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王嫵黑蝦子小說
王嫵黑蝦子小說 連載中

王嫵黑蝦子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銀花火樹1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精緻 懸疑驚悚 王嫵

我奶奶是名震江湖的草鬼婆,極為擅長養蛇蠱,方圓百里無人敢惹大一暑假,奶奶把我騙回老家,繼承她的衣缽,從此萬蠱庇佑,我所向披靡可直到當我身邊的親人一個個離奇死亡,我才發現,我已經陷入了一個恐怖的圈套……...展開

《王嫵黑蝦子小說》章節試讀:

不過在我睡得迷糊中,我忽然感覺到有一個光溜着身,長得特別俊的男人爬到了我的床上。
他冰涼的唇貼在我的胸口,又鑽進了我的被子里。
男歡女愛,我以為是幻覺,或者是在做夢,我也沒在意。
醒來的時候,我感覺我的肚子也不疼了。
往窗外一看,外面已經天黑了,夢裡那個穿着黑衣服的男人讓我有些好奇,可正當我起身時,藉著窗外透進來的月光,我看見我身上竟然壓着一條鱗片閃着寒光的大黑蛇!
...我奶奶年輕的時候,是遠近聞名的大美人。
但在我們當地,卻沒一個人敢娶。
為什麼呢?
因為我奶奶是我們黔西南一帶,赫赫有名的草鬼婆!
我叫王嫵,老家是雲貴交界少數名族的,草鬼婆,也叫蠱女,就是專門養蠱害人的女人。
在我老家這邊,談蠱色變,而我奶奶,最擅長養的還是蛇蠱,就更令人恐懼。
養蠱傳女不傳男,女人養蠱,就註定孤獨終老。
但我奶奶是個很有心計的女人,她不想一輩子沒個男人啊,於是就想了條詭計,專門挑那些男知青下手。
上世紀六十年代,全國知青下鄉熱,我爺爺是城市裡受到過高等教育的熱血青年,響應國家號召,來到了我老家寨子里。
不管任何時代,帶着金絲邊眼鏡的高級知識份子,對女人來說,都是誘惑,尤其是對山裡女人,更為致命。
我爺爺一來寨子,我奶奶立馬就相中了他。
奶奶長得漂亮,我爺爺是大城市裡來的,不知蠱的厲害,被我奶奶熱情招待住進了家裡,從此,我爺爺就成了上門女婿。
可是她們在一起生活不到七年,我爺爺就暴斃了!
聽我爸說,在他很小的時候,我爺爺偷偷的瞞着我奶奶,急急忙忙的把我爸送進了就近的城裡安頓,當天晚上,我爺爺因為沒趕到回去的末班車,跪在車站嚎啕大哭。
零點一過,我爺爺的七竅開始流血,嘴巴、耳朵,甚至是**里,鑽出了數百條筷子粗的黑蛇,被路人送去醫院檢查,才發現我爺爺的五臟六腑,全都被吃空了。
別人都說這就是我奶奶給我爺爺下的蠱,約定的時間沒回去,蠱就發作了。
我從小都在城裡長大,對這種怪力亂神的說法不太相信,就連我爸他自己,對這件事情的情真真假假,記得也不是很清楚。
不過,我爸唯一清楚的事情,就是我爺爺死前叫我爸永遠都不要回黑老寨。
黑老寨,就是我奶奶住的那個寨子。
這些年,我爸確實也沒回去過。
直到我上大一的暑假,我家接到一通陌生人來的電話,說是我老家的奶奶大病快死了,我爸是我奶奶唯一的兒子,老人以前吃了很多苦,讓我爸帶着家屬回寨子,給我奶奶收屍。
我爸年紀大了,一聽到自己的老娘還在山裡頭受苦,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立馬把我爺爺交代他的話拋到九霄雲外,死活都要帶着我回老家寨子看望我奶奶。
我媽拗不過他,沒辦法,只好在我們臨走前,叮囑我說千萬不要亂吃我奶奶給我的東西。
我覺得我媽有點小題大做,也沒把我媽的話放心上。
當我跟我爸山路十八彎的來到黑老寨時,我爸憑藉著兒時的一點記憶,找到了我奶奶家,是一棟破爛的吊腳樓。
我爸激動的敲着門,過了好久,一個頂着一頭花白頭髮,又矮又瘦的老婆子,把門打開了。
這老人雖然老了,但五官依舊十分耐看,尖翹的下巴,還保留了不少年輕時期的絕代風華。
老婆子雙眼充血渾濁,看了我爸一眼,然後又轉頭看向我。
「我的崽啊,都長這麼大了。」
我奶奶這話像是對我爸說的的,但更像是對我說的。
我有些奇怪,不過立馬就被我奶奶熱情的扶進屋裡。
我是家裡唯一的女孩子,相對比起我爸,我奶奶似乎更關心我。
我躺在椅子上追劇,我奶奶也跟我坐在一起,親親熱熱的問我說:「孫女,你叫什麼名字啊?
今年多大了?」
我從沒見過我奶奶,對她的親熱有點不適應,而且進屋後,總覺得家裡的空曠之處,有雙陰沉沉的眼睛看着我,盯的我渾身發毛。
不過我還是客客氣氣的回答我奶奶:「奶奶我叫小嫵,今年剛滿十八。」
「才十八歲啊,年輕真好!」
我奶奶看着我的目光十分羨慕。
不過話鋒立馬一轉:「嘖,可惜啊,就是丑了點,還沒找男朋友吧。」
……。




我擦,我奶奶損我也太直接了吧!
見傷了我的自尊心,我奶奶立馬又拍了拍我的肩安慰我。
「丑點也沒關係,你這身子骨柔軟,怪不得黑蝦子會相中你。」
「黑蝦子?
誰是黑蝦子?」
我有點懵逼。
而我奶奶卻神神秘秘的對我一笑:「到時候你就認識了。」
說著我奶奶起身去廚房,給我做了一碗雞蛋面,讓我趁熱吃了。
看着這碗浮着兩個雞蛋的面,我想起我媽出門前跟我說的話。
雖然我不信這個世界上還真有什麼草鬼婆,但心裏也有點緊張。
於是我找了個借口,跟我奶奶說我還不餓。
我爸見我奶奶親手給我做面,我還不吃,為了討好我奶奶,就故意罵我糟蹋我奶奶的心意,不餓也得吃。
被我爸罵了,我只得拿起筷子,夾起了面上的雞蛋,吃了幾口。
這雞蛋的味道有點怪,咽下喉嚨的時候,就像是有條像蛇一樣的東西,順着我的喉嚨鑽進了我的肚子里,而且帶着一股很奇怪的腥味,讓我十分反胃。
剩下的面我再也吃不下了,於是就和我奶奶商量說:「奶奶我吃飽了,可以不吃了嗎?」
我奶奶還沒說話,我爸就瞪了我一眼。
沒辦法,我只能閉眼一口氣把這碗面全都幹完了。
面碗見了底,我奶奶這才笑盈盈的端着空碗從我身邊離開。
而且看着我奶奶利索的腿腳,半點都不像是得了大病的模樣,難不成我奶奶是騙我們?
也不知道是因為坐了幾個小時的車累的,還是吃了剛才這碗面的原因,我肚子有些不舒服了起來。
就好像有個東西不斷的在我肚子里攪來攪去,又疼又漲。
我奶奶見我難受,特地帶我去一個新收拾好的小房間里,讓我躺着休息休息。
躺着總比坐着舒服,我聽了奶奶的話,脫鞋上床睡覺。
不過在我睡得迷糊中,我忽然感覺到有一個光溜着身,長得特別俊的男人爬到了我的床上。
他冰涼的唇貼在我的胸口,又鑽進了我的被子里。
男歡女愛,我以為是幻覺,或者是在做夢,我也沒在意。
醒來的時候,我感覺我的肚子也不疼了。
往窗外一看,外面已經天黑了,夢裡那個穿着黑衣服的男人讓我有些好奇,可正當我起身時,藉著窗外透進來的月光,我看見我身上竟然壓着一條鱗片閃着寒光的大黑蛇!

《王嫵黑蝦子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