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婿在山村(書號:8996)
神婿在山村(書號:8996) 連載中

神婿在山村(書號:8996)

來源:google 作者:方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葉 杜宇峰

簡介:一朝得回祖父遺留的殘經,方葉動一動手指,各方強者就雲集山村,頂禮膜拜傲嬌的商業女強人,倔強的隔壁美女,城裡的美女強人,神秘的大姐姐,方葉表示壓力很大,需要躲着點嗎?展開

《神婿在山村(書號:8996)》章節試讀:

回到家,方葉納悶的看着杜海霞,杜海霞一下坐在沙發上,一抬頭看到方葉古怪的眼光,頓時大怒。

「你這什麼眼神?」杜海霞看出來方葉那種奇怪的眼光。

方葉乾咳兩聲:「媽,那個……偷窺這個習慣,很不好。咳咳……那個,以後別幹了。我也不該幫你干這個。」

杜海霞驚愕的瞪圓了眼看着方葉,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你想什麼呢?老娘這是把柄,把柄懂不懂?她不是誣陷我有事嗎?她有證據?我可是抓了她實錘。」杜海霞氣的把一隻鞋丟了過來。

方葉剛要說話,杜海霞指指樓上:「樓上蹲着,不準下來。」

接着,杜海霞就打電話給了李玉梅,李玉梅很快一臉驚慌的來了,到了杜海霞面前,直接跪了。

「她嬸子,我求你了,你刪了吧。我是一時糊塗啊。」李玉梅低聲哭泣着哀求杜海霞。

杜海霞自然不肯放過她:「我就是想知道,你這個偷人漢子的,怎麼有臉去編排別人瞎話的?咱們白河村風氣端正,全村也就你這一個不要臉的爛貨。你今天還準備編排我瞎話是不是?」

李玉梅知道杜海霞這是報復自己,痛哭流涕,坐在地上哀求。

「我再也不敢了,我那天是鬼迷了心竅,我再也不敢亂說了,我對天發誓,我要是出去胡說八道,我就爛嘴爛牙。她嬸子,你刪了吧。要是讓他爸知道,還不得打死我啊,我也沒法做人了啊。」李玉梅賭咒發誓。

杜海霞看着她:「你的事情誰愛管?你愛怎麼就怎麼,管好自己的嘴。這錄像你是別想了,我會一直留着,我要是刪了,你哪天嘴碎了,我還真拿不住你。以後要是有個什麼事情,你給我好好聽招呼。還有那個黃淑英,要是她出去碎嘴子,怎麼辦?」

李玉梅知道杜海霞也不是善茬,自己把柄落在她手裡,肯定自己就只能乖乖聽話。

黃淑英?

李玉梅急於表功,連忙說道:「我知道我知道,黃淑英和他隔壁的二狗子,就是張玉紅兒子,不是經常一起去縣府賣果子嗎?他們出去就睡一起。」

杜海霞愣住了:「瘋了?二狗子才二十三,黃淑英比他媽還大一歲呢。」

「我發誓,我保證,不出三天我就給你信,能抓着你就信了。她嬸子,你別整我,我都聽你的。」李玉梅不跪了,坐了起來,還上了沙發,坐在杜海霞身邊。

……

李玉梅走了,並沒太在乎,杜海霞既然單獨把她找來,就說明杜海霞只想用了做把柄,不會說出去。她自己只要不作死,做了杜海霞心腹,那就很安全。

方葉從樓上下來,聽的一臉的驚駭,不過他更驚訝,杜海霞連提都沒提果樹園倆人被誤會的事情。

「你懂個屁,本來沒事的,你越在乎她們就越以為有事。」杜海霞哼了一聲。「她的事情別當回事,哪個村沒這樣的?還是你以前在城裡,城裡沒有?」

方葉閉嘴了,城裡光是網絡上報道的被抓小三就不知道多少。

「如今村裡有錢了,男人就都憋不住了。」杜海霞一臉的不高興,把怒氣發到了方葉頭上。

方葉感覺自己很無辜:「剛不還是女人的事嗎,怎麼又怪男人?」

杜海霞抬手就是一巴掌:「要不是男人不着家,女人能幹這事?」

「別打我啊……那跟我沒關係啊。」方葉哭笑不得,連忙護住腦袋。

杜海霞突然頹然把手放下,坐在沙發上沉默了,過了一會才說道:

「守着果林子這樣的錢袋子,村裡富裕了。可富裕了之後,你晚上到村裡看看,村裡有幾個男人?白天早晨就都開車回來了。錢多了,人心也壞了。」杜海霞輕輕嘆息。

方葉默然,這種事情全世界都是,法律都管不住。

雖然不知道村裡的齷齪,但是方葉知道,每隔一兩個月,白忠厚就得去一趟縣城的警房領人是家常便飯。

「我去果樹園了。」方葉對這些不感興趣。

杜海霞看着方葉:「等等,你是不是真的跟王少芬有什麼?不然為什麼她不往村裡跑,跑你房子?」

方葉無語的捂住額頭:「媽,那王少芬她敢往村裡跑嗎?別說隔着二里地,就算能跑過來,村裡人會怎樣?會罵她還是罵杜宇峰?她能去哪?」

杜海霞哼了一聲:「那就去你那?你平常那麼軟蛋,你怎麼就突然敢對杜宇峰動手了?」

方葉沉默了,過了許久之後,輕輕轉身往外走,走到門口,停了一下,回頭看着杜海霞。

「我是帝國軍人,一天是,終生是。我有自己的底線,這種事情,我不會看着不管。」

方葉走了,杜海霞身體卻猛然一個激靈,對啊,方葉曾經是特種兵,那種人會是軟蛋?

可他還就是個軟蛋,沒脾氣,可居然又廢了杜宇峰兩隻手?

這麼分裂的性格,杜海霞都奇怪了,怕老婆的有,但是要說哪個男人以前性子爆,結婚就軟蛋到這個程度的,還真沒有。

方葉回到果園,很快把這個事情丟到了腦後,他現在所有心思都在果樹林上,還有那奇怪的功法上。

他能感覺出來,隨着那功法,他的陳舊傷正在加速癒合,腹部中槍的部分劉霞的疤痕,如今都在慢慢的模糊。

接連幾天,和以前老樣子,村子裏的事情也十分安穩,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

距離秋果起收只剩下一個月多點,方葉拿着一部新手機拍攝果樹的生長情況,手機是白月兒前幾天順手給他買的,還讓杜海霞吃了半天醋。

果子長勢良好,還略微超過預期,如果能一直這麼張下去,最後收果子,真能接近兩成增產,那絕對是個大新聞,被報道都是可能的。

杜海霞這一段很忙,晚上吃飯的時候偶爾會讓他捏捏腳,但是顯然很有精神頭,估計十有八九是黃淑英被搞定了,至少村裡沒傳出什麼風言風語。

要不然,就那八卦老娘們的脾性,早就滿天飛了。

方葉吃過晚飯,路過村裡的五金店,進去買了幾個噴霧器噴嘴,撿了一些其他果園用的東西,直接在店裡掛賬。

在村裡五金店賣東西包括飯店吃飯,超市買東西,都是直接掛各家裡的賬,每個月結算一次。也有人當場結賬的,多數都是直接掛賬圖省事。

「方葉,你最近買了不少葯,可果肥怎麼沒怎麼買?」都是搞果樹的,自然知道什麼時候用多少肥料。

方葉最近因為果園水肥略大,自然買的少了。

他隨口說了句,又拿了點工具,剛要走,劉秀峰從外面走進來,攔住了他:「哥,到飯店喝一口。」

劉秀峰是村裡唯一一個和方葉關係還算不錯,至少能一起喝個酒的,因為倆人都是贅婿。

方葉笑笑:「要喝酒買點去果園吧。你這是咋了?出什麼事了?」

劉秀峰和他走出去:「別提了,我家果子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幾天總是看着哪不對,好像是病了。」

《神婿在山村(書號:8996)》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