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鐵騎踏亂明
鐵騎踏亂明 連載中

鐵騎踏亂明

來源:google 作者:白戈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卓亞 沈默

身為特種部隊狙擊手的沈默在一次執行任務中為掩護隊友而犧牲,卻又在命運的捉弄下穿越到了明朝一個小小邊軍百戶的身上此時的明朝剛剛經歷薩爾滸之戰,宦官奸臣當道,皇帝昏庸無能,後金強勁崛起,民亂兵變四起,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看沈默如何在這亂世中,創鐵騎、抗後金、平民亂、斗貪官、懲權臣、救百姓展開

《鐵騎踏亂明》章節試讀:

沈默擦拭着自己雁翎刀和雙刃虎槍上的血跡,確認四周安全後,快步走到那兩名明軍的身旁,先抱起那名年輕的明軍,用手指試探了一下他的鼻息,還好,呼吸聲比較重,應該只是體力透支,暈過去了。喂點米湯就能好。就是那名年長的明軍情況比較嚴重,後背被牛尾尖刀砍了一個豁口,鮮血止不住的往外流,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只是傷到了皮肉,並沒有傷到筋骨。

沈默將自己馬鞍上的虎皮毯鋪到地上,把這二人抬到上面,又抽出雁翎刀,在旁邊樹林中砍了些柴,搭起一個簡易的火堆,再把那幾個漢人包衣的頭盔取下,洗刷乾淨,取了些水,從包裹中拿出一些牛肉和米,放在頭盔裏面慢慢熬制。

趁着煮肉粥的功夫,沈默趕忙去收拾剛才那幾個漢人包衣留下的物資和馬匹。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這幾個貨還不是正兒八經的後金兵,僅僅是幾個剛剛投降的漢人包衣,就掠奪了差不多六百兩白銀,還有一些不知道屬於多少漢人百姓的珠寶首飾。這些金銀珠寶,壓得馬鞍子都歪了。

除了這些金銀細軟外,還有一些白面大米和肉乾。

沈默仔仔細細的將這些金銀物資收拾好,緊緊的綁在馬鞍子上,又抽出自己隨身攜帶的牛耳割首尖刀,將那六名漢人包衣的首級割下,和之前割下的那三名正統後金兵的首級一起用包裹包好。遼東大地此時天寒地凍的,沈默也不用擔心它們腐爛變味。在明朝,這些首級就是白花花的銀子,就是自己以後陞官的憑證。明朝實行斬首軍功制,砍一個女真兵或者蒙古兵的首級,可以獲得白銀二十,另加官升一級。

沈默又將這些漢人包衣身上的皮甲和兵器收拾好,把自己之前的三匹戰馬和剛剛繳獲的六匹戰馬牽到一起,卸下馬鞍,給它們餵了些乾草料。

轉身再去看那兩名明軍士兵,還是昏迷不醒,沈默擦拭完牛耳尖刀上的血跡,割了一些碎牛肉,喂進了那名年輕的明兵嘴裏,又給他餵了一些水。

不一會兒的功夫,這名明軍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用着感激的眼神看着沈默,虛弱的對沈默說:」多謝恩公救命之恩。「說完就要起身給沈默跪下,沈默趕忙將他按下,對他說:」都是同胞兄弟,不必客氣,你們二人為何會落到如此境地呢?「只見那年輕明兵帶着哭腔說道:」小人名叫李慶,這個是我的老爹,叫李老福,外號李老漢。我們父子二人本來在遼陽打鐵為生,偶爾給那些當兵的打造一些軍械補貼家用。小人不才,最喜好火銃,剛才小人殺韃子的那桿火銃就是我老爹用好鐵給我打造的。前幾日遇到一夥明軍,看我的火銃眼紅,想要搶走。我不從,他們就把我和我的老爹強行拉到隊伍中去,要我們去打後金。後來我們遇到埋伏,隊伍被殺散了,當官的也騎馬跑了,我和我爹好不容易逃得一條生路,卻不想又遇到一夥搶劫的後金兵,如果不是恩公所救,我和我老爹早就成了孤魂野鬼了。「

說著說著,李慶掉下了眼淚。又轉頭看向自己倒在舒服虎皮毯子上的老爹,立馬跪在沈默面前,說道:」求求恩公救救我老爹。「

沈默趕忙將小李慶從地上攙起,安慰着對他說道:」你老爹傷勢並無大礙,等會我再給他清理一下傷口,再靜養幾天,吃點好的就無大礙了,你再吃點肉乾好好的休息會兒吧。」

李慶順從的半躺在虎皮毯上,嚼着一塊肉乾,忐忑不安的看着自己的老爹。

沈默把牛耳尖刀放在火堆上消毒,將李老福瘦弱的身體翻過來,掀開衣服,用牛耳尖刀把傷口上已經潰爛發炎的部分切掉,又用鹽水清理了一遍傷口,再拿出剛才繳獲的白布,用鹽水浸泡後包裹在傷口上。做完這些後,又讓李慶給他老爹餵了幾口肉粥。到了晚上,李老福的臉上氣色已經變得紅潤了。

看着自己老爹逐漸好轉,李慶也安心的枕着自己的那桿火銃安穩的入睡。

此時的沈默,看着熟睡的李氏父子,心裏感慨萬千。沒想到自己的穿越,竟然可以改變其他人的命運。不知自己以後還會改變多少人的命運呢。

想到這裡,沈默半靠在一棵大樹根下,懷裡抱着那把斬馬刀,緩緩睡去。

《鐵騎踏亂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