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雙向:終生誤
雙向:終生誤 連載中

雙向:終生誤

來源:google 作者:齊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顧回雪 齊薇

【changdu】顧回雪聞言立刻緊跟上來,湊到牆角朝齊薇指的方向看去,只見齊魏和一黃衣女子並肩而立,二人聊的頗為和諧「哇,這就是你娘前年給你哥定下的那個嗎?」齊薇點頭:「是啊,我娘說,等人十六就成親,嗯…就是明...展開

《雙向:終生誤》章節試讀:


《雙向:終生誤》第6章 竹馬六


顧回雪這一晚都不知道臉紅多少次了,此時也是羞的很,忙點頭應聲:「知道了知道了,娘你快別說了。」

見她聽講去了,許芊也就擺了擺手。

「行吧,你睡去吧,明日我和你爹還得趕早走呢。」

第二日一早,許芊和顧景就將收拾好的包袱拿上了,商隊在外等了不久就接到了兩人。

「爹娘,你們一路小心啊。」

顧平川和顧回雪送他們上了商隊的車,臨行前都跟着囑咐了句。

「知道知道,我們倆用不着擔心,你們倆別在這玩野了就行。」

許芊擺了擺手,熟練的坐好。

「顧叔,芊姨,這是母親昨日做好給你們帶着路上吃的」

程煦夫妻沒來,囑咐程流風將東西給了。

「她費心了,替我謝謝你娘。」

許芊接過遞來的包袱笑着應聲。

夫妻二人走後,顧回雪回想起許芊臨行前的那些話,和程流風相處起來不免有些尷尬。

這天程流風說要帶她去東山玩,顧平川鬧着也要去,結果程煦說了一句他要去打獵,他就屁顛顛的跟着人家去了。

去的路上,顧回雪興緻勃勃,高興道:「我們還能騎馬嗎?」

她可是很想念剛來時程流風帶她騎馬的感覺呢。

聞言,程流風不禁莞爾一笑。

「還想騎?」

「嗯,想騎!」她點頭,帶着些討好的意味道:「可以嗎?」

「呵~自然可以。」

他點頭,回頭又去牽了馬來,帶着她往東山馳騁。顧回雪很享受這樣自由的感覺,風聲在耳邊呼嘯,讓人聽不見其它,她只能扯着嗓子說道:「我們去東山做什麼呀?」

「帶你去看東山的雪。」

他答道。

現在的北境是不會下雪的,但東山是個例外,他們剛來這邊時,還有許多匈奴不時來掠奪騷擾,局勢太亂,所以沒答應讓顧回雪過來,直到元歷二年,一切安穩,他才給她寄去第一封書信。他不知道,當年顧回雪日日盼着能收到信,等了好久也沒有,她難過了好久,還哭着和許芊說福哥哥騙人,許芊哄了好幾天才見好。

「北境現在就下雪嗎?」

顧回雪問。

「不,你看了就知道。」

程流風故作神秘,顧回雪不滿的哼了聲,等到她順着程流風給她所指的位置看去時,才看到那令人震撼的景色。

東山上一半春意盎然,一半白雪皚皚,竟是一地兩季。

「這是怎麼做到的?」

她沉浸在這般神奇的景象里怔怔開口。

「大概真的是神跡吧,東山在北境被叫做神山,這裡人會站在山腳向神山祈願,求來年風調雨順。」

程流風這麼答道,轉頭又說:「你要不要也試試?說不定心中所願真能被神山聽到呢。」

聞言,她笑着問:「那你也到這裡求過嗎?」

程流風點頭:「自然是求過的,這世上的人總有千萬願望想實現,我不過是滄海一粟,萬千俗人中的其中之一。」

「那你都向神山祈求什麼呢?」

聞言,他注視着面前的神山,認真的回憶了下。

「什麼都有,但最多的,大概還是願神山讓時間能如同白駒過隙,讓你我早些相見。」

心撲通撲通跳着,顧回雪看着他突然就覺得心裏有股被什麼東西漲滿的感覺。

這麼說著,他突然微笑着朝身邊看去,四目相對,顧回雪偷看人家被當場抓包,頓時嚇得趕緊轉身面對神山,閉眼裝作正在認真祈願的樣子。

神山啊神山,我不貪心的,所求僅有三,如果你真的能聽到我的祈願的話,那麼…

一願郎君千歲。

二願妾身常健。

三願如同樑上燕,歲歲常相見。

三月出發,夫妻二人到青城時已經六月了,在這邊過了兩個月,處理了一些瑣事及人情往來後,二人又找了去北境的商隊,給了好處讓人捎帶着他們一起下去。

在十一月份的時候,夫妻二人正好到北境,而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顧回雪也早就確定了自己的心意,早早的就開始做針線活了。

她其實很早就做好了,也有好多次機會可以送出去,但總是到了最後關頭又覺得不好意思了。本來挺好的香囊,她就是覺得不好看,嫌棄自己繡的針腳不齊整,將鴛鴦綉成了野鴨,這讓她怎麼敢拿出手。

她還想着要不然去請教一下梅姨,然而事實是,她不僅沒敢送出去,也沒敢去問梅姨。因為她突然想起,若是不出意外的話,梅姨以後就是她婆婆了,她可做不出拿這麼爛的綉樣給未來婆婆看的事,反正還有那麼長時間,大不了她多綉幾個,裏面總能挑出一個好看的吧。

顧回雪今日不是很開心,直至夕陽西下,看到程流風和顧平川進門時,她立刻就沖了出來,滿是怨念的看着顧平川。

「你們去哪了,怎麼都不帶我?」

「我們去狩獵了,帶你多危險啊,看,哥給你獵了只兔子呢,彆氣了,等會兒讓程叔收拾一下做給你吃啊。」

說著,顧平川還拎着手邊已經蹬了腿兒的野兔在顧回雪眼前晃了一圈,也不等她回話,就跟個缺心眼似的屁顛顛拿着野兔找程叔去了。

他人跑了,顧回雪只能帶着怨念掃了程流風一眼。

哼~都不帶她玩兒,不理他了!

她在心裏默默想着,眼前卻突然出現一捧色彩鮮艷的小野花,不用想,肯定是程流風的傑作了,也不知道他從哪裡變出來的,明明剛才進來的時候還沒有的。

「送你的,別生氣,來的時候母親說你還睡着,下次一定帶你一起去。」

「哼~不稀罕。」

她哼了聲,口是心非道。

聞言,程流風故作可惜嘆道:「哎呀,那可就難辦了,這是我特意摘給卿卿的,卿卿覺得不好看,我是不願送給別人的,那隻好丟掉了。」

他說完便轉身作勢要將花丟出去,顧回雪連忙急道:「我沒說不好看。」

等的就是你這句。

程流風暗笑了聲,立刻將花遞了回去,並道:「你喜歡,以後我天天摘來送你。」

顧回雪接過花心裏高興,面上卻不顯,只傲嬌的轉身回房道:「那你就天天摘來送我吧。」

見院子里還有顧平川和程煦在,程流風便也跟着進去了,這是客房,房裡也沒什麼太多變動,只有桌上放着幾隻香囊和幾塊綉了一半的布料。

顧回雪完全忘了這回事,一心想着要找個什麼東西裝花,等想起來時,那些東西已經在程流風手上了。

「還給我!」

她急忙伸手去奪,沒想到程流風竟然壞心思的將東西舉到頭頂不讓她碰着,氣的她眼淚汪汪。

「我原想着這東西應該是送給我的,原來不是嗎。」

他故作失落的嘆了口氣,將東西還給顧回雪,一臉原來是我自作多情了的模樣。

「不是這樣的。」顧回雪急道:「是我繡的不好,我想重新綉了再送給你。」

聞言,程流風拿着香囊仔細端詳了番,安慰道:「不會啊,這個野鴨繡的活靈活現。」

「那是鴛鴦!」

顧回雪道。

呃…這個…

「噢,是我看錯了,這明明就是鴛鴦,這個鴛鴦真是繡的活靈活現。」

他試圖再補救一下,那邊顧回雪都快哭了,捂着臉不願面對,丟死人了啊。

「你不用這麼昧着良心安慰我。」

「怎麼會這麼想呢,我真的很喜歡卿卿做給我的這個香囊,我會一直掛在身上的。」

「你也不嫌丟人。」

那麼丑,帶出去還不被人笑話死。

「怎麼會,別人想要都沒有。」

「不行,你不嫌丟人我還嫌呢。」

到時候人家問起是誰做的,那丟的就是她的臉了。

「我重新做一個給你,這個絕對不許戴出去!」

對於此事,顧回雪下了死命令。

聞言,程流風立刻順勢提出條件:「那做個帕子吧,正好母親做給我的那條壞了。」

「行行行,那你不準戴香囊哦。」

「那得先把帕子做出來,我才能再考慮。」

程流風笑着回道,接着又將桌上其他幾個香囊也拿起來看了看,疑惑道:「怎麼做這麼多?」

反正都已經被發現了,她也就不掩飾了,直接道:「最開始做得不好,我想着那就多綉幾個吧,裏面總能挑出一個好看的。」

聽她這麼說,程流風有些忍俊不禁,笑道:「那你第一次做的是哪只?給我看看。」

聞言,她從笸籮底下翻出一隻鴉青色的香囊給他,程流風二話不說就將東西放到懷裡收好了。

「原本想都收着的,但想來你應該不會答應,只是這一隻,不論你說什麼我都是要留下的。」

「怎麼說?」

顧回雪好奇道,那可是最丑的了,留也不知道挑個好看些的。

「你第一次做給我的,裏面的心意彌足珍貴,是不可比擬的。」

他笑道,回答的異常正直,卻叫她悄悄紅了臉。

「行吧行吧,也就這一個,再多我可不給你。」

她哼了聲,壓抑住上揚的嘴角,黑歷史留一個就夠了,她可不想有這麼多把柄留世呢。


《雙向:終生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