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科幻小說›蘇嫿顧北弦大結局
蘇嫿顧北弦大結局 連載中

蘇嫿顧北弦大結局

來源:外網 作者:蘇嫿顧北弦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蘇嫿顧北弦

隱婚三年,他突然提出離婚,蘇嫿忍痛一笑,拿錢走人,從此踏上開掛之路,修寶,鑒寶,輕鬆玩轉古玩界。 離婚後的某霸總,看着電視里艷驚四座的前妻,悔不當初。 他化身妻奴,滿世界追着她跑,「老婆,心給你,命給你,回來吧。」 蘇嫿紅唇微啟:「抱歉,忙得很,沒空!」 後來,她終於遇到年少時的救命恩人,大婚當日,噩耗傳來。 她拋下新郎,抱着前夫支離破碎的身體,痛不欲生。 直到他手拿鑽戒,單膝跪在她面前,「老婆,復婚吧!」展開

《蘇嫿顧北弦大結局》章節試讀:

回公司,忙到傍晚。

顧北弦抬手扯松領帶,眉眼清冷看向助理,「讓你查的,查到了嗎?」

助理回:「顧總,沈淮沒有乳名,他們家人就稱呼他沈淮,或者小淮。」

顧北弦眼底冷意疏淡了些,似乎也在意料之中。

阿堯是蘇嫿深埋心底的男人,沒離婚前,她不會輕易和他出雙入對。

她年紀不大,做事卻一向有分寸。

顧北弦推了椅子,站起來,單手扣上西裝紐扣,說:「晚上和霍總的應酬換別人去,我還有事。」

「好的,顧總。」助理幫他收拾桌上的文件。

離開顧氏大樓,顧北弦開車來到古玩街。

日影西沉,天色漸暗。

他坐在車裡,給蘇嫿打電話,「我在你們店外,出來。」

手機里傳來蘇嫿微微詫異的聲音,「我們在外面吃飯,同事聚餐。」

「都有誰?」

「店裡所有的同事。」

「沈淮也在?」

「嗯,他是我們店的少當家。」

想到中午兩人一起說說笑笑的模樣,顧北弦心底的不悅隱隱抬頭,聲音卻沒半點波瀾,「吃完打電話,我去接你。」

「謝謝。」她語氣克制疏離,像是刻意同他拉開距離。

顧北弦聽着有點不太舒服,握着手機的手微微緊了緊。

掐了電話,他調出蕭逸的號碼撥過去,「出來,喝酒。」看書溂

「我的哥,這才幾點就喝酒啊?」蕭逸開口一股慵慵懶懶的紈絝腔,似乎還沒起床。

顧北弦聲音利落沉雋:「帶着公章和賣地合同,半小時內到今朝醉,過期不候。」

蕭逸一掃困意,「好嘞!哥,馬上到!」

半個小時後,今朝醉,醉香閣。

黑壓壓一屋子人,忙得不可開交,簽合同,走手續,轉賬。

忙完,所有人全部撤出去,只剩顧北弦和蕭逸。

白皙俊俏的男子懶洋洋地坐着,手臂鬆鬆搭在椅背上,斜着一雙漂亮的桃花眼,打量顧北弦,「心情不好?」

顧北弦抿了口酒,輕描淡寫,「談不上。」

捏着酒杯的手冷白修長,漂亮得不像話。

「嘖,都出來喝悶酒了,還叫談不上?別人心情不好是出去找女人尋歡作樂,你倒好,直接買塊地,大手筆哇。下次心情不好記得還找我,我家老爺子手裡還捂着好幾塊地呢。」蕭逸調侃。

「少拿我當冤大頭。這個合同本來就打算簽,不過提前了一周。」顧北弦放下酒杯。

蕭逸拿起白瓷酒瓶,給他添酒,「聽說楚鎖鎖回國了,你們倆最近走得挺近?」

顧北弦眼皮一掀,「想說什麼,直接說。」

「蘇嫿是個好姑娘,別辜負她。」蕭逸眼睛盯住他,難得正經一次。

顧北弦手指輕扣桌面,淡笑,「當年我要娶她,是誰嫌棄得要命,說她配不上我,現在怎麼變了?」

「那時以為她貪慕虛榮,為了錢什麼人都可以嫁,後來發覺不是,她對你是真心實意的好。但凡是個撈金女,短時間內撈到錢就跑了,不會當牛做馬照顧你那麼久。」

顧北弦深邃的眸子黑沉沉,「她是挺好。」

「那你還……」

顧北弦垂眸,盯着杯中色澤清透的白酒,語調極淡,「挺優秀的一個小姑娘,三年前因為家裡缺錢,被逼無奈,才嫁給我,嘴上不說,心裏肯定委屈。委屈了她三年,不想再讓她繼續委屈了。」

蕭逸驚訝,「就因為這個,你要跟她離婚?」

「差不多。」

蕭逸惋惜,「那麼好一姑娘,你捨得放手?」

「不然呢?」顧北弦面色無波無瀾,眼底卻蘊起一絲黑漆漆的陰影。

總不能一直把她困在身邊,看她痛苦地做噩夢,夢裡喊着她的阿堯哥。

他看不了她痛苦。

也受不了那種恥辱,他是男人,是眼裡容不下沙子的男人。

可是,真要放手,又捨不得。

挺矛盾。

顧北弦捏着酒杯遞到唇邊,把剩下的酒一飲而盡。

白酒辛辣,刀子一般划過喉嚨。

堵在心口下不去,火辣辣地窩着。

忽然,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蕭逸喊道:「請進。」

來人推門而入。

瓜子臉,五官嬌艷可人,白色泡泡袖薄紗公主衫扎進緊身半身裙,戴全套卡地亞珠寶,臂彎搭一件香奈兒外套,手拎愛馬仕鴕鳥皮包。

是楚鎖鎖。

看到她,顧北弦眸色微微一涼,「你怎麼來了?」

楚鎖鎖扭着細腰,娉娉婷婷地走到他身後,手臂搭在他的椅背上,俯身,紅唇虛虛蹭在他耳邊,呵氣如蘭,「聽說北弦哥也在這裡吃飯,我過來打聲招呼。」

顧北弦耳朵被她呼出的熱氣蹭得發癢,往旁邊偏了偏,避開,見她沒有要走的意思,沒什麼情緒地說:「坐吧。」

「謝謝北弦哥。」楚鎖鎖拉開椅子坐下,把外套搭到椅背上。

服務生馬上給她上了套餐具。

顧北弦把菜單推到她面前,「想吃什麼自己點。」

楚鎖鎖看了看滿滿一桌子菜,推開菜單,甜甜一笑,「不用點了,北弦哥愛吃的,我都愛。」

蕭逸抬手抹了抹手臂上冒出來的雞皮疙瘩。

楚鎖鎖把一盤北極甜蝦,轉到自己面前,大眼睛水盈盈地看着顧北弦,「北弦哥,我想吃蝦。」

蕭逸撇撇嘴,「你自己沒長手?」

楚鎖鎖鼓了鼓腮幫,委屈兮兮地說:「我長這麼大就沒自己剝過蝦,在家是我爸媽給我剝。以前和北弦哥出來吃飯,都是他幫我剝。」

她伸手攏着顧北弦的手臂撒嬌,聲音膩得出水,「北弦哥,我想吃你剝的蝦,你就幫我剝嘛。」

顧北弦餘光淡淡掃她一眼,抽回手臂,戴上一次性手套,從盤子里拿起一隻蝦剝起來。

腦子裡不知怎麼的,浮現出蘇嫿給他剝蝦的畫面。

她的手極巧,蝦肉剝出,蝦殼還是完整的。

他試過幾次都做不到。

剝好一隻,他捏着蝦肉,往楚鎖鎖面前的盤子里放。

突然,楚鎖鎖身子往下一矮,用嘴接住他手裡的蝦,故意連他的手指也含住。

舌尖在他的指尖上輕輕繞了一圈,吮住輕吻。

眼睛濕噠噠地看着他,眉里眼裡全是情,欲得上頭。

很快吐出他的手指,她媚媚一笑,牙齒輕咬蝦肉,柔聲說:「北弦哥親手剝的蝦,真好吃。」

顧北弦神色微微一滯,說不清是什麼感覺。

他拆掉手上的一次性手套,扔到一邊。

又拿起桌上的消毒毛巾,擦了擦被她含過的那根手指。

蕭逸渾身密密麻麻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真想一巴掌抽過去,人家還沒離婚呢,她就浪得沒邊了!

當著他的面發騷,拿他這個大活人當空氣嗎?

蕭逸抄起手機,咔咔地給蘇嫿發短訊:嫂子,你老公喝多了,正發酒瘋呢,神智都不清醒了,快來接他。我們在今朝醉,三樓醉香閣。

蘇嫿人在京都大酒店和同事聚餐,收到信息,給蕭逸打過去,想問清楚一點。

因為顧北弦酒品一直不錯,在她印象里從來沒發過酒瘋。

電話響了一聲,就被蕭逸掛斷了。

蘇嫿調出顧北弦的手機號,剛要撥出去。

手機里忽然又蹦出蕭逸的短訊:嫂子速來!快快快!十萬火急!

蘇嫿心裏咯噔一下。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艷了世界

《蘇嫿顧北弦大結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