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盛唐一品公子
盛唐一品公子 連載中

盛唐一品公子

來源:google 作者:大唐鎮國將軍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世民 李祐

穿越大唐成為李世民第五子李祐,因為李祐老是懟李世民,所以被李世民趕去封地齊州當都督李祐心中狂喜,開局穿越成身份尊貴的皇子不說,還直接被趕去了封地,這下乾脆都沒人管他了!絕對的天胡開局啊!至於什麼李世民沒給他錢啥的,這不是小問題嗎?他穿越到古代還能賺不到錢?分分鐘就讓老爹李世民知道什麼叫富可敵國!展開

《盛唐一品公子》章節試讀:

夜晚的王府之中,涼風習習,李祐看着堆積在大箱子里的銅錢,臉上平靜的很。他已經計劃開始建造一個巨大的倉庫,用來存放錢財了。

老黃恭敬的站在一旁,佝僂着腰,欲言又止許多次之後,終於小心翼翼開口了。

「啟稟殿下,老奴心中實在是不解,請殿下告知。」

李祐瞥了一眼老黃,差不多就明白他的意思了。

「你想問為什麼是十五文錢一斤?」

老黃沉默,他確實有些不明白,這麼好的鹽,卻賣的跟粗鹽一個價,是不是低了?

李祐看了老黃一眼,心頭嘆息。老黃這種人,在皇宮裡久了,怕是和普通百姓脫節太久了。

李祐負手而立,看着窗外,平靜的話語里,彷彿包裹驚雷。

「如果大唐百姓,每個人給你一文錢,你會有多少錢?」

老黃心裏面的愁雲一瞬間像是被狂風吹散一般,撥雲見日。

對啊,每個人,若是只有一文錢,那放眼天下,不,就算是放在齊州,也是一個不小的數目。

「回王爺,那是一個不小的數目,老奴不敢想。」

李祐點點頭,繼續說道:「如果,他們每天都給你一文錢呢?」

轟!老黃瞬間明白了,大腦之中一片空白。

鹽,這東西,每天都有人吃,人人都需要,無窮盡也。

哪怕每天每個人只有一文錢……

嘶……

李祐笑了笑,趁老黃還在震撼之中時下達命令。

「今日開始,加快製鹽速度,每天超過一萬斤,所有人都有重賞!」

李祐放下話之後,王府之中,猶如上緊了發條一般,節奏更快了。

張山帶頭干,六百個親衛那叫一個賣力,尤其是聽到重賞兩個字之後,如同打了雞血一般。

短短一天,就再度煉製出來將近六萬斤精鹽,產量幾乎翻倍。

然而,第二天,六萬斤精鹽,依舊被齊州百姓一掃而空。

鹽的需求,是無窮無盡的。

李祐算了一筆賬,對於這六百人來說,現在已經到了一個極限了,這麼干賺錢太慢了。

封閉式的製鹽基地,要提上日程了。

這些親兵雖然領着朝廷的軍餉,可以往死里用,但他們有更大的用處。

短短兩天,整個齊州城的百姓似乎都知道了十五文錢的精鹽。

街頭巷尾的議論,從以前的家長里短,八卦閑談,到現在,只有一個話題,那就是鹽!

城裡干粗活的人極多,他們都是東城貧寒宅子里長大的,比不得西城的富人,只能幹點苦力活,混口飯吃。

最舒坦的,就屬他們,平日里幹活嘴裏寡淡,可現有了十五文錢的精鹽,他們感覺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

「我現在渾身都是勁兒。」

端着碗的漢子蹲在門檻上,朝着一旁正在搬運貨物的同伴炫耀。

「你嘗嘗這飯菜味道,真香啊,以前都啥啊,苦不拉幾的。」

「大哥,你說這麼便宜的鹽,能賣多久啊?」一旁有個小年輕,一臉期待,嘴裏還塞着一口窩頭。

「就是啊,那鹽號到底賺不賺錢,不會幾天就沒了吧?」

干苦力活的人每天活動量大,如果沒有大量的鹽作為補充,立馬就會有氣無力,賺錢也會變少。

十二文的粗鹽,以他們的活動量來算,只夠支撐一個月。

然而十五文錢一斤的細鹽,粗略一算算下來,一個人足足可以吃三個多月。

哪個划算?傻子都知道!

「真希望這精鹽能這麼一直賣下去啊,官家的粗鹽太雜,一口鹽里,一半都是石頭。」

「其他鹽號的細鹽,都是五十文一斤,偏偏他們是十五文一斤,好人啊,咱也能享受享受富貴人家吃的細鹽咯。」

「來來來,抓緊干,結了工錢,多買點細鹽去。」

齊州東城的人乃是貧寒出身,再加上今年的災年,家裏面餘糧不多,余錢也不怎麼充足,只能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大清早,吵鬧的聲音就從東城某個巷子中傳來,女人和孩子的哭聲,讓男人心裏煩躁,只能蹲在門前,唉聲嘆氣。

「二狗子,這是咋了,腦袋都能耷拉到褲襠里了。」

被稱作二狗子的壯年男子,臉上掛滿了憂慮:「三叔,你就別埋汰我了。」

「這不最近又腌菜么,家裡的粗鹽都用完了,細鹽又用不起,哎。」

中年男人扶着牆,聳聳肩:「我說你這小子,一天到晚不要只顧着埋頭幹活。」

「城南泉水巷有家鹽號,賣的精鹽,十五文錢一斤。」

二狗子一愣,梗着脖子死死盯着中年男人:「三叔,你不會騙我吧?」

「嘖,你這個人怎麼不識好歹?我騙你幹嘛?我昨天剛去買了兩斤,你快些去啊,很多人搶着買都買不到呢!」

二狗子心裏犯嘀咕,怎麼可能?十五文錢一斤的細鹽?這莫不是哪個善人大發慈悲了?

一咬牙,從鞋底摳出來一塊兒碎銀子,拍拍屁股,朝着城南方向跑去。

齊王府中,李祐實在受不了廚子的手藝了,親自動手。

什麼君子遠庖廚,不重要。

賺到錢就該享受,有些享受,你還真得自己動手。

「多放點鹽,吝嗇個啥?本王是那種缺鹽的人?」

「胡椒貴怎麼了?本王缺那個錢嗎?」

「肉桂,八角,藤椒,你們為什麼就不敢多放?」

李祐一邊說,一邊親自動手,一旁的廚子和廚娘噤若寒蟬,他們從沒有見過親自下廚的貴族,更別說親自動手做飯的皇子。

終於,巨大的木盆之中,一整隻羊被腌制差不多了。

烤全羊,一定要自己動手,才有成就感。

唯一不爽的是,辣椒只能用茱萸代替,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讓僕役搭好架子,李祐隨手抽出幾把劍,穿過整隻羊的身體,架在了搭好的木架子上。

夜空之中,飛蛾在周圍晃動着,朝着火堆義無反顧沖了過來。

滋啦……

滋啦……

羊肉在火上炙烤的時候,發出一陣陣焦脆地聲響,香氣四溢,充斥着整個王府花園。

後花園的草叢裡,一雙雙眼睛死死盯着那烤全羊的方向,難受住了。

咕嚕嚕……

咕嘰……

他們互相對視,大口吞咽着口水,肚子已經不爭氣的開始叫喚了。

半個時辰之後,李祐點頭示意,侍女小心翼翼拿起短匕,割下一塊兒羊肉,卷在了洗乾淨的青菜葉之中,送到了李祐嘴邊。

一口咬下,汁水四溢,香氣撲鼻。

「爽啊!」

來到大唐這麼久,終於吃到最接近後世的一道菜了,還是得自己動手啊。

要是再來塊兒冰鎮西瓜,就絕了。

《盛唐一品公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