又溺了水,現在該怎麼辦?」歐陽羽十分着急地說道。
就在此時,他突然發現凌雪嵐的小腹突然閃爍起微弱的銀色光芒,隱隱現出形狀,是一顆生了根,還未發芽的仙種。
「這就是師姐的仙種嗎?感覺有點不太對勁。
」歐陽羽仔細一看,仙種的根竟然正在萎縮,彷彿就要枯萎。
「也許這樣可以……」歐陽羽突然腦中靈光一閃,急忙抱起凌雪嵐,來到水湖不深不淺的地方,盤坐下來後,剛好沒入兩人胸口的地方。
緊接着,將那包丹渣撒到兩人的周圍。
「師姐,撐着點,我一定會讓你的仙種活過來的。
」歐陽羽雙目一凝,開始運氣全身僅有的一點點真氣,開始注入凌雪嵐體內,替她將那些丹渣的養分吸收入即將枯萎的仙種。
同時,凌雪嵐體內的真氣突然開始亂竄,其中一股順着歐陽羽的掌心,反竄進了他的身體。
驀地,那股真氣突然間急速運轉起來,一下子衝破了歐陽羽體內的真氣,往歐陽羽全身經脈流去,瞬間,將筋脈全部充斥,直消片刻,歐陽羽就會筋脈暴漲而亡。
「就差一點,就差一點了。
歐陽羽的臉色也變得極為慘白痛苦,但他還是強忍痛楚,盡全力將丹渣的養分絲毫不剩地往凌雪嵐體內的仙種送去。
很快地,他感覺到自己的神智越來越模糊。
「這樣不行……」歐陽羽雙眉一皺,突然想起了那株人果,但如果這樣直接吃下去,很有可能造成無法想像的後果,但他還是毫不猶豫地將人果直接塞入了嘴裏,然後將人果中的靈氣以及精華直接吸取入仙種里,然後再化為源源不斷的真氣,轉送入凌雪嵐的體內。
許久之後,凌雪嵐身體的真氣彷彿一下子平穩了許多,下腹的仙種正逐漸恢復光芒。
但進入歐陽羽體內的那股真氣,卻依然還是毫無忌憚的肆虐,加上他直接吞食了人果中的靈氣與精華,虛弱的身體更加無法承受因為仙種吸收人果而不斷產生的洶湧真氣,眼看就要快承受不住的時候,他的下腹突然閃爍起仙種的光芒,一股紫色的光芒從仙種噴涌而出,沖入筋脈,形成了一股經脈漩渦,開始將那股反噬的真氣以及人果殘留大量的靈氣和精華一一吸取,緊接着,紫色光芒又回入了仙種之內。
與此同時,仙種的下方產生異變,突然伸出了一條小小的尾巴。
他也悶哼一聲,倒在湖中,立刻昏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昏迷的凌雪嵐猛然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盤在水裡,歐陽羽就倒在身旁,不由神色一變,試圖喚醒歐陽羽,但見歐陽羽始終沒有反應,面露擔憂,急忙帶着歐陽羽御器而飛,趕回萬花門。
「奇怪,這小子究竟跑哪裡去了?」簡丹在丹房裡里外外找了個遍,竟然沒有發現歐陽羽的蹤影,不由生氣地嘀咕道:「難道這小子也學會偷懶了?趁我不在的時候,跑什麼地方玩去了,虧我還這麼費盡心機的想要鍛煉他,實在太令我失望了」
簡丹還沒嘀咕完,突然,聽到丹房外頭傳來一陣嬌喘急呼聲:「簡師叔,你在不在?快點出去……」
「雪嵐丫頭?」簡丹一聽,立刻認出了聲音,急忙箭步走出丹房,走到外頭一看,登時嚇了一跳,只見凌雪嵐一身狼狽,衣服多出破損,露出擦傷的肌膚,而凌雪嵐扶着的歐陽羽,此刻已經昏迷不醒地靠着她。
凌雪嵐立刻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邊。
「你呀你,真不知道讓我怎麼說你了。
」簡丹說著,然後看了凌雪嵐一眼,發現她身上的氣息有些不太對勁,神情突然一震地問道:「丫頭,你剛才遇到什麼事情了?」
「簡師叔,剛才不是都跟你說了嗎?」凌雪嵐不解地說道。
「不對,你體內的仙種似乎有過枯萎的現象。
」簡丹斷定道。
「怎麼可能,我現在不是還好好的嗎?」凌雪嵐不解地說道。
「不過,我剛才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和歐陽羽倒在一灘有濃郁藥味的水湖裡,歐陽羽就躺在我身邊,就好像替我療過傷。
」凌雪嵐不太確定道。
「說不定是歐陽羽救了你一命。
」簡丹不由看了一眼昏迷的歐陽羽。
「你先到一旁療傷,我先把歐陽羽叫醒。
」簡丹說完,立刻扶着歐陽羽坐到一旁,然後,給他灌輸真氣。
就在此時,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真氣猶如養分般正被大量攝取,急忙撤開雙手。
「靈目開……」簡丹不明白是什麼情況,擔心自己的真氣會對歐陽羽造成傷害,急忙兩指一併,在眼前划過之後,雙目瞬間青芒閃爍,可以直視到歐陽羽體內真氣的流向。
此刻,歐陽羽下腹仙處,一股股混合著紫色光芒的真氣,形成了一個倒三角形的循環,而三角形間,生出尾巴的仙種的光芒閃爍不定,
「生……生根了……這怎麼可能……」簡丹大驚失色地叫道。
「簡師叔,歐陽羽怎麼了?」正在療傷的凌雪嵐聽到簡丹的叫聲,急忙睜開眼睛,問道。
「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歐陽羽體內的仙種居然生根了,這小子到底做過了什麼?」簡丹難以置信道,因為這根本就是一個奇蹟。
「怎麼可能?就連秦楓師兄,讓仙種生根也整整發了五年之間,已經算是十分驚人了。
可歐陽羽卻只用了兩個月。
」凌雪嵐也十分吃驚道。
「有時候只有在生死之間,才能大徹大悟,難道這小子是遇到了這種機緣?」簡丹無法解釋道,他並不知道歐陽羽為了救凌雪嵐,直接吃下了一株幾百年的人果,直接導致仙種生根。
「看來真要恭喜他了。
就連我也用了八年的時間,才讓仙種生根,沒想到他就兩個月,一下子突破了築基融種,進入了煉根化氣境界,這老天爺真是不公平啊!」凌雪嵐看着還在昏迷的歐陽羽,即羨慕又擔心的說道。
「話說回來,我從來沒見過你和哪個師兄弟這麼親近的,我覺得你對歐陽羽有點特別。
」簡丹意味深長道。
「簡師叔……」凌雪嵐嗔了一句,俏臉羞紅。

《上古魂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