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時雨江亦琛蔣嘉然
時雨江亦琛蔣嘉然 連載中

時雨江亦琛蔣嘉然

來源:google 作者:時雨江亦琛蔣嘉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亦琛 現代言情 蔣嘉然

《時雨江亦琛蔣嘉然小說》是由時雨江亦琛蔣嘉然所寫,講述了時雨江亦琛蔣嘉然之間的故事下面給大家帶來精彩內容:回到國,時雨再次複診,醫生神情凝重「你現在的情況必須要儘快手術,不能拖了」時雨晃了晃神,她不怕死,畢竟她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只是她暫時還不能死,她還需要時間她看着醫生,冷靜的點頭:「好」回到家,白織燈將房間照亮整個房間只有黑白兩種顏色,慘白的燈光打在牆上,毫無人氣時雨走進房間,床頭柜上孤零零的擺着一個小盒子,她的指尖拂過盒子的表面,又陷在回憶里,眼神泛着空過了一會,時雨才回過神她展開

《時雨江亦琛蔣嘉然》章節試讀:

江亦琛聞言,似是厭煩了,他惡狠狠的說:「夠了,這種話說多了就沒意思了。」
他轉身就要走。
許客攔下他:「請您把手裡的東西放下。」
江亦琛看着橫在身前的手,冷聲道:「這是我跟她的結婚戒指,她要想拿,讓她自己來。」
許客怒道:「你明知道跟她的婚姻名存實亡。」
「那又如何,我就是想讓她不得安寧。」
江亦琛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回到車上,他立刻給南明打電話:「你知道了時雨的死了?」
南明不知江亦琛白意,猶疑的回答了「嗯」。
「你信了?」
南明更加疑惑,不過仍然誠實的回答:「是的。」
「哼,那個女人的謊言把你們都騙過去了。」
聽到肯定的回答,他用不屑掩蓋他的狂躁不安。
江亦琛掛了電話後,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盤。
全是愚昧的人,都被騙了,謊言明明這麼拙劣,為什麼還有人相信?他在逼仄的狹小空間里,發泄着怒意。
每一個路燈都像那隻明亮的杏眼,帶着溫柔的笑意看着他,無處不在,讓他無法呼吸。
江亦琛踩下油門,一聲嗡鳴,黑色的越野逃也似的駛向郊外。
回到家,江亦琛拎着一瓶酒,遊盪在屋子裡。
驀然,他覺得四周隨處可見時雨的影子。
江亦琛醉醺醺的坐在鞦韆上,那是以前時雨和他在他家最愛的地方。
恍然間,他看見時雨坐在他的旁邊,揚着明媚的笑容。
「我要在這個鞦韆上刻上我的名字,證明這個鞦韆是我的。」
他怔怔的抬起手,在碰上時雨的那一刻,她的身影就消散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黑洞一般的湖面。
江亦琛陰冷着臉。
他承認時雨這一招有點用,他今天是有些被嚇到了。
等她回來,他一定會加倍奉還。
時雨,這種把戲你到底還要玩到什麼時候!

秋風掠過,吹起江亦琛的發梢。
這一刻,他是那麼的孤寂,周身的黑暗吞吐着,下一秒就能將他吞噬。
蔣府。
當蔣嘉然知道陳超雲親生母親找上門,還被江亦琛撞見的消息時,驚得失手打碎了杯子。
一整天她惴惴不安,當初是她騙江亦琛陳超雲是時雨和陳鵬飛的孩子的。
惶惶間她想起了15年前,她對時雨所做的種種。
睚眥必報的江亦琛現在知道了真相,會不會對自己,對蔣氏下手?
按照他的手段,不僅自己,整個蔣家都會萬劫不復。
蔣嘉然害怕得戰慄,她不能坐以待斃,於是立刻來了慕家。
她跟江亦琛15年了,可是進這個家的次數屈指可數。
她憑着記憶走到了江亦琛的房間,看見了醉眼朦朧的江亦琛。
她向江亦琛伸出手,後者迷迷糊糊的喊了一聲「雨雨?」
蔣嘉然一頓,保持微笑從善如流的應下,牽着他走向床。
二人行走間,衣服皆已撥盡。
蔣嘉然將江亦琛推上床,自己緩緩的俯身上去,吻住了他的唇。
第二天,江亦琛睜開眼就看見蔣嘉然躺在一旁,嬌羞的看着自己他坐起身,臉色陰霾,發現兩人**着。
他雙手撐在蔣嘉然的兩側,湊近她的耳邊。
江亦琛薄唇緩緩吐出幾個字來:「你以為這樣就能嫁給我?」
蔣嘉然的笑兀的僵在了臉上,她清晰的看見了江亦琛眼裡的嘲諷。
「白日做夢。」

《時雨江亦琛蔣嘉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