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苟在劍閣十八年
我苟在劍閣十八年 連載中

我苟在劍閣十八年

來源:google 作者:孟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凡 楊石 現代言情

【changdu】「我想怎麼樣?那得看你的表現了,要麼把黑炎劍還給我,要麼你今天就別想安然無恙的走出練功殿」「我不信你敢在練功殿裏面對我出手!」孟凡隨口說道練功殿,可不是給人鬧事的地方楊石冷笑道:「我會在...展開

《我苟在劍閣十八年》章節試讀:


孟凡這兩次出手,讓楊石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孟凡的對手,差得遠了!

事實上,此刻他並不覺得孟凡可怕,而是覺得劍閣可怕。

一個雜役弟子,進入劍閣不過短短數日,就發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

如果說不是劍閣的功勞,他還真不信!

「服了就滾。」孟凡冷冷的看了楊石一眼,然後將木劍從對方的喉嚨上放了下來。

楊石轉身離去,沒有再和孟凡死磕。

孟凡不知道的是,此刻在練功殿閣樓頂上,有一對在下棋的老人正看着他。

「練氣一層,吊打練氣五層,咱們蜀山劍派很久沒有出現這麼優秀的人才了吧?」

「練氣六層之下,其實差距沒有那麼大,如果劍術有成,越級戰鬥確實不難。」

「但不可否認,練氣一層和練氣五層的差距不小!」

「確實比較亮眼,可惜是個雜品靈根,上限很低。」

「雜品靈根又如何,這小子剛剛出手兩次,都精準的把握到了對方攻擊里的漏洞。

尤其是面對第一劍的時候,他完全看穿對方的劍法。

這證明他的悟性極為驚人,很有可能彌補雜品靈根的不足和缺陷!」

「不排除這個可能性,但很難!相比之下,我還是更看重李雪柔那個女娃,身具極品靈根,各方面都碾壓別人!」

「拿一個極品靈根來和雜品靈根比,你也說得出口。」

…………

……

孟凡沒有急着回劍閣,難得出來一趟,他準備多逛逛。

片刻後,他來到了蜀山劍派的悟劍堂。

悟劍堂,也被叫做試劍堂,說白了就是練劍的地方。

練功殿,蘊含小型聚靈陣,是修鍊功法提升修為的寶地。

而這悟劍堂,則是蜀山劍派弟子用來練劍試劍的地方。

試劍,就是切磋劍法!

不過這裡和演武場不同,悟劍堂的切磋,是點到為止,相互領教劍法。

這是切磋,或者說指導。

久而久之,這裡甚至成為了低階弟子向高階弟子學劍的地方。

當然,有時候需要付出一些報酬。

孟凡來到了悟劍堂之後,頓時有些驚喜。

相比於練功殿,他更喜歡悟劍堂!

因為這裡的弟子,都在練劍比劍,孟凡剛到這裡,就有一種打開新世界大門的感覺。

劍道通神在這裡,簡直是如魚得水。

孟凡入了悟劍堂之後,看到了一門門劍法。

普通人看到這麼多的劍法,只會覺得眼花繚亂,根本就學習不到什麼,除非是認真研究其中一門劍法。

但是孟凡不一樣,劍道通神這個至尊天賦,讓他在劍道一途上,有奪天造化的可怕資質。

這些弟子練習的每一門劍法,在孟凡眼中都好像是一個個一塵不染的絕色女子,一覽無餘。

他在瘋狂的吸收這些劍道知識。

孟凡不聲不響的坐在角落裡,觀看這些弟子練劍。

一門門劍法在孟凡的腦海中演練、推演。

他能夠看到這些弟子劍法之中的漏洞和缺陷,然後在自己的腦海中完善,修補。

這就很離譜!

就算是在劍道上造詣極高的前輩,能夠精通幾門劍法,最多精通十幾門劍法,便已經很驚人了。

像孟凡這種,任何劍法一看就能入門,再領悟一番就能精通的,放眼整個天下,都是鳳毛麟角。

不對,不是鳳毛麟角,是只此一人!

孟凡在角落裡,一坐就是兩個時辰。

悟劍堂之中,不乏有人注意到孟凡這麼一個怪人。

大家來到悟劍堂,都是為了練劍、試劍。

雖然也有人會觀摩學習別人的劍法,但是坐在角落裡一直觀摩,一動不動直接就是兩個時辰,還是挺特殊的。

尤其是在孟凡正前方,有一個一直練劍的女弟子,有些不高興了。

她誤會孟凡一直在看自己,這讓她有些尷尬。

甚至她覺得孟凡是個登徒子,藉機偷看自己。

你說你看一小會兒就算了,這一看就是兩個時辰,哪個大姑娘能受得了?

所以她實在忍不住了,走到孟凡面前,冷冷的說道:「你,起來!」

「我?」孟凡指了指,有點驚訝的站了起來。

怎麼突然有人點自己的名?

他有點莫名其妙!

「我長得好看嗎?」女子冷冷的盯着孟凡。

這個問題,問的孟凡有點懵逼。

這是什麼節奏?

「好看。」不過對方既然問了,孟凡還是客客氣氣的回答了這個問題。

畢竟是第一次來悟劍堂,所以他不想惹事,極為乖巧。

「就算我長得好看,你也沒必要在我身後盯着我看兩個時辰吧?這很無禮!」女子臉色冰冷的看着孟凡。

額……

孟凡瞪大了眼睛。

這也能被誤會的嗎?

普信女?

他有點尷尬的解釋道:「姑娘,你誤會了,我不是在看你,我是在大家練劍。」

女子冷笑道:「看大家練劍?看大家練劍你非要坐在我後面,一坐就是兩個時辰?」

這,怎麼解釋?

好像無論怎麼解釋,都有點解釋不清了。

人在角落坐,鍋從天邊降。

「姑娘,你真的誤會了,我沒有看你,我只是在看大家練劍。」

否認三連,但好像還是沒有什麼說服力。

「解釋就是掩飾,既然你說你在看大家練劍,那麼看這麼久,也該動手練練了,正好和我比劃比劃!」

她要好好教訓教訓這個登徒子!

孟凡有些無奈的對着女子說道:「姑娘,這個真的沒必要。」

女子冷笑道:「心虛了?你說你沒有偷窺我,是在看大家練劍,那麼肯定也看到我練劍了。只要你能夠把我剛剛練的劍法施展一遍,我便相信你!」

孟凡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

其實這不難!

「好。」孟凡同意了,並沒有拒絕。

因為這很容易解決,既然容易解決,那麼也沒必要硬撐着,讓別人誤會自己。

「如果我能夠把你剛剛練的劍法施展一遍,你得向我道歉,承認是誤會了我。」孟凡一臉無奈的對着女子說道。

「沒問題,我就看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女子一臉冷嘲熱諷的看着孟凡。

在女子看來,這個猥瑣男登徒子,怎麼可能施展出自己的劍法?

她這門劍法極難修習,就算是潛心修鍊,沒有個十天十夜都無法入門。

就算這傢伙剛剛真的是在看自己練劍,也不可能學會。

她提出這個要求,純粹是故意為難孟凡,想要孟凡難堪!


《我苟在劍閣十八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