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蘇小魚墨北梟
蘇小魚墨北梟 連載中

蘇小魚墨北梟

來源:外網 作者:替嫁嬌妻哪裡逃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替嫁嬌妻哪裡逃 都市言情

新婚夜不小心招惹上腹黑男人,從此霸道寵妻狂魔將她寵得無法無天。打人他負責遞鞭;放火他負責添柴;虐渣他負責包辦後事。誰要是敢欺負他的心頭肉,某梟一拍桌子,「三天,我要他破產。」小嬌妻多看了衣服一眼,「親自給她設計專屬品牌。」眾人勸:「梟爺,對女人不能太寵。」某梟將懷裡的小妖精攬得更緊,「我不僅要寵,還要寵上一輩子。」展開

《蘇小魚墨北梟》章節試讀:

後來,秦欣雅又加了難度,拿着一個水碗過來讓蘇小魚頂在腦袋上走。
這一走,就是一天。
至於墨北梟,早就接了個電話離開了別墅。
等到晚上十點,秦欣雅才讓人給她煮了一碗素湯麵,餓得蘇小魚眼冒金星,恨不得連碗都啃了。
偏偏秦欣雅還要她用最優雅的方式吃,蘇小魚想喝兩口湯就被罵她是餓死鬼投胎。
她才吃了不到三分之一就被端走,蘇小魚眼睜睜看着面被端走。
在她餓得眼淚汪汪,秦欣雅繼續吩咐:「雖然墨家有傭人,但身為兒媳婦必須要上得廳堂下得廚房,要知書達理又要秀外慧中,要有一手好廚藝才行,明早六點就起來把花園打理了做早餐。」
「是。」
「時間不早了,去休息吧。」
蘇小魚拖着顫抖的雙腿緩緩上樓,心裏惦記着的只有那一碗素湯麵。
……
夜深,一道人影悄無聲音潛入進來。
床上的小人兒睡得似乎並不安定,眉頭擰成一團,小臉皺巴巴。
墨北梟伸手撫過她的眉間,小小年紀有什麼想不開的,睡覺都不能展顏。
小嘴微張,似乎在說著什麼夢話,像是小魚兒一樣嘴一張一合,墨北梟覺得有趣,伸手撫過。
張合的唇突然含住了他的手指,一抹濕潤在他指尖掠過。
墨北梟的眼瞳漸深,這個勾人的妖精,睡著了都不安分。
他就勢躺下,將小東西拉入懷中。
蘇小魚做了一個美夢,夢裡全是她最喜歡吃的東西,她吸溜着湯麵,還讓老闆多給她加一份牛肉。
她越吸溜越覺得燙,不對,她怎麼覺得那湯麵在吸她?
一睜眼,感覺到身邊有人,男人熾熱的身軀將她緊緊束縛。
「你……唔……」
蘇小魚差點沒被嚇死,拚命將他推開,「你幹什麼!」
墨北梟已經被她撩得渾身發熱,灼熱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小魚兒,你說我幹什麼?」
蘇小魚這才徹底清醒,她沒做夢,墨北梟真的來了,感受到他身體的變化,蘇小魚不知道該怎麼拒絕,「梟爺,別這樣,我餓……」
本來想睡着就不會覺得很餓,誰知這一醒她餓得兩眼冒金星。
墨北梟咬着她的耳垂,「我負責餵飽你。」
還沒等蘇小魚說完話就聽到很響亮的一聲「咕」。
墨北梟這才反應過來她說的餓,是什麼意思。
這道聲音瞬間將剛剛旖旎的氣氛打破,墨北梟不悅道:「晚上沒吃飯?」
蘇小魚哭兮兮道:「一碗素湯麵只讓我吃了三分之一,梟爺,我快餓得沒力氣了。」
「蠢。」
墨北梟嘴上嫌棄着,卻叫廚子起來給她做吃的。
「那個……會不會太晚,打擾別人不太好吧?」
「你以為他年薪百萬是白拿的?」墨北梟白了她一眼,「收拾收拾到我房間。」
「我可不可以不來……」
「那就餓死算了。」
墨北梟起身離開,蘇小魚撓着自己的腦袋,自己要去嗎?
很顯然去的結果是她吃飽了就讓他吃,要是不去肚子又在咕嚕嚕叫,她都快餓死了。
這會兒醒來以後更是比睡前餓得抓心撓肺。
腦中出現天使聲音:「不許為了五斗米折腰,你要做一個有骨氣的人。」
惡魔的聲音也響起:「五斗米不折那十斗呢?你最喜歡吃的牛肉麵、小湯包……」
天使被惡魔直接叉飛,蘇小魚做賊一般溜了出去。
她左看看右看看,推開了那扇大門。
墨北梟的房間是她的五倍,裏面是一個大套房,聽到從浴室傳來嘩嘩水聲,蘇小魚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淋浴房門開,墨北梟裹着一條浴巾邁開修長的腿走出,看到門邊站得筆直的人。
「站軍姿呢?」
這女人的腦迴路他真的搞不懂,有時候真的蠢到讓他懷疑人生,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笨的人。
「梟爺。」蘇小魚很是拘束的站在原地,眼睛瞥到一邊,還咽了咽口水,不知道是被餓的還是眼饞他的身體。
「坐。」
「哦。」蘇小魚恭敬的坐在沙發上,身體一動不動,餘光卻違心的跟隨着他的身體移動。
她是餓到這種地步了嗎?怎麼覺得連他身上的肌肉都很好吃的樣子。
墨北梟儼然就是行走的荷爾蒙,見她如同殭屍一樣坐着。
「過來給我擦頭髮……」
「我可以拒絕嗎?」蘇小魚一臉不情願。

《蘇小魚墨北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