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它小說›蘇意深粟寶
蘇意深粟寶 連載中

蘇意深粟寶

來源:外網 作者:蘇意深粟寶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蘇意深粟寶

【團寵,奶萌,馬甲】林家不受寵的小災星粟寶,遭後媽誣陷後被狠打一頓,跪在雪地里一天一夜奄奄一息。將死之際粟寶聽到了別人聽不到的聲音,指引她打通小舅舅電話,八個大佬舅舅強勢趕到!重獲新生的小粟寶只想有口飯吃、平平安安長大,卻不想被八個大佬舅舅寵上天,外公更是要把家產過繼給粟寶!後媽整容前來裝白蓮?揭穿她真面目!養父以血脈至親威脅打錢?不好意思,可以打骨折!「四舅舅,粟寶給你送一幅畫……」國民影帝震驚發現,爆火的萌派繪畫大師竟是自己小外甥女!「外公,粟寶今天做了一個支架……」蘇老爺子看着全球搶破頭都買不到的黑科技,拐杖都抖掉了。「粑粑,粟寶覺得這塊地前景有大發展哦,風水寶地!」薄總前腳用低價競標下一塊地,後腳經濟開發的文件就下來了。他看着軟萌的小奶團陷入沉思:小傢伙到底還有多少馬甲?展開

《蘇意深粟寶》章節試讀:

這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林家人都沒來得及反應。

匆忙下樓的林鋒並沒有看到蘇意深把粟寶抱走的一幕,他看到門口的蘇一塵準備上車離開,立刻跑上去。

「哎呀,蘇總!」林鋒滿臉堆笑:「什麼風把您刮來了!您大駕光臨,我林家蓬蓽生輝呀!」

林鋒說話的功夫,收到消息的林老爺子、林老夫人和那些傭人們都出來迎接了,一個個臉上堆着熱情的笑容。

看着眼前面色冷煞的男人,他們只差沒把腰彎成90度。

蘇一塵,蘇氏家族的現任掌門人,蘇氏集團說一不二的冷麵總裁!

蘇家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誰不想巴結討好。

可這種底蘊深厚的真正豪門,不是想見就能見的,蘇家人低調神秘,外人只知道蘇家有八子,鮮少有人見過他們。

也就只有蘇一塵還偶爾出現在財經新聞頭條上,因此林家人才能認出。

「蘇總,裏面請裏面請!外面天寒地凍的多冷啊,若您不嫌棄還請到寒舍一坐。」林老爺子熱情的邀請。

「對對,裏面請,喝杯熱茶!」林鋒也堆笑。

面對貨真價實的傳聞級人物,他們恨不得化身舔狗。

林家的危機,對於林家來說是滅頂之災。

但只要蘇一塵一句話,林家就能立即起死回生!

說不定還能成為京都前十強……

蘇一塵面無表情,眼神犀利的打量林鋒。

這就是粟寶的父親么?

他眼底臉上沒有一絲多餘的表情,寒聲說道:「林家,很好。」

說罷都不屑再多說一句,上車走了。

林家人一臉懵逼的站在原地,內心茫然又惶恐。

林老夫人說道:「蘇總說我們林家很好?是在誇我們嗎?那是不是他要幫我們林家啊?」

林老爺子眉頭緊鎖:「蘇總的臉色可不像是誇我們的樣子。」

林鋒叫人來問,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當聽到蘇家人齊出動,把粟寶接走了。

一個黑衣男人還脫下衣服,把粟寶抱在懷裡,自稱是粟寶的小舅舅……

林鋒如遭雷劈,剎那間忽然想明白了什麼。

蘇家有八個兒子,一個女兒,其中那個女兒從小身體不好,從未在世人面前出現過。

這麼說的話四年前他撿到的那個女人,就是蘇家最珍視的、唯一的女兒?!

反應過來的林家人懊惱不已,後悔得想吐血!

林老夫人嘴唇哆嗦:「竟然是蘇家的孩子……快,快,我們去把粟寶接回來……」

早知道這樣,他們怎麼敢讓粟寶跪在雪地里呀!

都恨不得當祖宗供起來好嗎?

林鋒也後悔極了,想起自己打了粟寶,莫名開始不安。

他煩躁的吼道:「怎麼接!現在是我們想接就能接回來的嗎?」

林老爺子眉頭都快擰成了一個結,沉思了一下說道:「我們多少都是粟寶的親人、親爺爺、親奶奶!蘇家再怎麼震怒也不能否認這個事實。再說了,她害得沁心流產這個也是事實啊……」

他們不過是在教育她,以免她變成驕縱蠻橫的小孩!

只不過林鋒太過震怒,不小心下手重了一點點而已……

林家人覺得這件事完全可以解釋清楚,只要解釋清楚,那麼以後就是大富大貴等着他們了……

**

蘇家人接到粟寶後沒有回京都,而是立即趕往最近的醫院。

南城最好的醫院裏,向來清冷的頂層vip現在一片忙亂。

沒有一個人敢大聲說話,只有機器滴滴滴的聲音,醫生護士快步來回的聲音,讓氣氛緊張到了極點。

蘇老爺子拄着拐杖不停的來回走,一邊問道:「怎麼還不出來!」

蘇一塵看了看時間,沉聲道:「爸,你先坐好。」

粟寶送到醫院後就直接進搶救室了,蘇意深跟着進去,現在都還沒出來。

搶救室里。

蘇意深看着渾身青紫的粟寶,手都是顫抖的。

受凍嚴重的時候最怕骨折,檢查過後發現粟寶被打了一頓,手臂、小腿甚至肋骨都骨折了……

渾身上下無數個地方凍傷,嚴重地方甚至不得不切除。

一個才三四歲的孩子,卻要承受這樣的磨難……

蘇意深眼眶發紅,湊在小粟寶面前低聲道:

「粟寶,我是小舅舅,能聽到小舅舅說話嗎?」

「如果能聽到的話,粟寶一定要加油,挺過來啊……」

粟寶緊閉着眼睛,很驚奇的是,她感覺自己的身體很輕,身上暖暖的,第一次感覺那麼舒服。

周圍很安靜,只有一個聲音在她耳邊不停的說:

「粟寶……小粟寶,小書包呀……」

「你能看到我嗎?能聽到么?」

是誰?

粟寶很努力的想睜開眼睛,可是睜不開。

她着急的想回應說她聽得到,可是也發不出聲音。

**

手術整整做了三個小時,粟寶才脫離了危險,醫生都覺得這是個奇蹟!

粟寶被推到了病房,身上插滿了管子。

蘇意深寒着臉,將檢測報告遞給蘇一塵,蘇家人看過之後,一個個都壓抑着心底的怒火。

蘇家老爺子咬牙怒道:「好得很!一個三歲半小孩,他們也能下得去手!」

蘇一塵早就把林家查清楚了,冷聲說道:「林家的產品被查出涉嫌走私,陷入危機,最近這段時間一直在找關係想讓我們蘇家幫他。」

蘇老爺子冷笑:「老子不弄死他們,他們就該阿彌陀佛了,還想要我們幫他!」

老爺子實在怒極,恨不得現在就立刻把林家人撕成碎片。

蘇一塵道:「放心,他們很快就完了。」

蘇老爺子抿唇,沉默片刻後終是問道:「那玉兒呢……玉兒是怎麼……」

蘇一塵沉默,不再說話。

京都和南市隔了兩千公里。

四年前,病重失憶的蘇錦玉不知道怎麼去到了南市,被林鋒撿到帶回了家。

而後蘇錦玉生孩子時直接病危,差點沒挺過來。

或許是因為孩子的緣故,又奇蹟般的撐了兩年,病逝後只留下粟寶一人。

他們捧在手心裏的寶貝妹妹,就這樣病死在異鄉,甚至沒有一個名分,無人得知……

蘇一塵不由得攥緊拳頭,越是憤怒,臉上的神色越冰寒。

蘇老爺子不敢再問,怕自己受不了。

蘇意深問道:「他們為什麼打粟寶?」

蘇一塵寒聲道:「林鋒的妻子穆沁心從樓梯上摔下流產,林鋒認為是粟寶推了穆沁心。」

蘇家眾人不由得皺眉。

正說著的時候,林家人尋着痕迹找來了。

蘇一塵的助理匆忙走進來,低聲說道:「蘇總,林家的人來了,說要看自己孫女……」

蘇一塵冷笑一聲,冷漠的說道:「把這層樓外面的暖氣關了,窗戶打開,讓他們等。」

**

林鋒以及林老爺子、林老夫人在頂層外面的走廊等了好久。

這層vip有門禁,他們在最外層,進不去。

蘇一塵的助理來說了一句讓他們等着之後就不見人影了。

林老夫人抱怨:「為什麼不讓我們進去啊!再怎麼說也是我們的孫女啊,哪有把親爺爺奶奶和爸爸拒之門外的道理……」

林鋒心煩道:「等等吧!」

他不小心把粟寶打成這樣,蘇家人生氣也是能理解的。

很快林家人就感覺到不對勁,走廊里越來越冷,他們等待的地方就在窗戶旁邊,風呼呼的往裡吹,凍得他們都忍不住縮了起來!

「這什麼鬼天氣,是人能待的嗎?」養尊處優的林老夫人最先受不了了。

「林鋒,你快找個人問問怎麼回事!」林老爺子也皺眉說道。

蘇家人生氣,故意讓他們等一會就算了,可怎麼等那麼久,都半個小時了。

這麼冷的天,誰受得了啊。

手機版閱讀網址:

《蘇意深粟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