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我的沙盤遊戲世界
我的沙盤遊戲世界 連載中

我的沙盤遊戲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梨想當人 分類:都市

標籤: 梨想當人 蘇橙 都市

【幕後】【創世】【爽文】【無敵】衪是偉大的創世神,最初的造物主祂是謨羅世界人們心中至高無上的存在,人們憧憬祂,膜拜祂,渴望衪但同時,他還是一個玩家眼中的慈善家,一個賠本賺吆喝的遊戲產商,業界的清流然而沒有人知道,他只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無業青年因一次偶然的機會,蘇橙走上了一條不一樣的道路這是一條成神的道路,也是一段人性的旅程展開

《我的沙盤遊戲世界》章節試讀:

這場暴亂很快得到了鎮壓,觀星塔的事務官緊急接過了軍隊的指揮權,命令殺死所有敢於逃跑的奴隸。

殺戮持續了三個小時,直到最後再也沒有奴隸敢反抗,才漸漸停歇。

但就是這樣雷厲風行的事務官,在看到那具血肉模糊的元老之子屍體後,也害怕渾身戰慄,臉色蒼白。

完了!一切都完了!

元老之子死了,元老不會放過他的,他只是區區一名事務官與元老之子的性命相比一文不值。

「你們!」

「都是你們這些該死的奴隸!」

事務官咬牙切齒,目光掃過一個個抱頭蹲在地上瑟瑟發抖發抖的奴隸,眼中的怒火幾乎要噴出來。

但強烈的生存欲讓他很快冷靜下來,恢復了理智,事到如今就算他把所有的奴隸都殺光也挽回不了事實,唯一可以挽救的辦法就是抓住這次暴亂的罪魁禍首,只有這樣才有可以得到元老和國王的饒恕。

「派出最精銳的士兵,在天亮之前一定要將那兩個罪人帶回這裡。」

事務官臉色陰沉的對守備長說道。

……

另一邊,精心策划了這次事件的吉恩和霍恩,在經歷了幾小時的逃亡後,在一處山崖前被迫停了下來。

「該死的,這是一條死路,剛才我們為什麼不往南方跑?」霍恩不解的問道。

吉恩看了眼山崖下那條寬闊的涅河,搖了搖頭:「南方的土地大多都是平原,不利於躲藏,王國的守備部隊擁有能夠快速在平原上奔跑的「呲獸」,我們往南方逃是自尋死路。」

「只有北方,北方才是我們的希望,北方森林茂盛利於我們隱藏。」

霍恩想了下,覺得吉恩說得有些道理,他們能在幾百士兵的追捕下堅持三個小時,全靠在森林中周旋,只是現在……

「我們似乎無路可逃了。」聽到身後森林中傳來的聲音,霍恩苦笑道。

追兵臨近,吉恩咬了咬牙:「從這裡跳下去,跳入河中,然後游過涅河,我們就能逃出生天。」

「從這裡跳下去?我們會被河水淹死的!」霍恩瞪大眼睛。

「像我父親一樣被石磨慢慢的壓碎腦袋在痛苦中死去,然後屍體掛在王國都城外的木杆上被那幫臭蟲欣賞到爛掉,和落入涅河淹死,這兩種死法你選哪種?」

吉恩面無表情的說道。

聽到這話,霍恩表情很是驚訝,相識三年,這件事他從未聽對方說過,他只知道吉恩的父親是一名小貴族,因為違抗國王被國王下令處死,但沒有想刑罰是如此的可怕。

腦袋被碾碎,屍體還要被烈日暴晒……

霍恩打了個寒顫,他寧願餵魚,也不想被抓回去。

吉恩沒管霍恩會怎麼選擇,總之他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轉頭看着包圍過來的追兵,吉恩嘴角忽然露出了一個冰冷的笑容,這個笑容讓前面的士兵都覺得心中一寒。

「告訴莫尼三世,只要我吉恩今日不死,以後必定想方設法覆滅他的王國,王國的臭蟲最終的歸宿只會是地獄!」

說完後,吉恩就轉過身悍然從山崖躍下,落入了涅河湍急的水流之中,被河水淹沒。

霍恩見狀咬了咬牙,也跟着跳了下去。

……

清晨,涅河的一處岸邊,兩個少年相互攙扶着從河裡爬上岸,渾身濕漉的躺倒在了草地上。

兩人對視一眼,放聲大笑了起來。

兩人正是吉恩和霍恩,他們從幾十米的山崖跳入水中憑藉著頑強不屈的意志在連一頭象都能沖走的河流中活了下來。雖然在河水中被礁石劃得遍體鱗傷,但已經不算什麼了。

「我們活下來了!活下來了!」

「涅河是養育了摩羅人的母親河,它捨不得奪走我們的性命!」

「從今天開始我們自由了!」

「我們不用再每天都去建那又臭又硬的塔,我們現在可以想睡多久睡多久,不用再擔心會被守備士兵抽打,不用再生活在恐怖的國王的統治下,我們……」

「真正的獲得了自由!」

霍恩歡呼着,激動的捧起了一把河邊的泥土蓋在臉上,嗅着那泥土芬芳的氣味,他頭一次感覺到自己真正的活着。

一旁的吉恩微笑的看着他,也學着的樣子捧起泥土敷在臉上,肆無忌憚聞着這對他們來說象徵著自由的味道。

將心中的情緒宣洩出去後,霍恩突然又感到了一陣空虛以及迷茫:「吉恩,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

吉恩也有些茫然。

是啊,他們接下來要去哪?

雖然他說過要向王國復仇,但這可能嗎?

王國的勢力如巍峨高山,堅不可摧,所有的貴族與國王形成了一個恐怖不可戰勝的即得利益集團,他只是一個什麼都沒有的普通人怎麼向王國復仇?

吉恩陷入沉思。

過了會,似想到了什麼,他眼睛微微一亮:「我們繼續往北走。」

「我聽人說在北方只有最原始的森林,和大片未開荒的荒土,而且那裡到處潛藏着危險,曾經妄圖向北方開拓領土的摩羅人,到最後沒有一個人能活着回來。」霍恩擔憂道。

「摩羅人確實沒有人能回來。」

吉恩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但上個時代卻有人成功做到。」

「誰?」霍恩知道他所說的上個時代是指摩羅王國沒有立國之前的部落時代。

「我曾經看過家族傳下來記載着部落時代一些隱秘的羊皮卷,其中就有記載,我爺爺所統領的部落曾向北方派出過兩支探險隊,一隻在途中不幸遭遇異獸全員死亡,但另一支探險隊卻不可思議的跨過了北方山脈,並且在山脈的另一頭髮現了一片廣闊富饒的森林。」

霍恩想像不出這究竟是一段多麼遙遠的路程,居然跨越了一座山脈。

而吉恩語氣沉重且認真的下一句話,讓霍恩直接從蹦了起來:「在森林中,探險隊遇到了一群外形似人,有着的智慧生物,並與她們生活了一段時間。」

霍恩腦袋轟的一聲,彷彿聽到了這個世界最不可思議的秘密,一臉驚駭的道:「怎麼可能!」

「難道這個世界上除了摩羅人外還存在其他的人?」

吉恩搖了搖頭道:「她們應該不是人,據羊皮卷上記載,她們的外形似人但與人有着很大的差異,她們的耳朵長得像北原兔。」

「除此之外,不知道為什麼,探險隊在羊皮卷留下的文字中將她們稱呼為……」

「森林之子!」

霍恩在震撼中久久才回過神,感嘆道:「真是不可思議,這個世界上居然還存在着其他擁有智慧的生物,森林之子……不知道這是怎樣的一種生物,長相是什麼樣的。」

好奇心讓他不禁對這種神秘生物的外貌產生了各種聯想。

吉恩從草地上坐了起來,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這麼想知道,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反正我們已經無家可歸不是嗎,就當是一次冒險好了。」

霍恩點了點頭。

這是一段說走就走的旅程,連東西都不用收拾,因為他們什麼都沒有了。

但兩人心中此刻都是滿懷期待,因為在黑暗中舉起骨矛刺入守備官心臟的瞬間,他們就已經拾回了曾經最珍貴的東西。

尊嚴,自由,以及本心。

因為害怕計劃失敗後被殺死,刺殺守備官的計劃在兩年內一再擱淺,但那種永遠沒有盡頭的壓迫讓他們終於明白了,有時候,某些東西比失去生命要更重要。

「吉恩,上個時代的人太了不起了,你說是什麼樣的力量支撐他們在陌生地域完成了來回近十年的探索?」

霍恩是個話癆,因為這事多次在觀星塔被守備士兵打得死去活來,可還是改不了,走在通往北方的平原上,又一次問起了羊皮卷上的記載的事。

吉恩沒有絲毫不耐煩,反而是認真想了想,說道:「應該對世界的敬畏,以及對未知的好奇吧。」

停頓了下,接着又道:

「說不定將來的某一天,我們的事迹也會被人編寫到羊皮卷上,供後人閱讀,成為口口相傳的傳說故事。」

《我的沙盤遊戲世界》章節目錄:

上一本>>《姜帆》
  • 下一篇:暫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