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我在崩壞追上仙
我在崩壞追上仙 連載中

我在崩壞追上仙

來源:google 作者:長楓長澤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符華 長楓長澤

(單女主符華)【時間線-古神州——】沈芙穿越到了崩壞世界的古神州,遇見化名為赤鳶真人的符華,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她果斷決定抱大腿!「師父,師父~」沈芙如此喊着那個冰冷木訥的赤鳶真人,她下定決心要將對方從崩壞的苦難中拯救出來,還要追回家!古神州、現文明、前文明她們之間有五萬年的差距,為了更改符華的命運,沈芙踏上了對方曾歷經過的絕望、灰暗旅途————「現在是往世樂土彩蛋時間~由妖精愛莉希雅向你隆重介紹一個人♫~」「她是前文明裡的劍仙、守護者、人類文明史上一顆璀璨星辰,她本該被世人所銘記,卻甘願消逝在文明覆滅」「她身居逐火英桀的最高之位,連凱文和千劫都認可的人,是不是很驚訝♫~」「沈芙授勛,無名的【英雄】之銘」展開

《我在崩壞追上仙》章節試讀:

符華覺得如果讓沈芙就此離開,就是把女孩心中僅有的渴望給撲滅。

只是擁抱一下而已。這句話也是說給她自己聽的。

沈芙的話總是能喚起她久遠的記憶,她不是真的仙人,雖泯滅很多情緒但還是個有情感的人類。

回憶一下也不錯。最主要這是沈芙要求的。

「真的?」沈芙轉過身來,臉上落寞的情緒消失,「會不會對師父有影響?」

「不會。」符華向兩邊抬起雙手,她有點無措,已經很久沒有被誰擁抱過,七位徒弟都沒有,對那種感覺和動作都有點忘記了。

視線中女孩欣然的走上前,兩人距離很近。沈芙的身高與她差不多,符華抬眸見到對方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似是在打量,忽地伸手。

纖細的手臂自腋下穿過,貼着腰在後背緩緩收攏。

符華一動不動,身體有些僵硬。感受着沈芙身上傳來的暖意,夜深時寒冷的風吹過,那份暖就更加明顯。

還有女孩淡淡的香氣和柔軟的身體。

她好瘦。

這是沈芙在擁抱後產生的念頭,仙人的身材一如往常那樣苗條,有沒有長胖些她無法確定。

這個時代的資源匱乏,她已經很努力把每一頓餐的營養調配好,現在看來還是不夠。

真的抱住仙人,沈芙心裏還有些興奮,但她不敢再亂動,這是次帶有欺騙性的擁抱,下一次能光明正大的抱就好了。

「已經足夠了。」符華不是在問,而是說。

沈芙留戀不捨得鬆開,琥珀色眼眸微動,「師父,你有聽到什麼嗎?」

”沒有。 ”

「我聽見了,是心跳聲,擁抱時會讓心跳加速。」

符華對沈芙一本正經的解釋感到奇怪,她對人體有些了解,從未聽說過會有這樣的關聯**情。不禁問道:「為什麼?」

「因為喜歡啊。」沈芙笑着眯起眼,「師父沒有么?」

少時她感受到額頭傳來瞬間的冰涼感,符華面無表情的用指節叩叩她的腦袋,兩人自然分開。

「沒有。」符華給出相同的回答。她看着這位連師父都敢調戲的弟子,眼裡流露些無奈。

沈芙抱着額,臉上笑容如初,她已經抱夠了現在可以心滿意足的離開。步伐輕快的向前幾步,然後轉過身來遠遠的朝符華說:「師父,要記得我的話。我們幾天後見!」

「……」

直到女孩的身影消失,符華邁步離開院子,她要去找林朝雨問個清楚。

第二院落里,見到忽然出現的符華,林朝雨恭敬的彎腰,「師父。」

「她去試劍太早了。」符華注視着弟子,語氣微冷。

聞言,林朝雨心情複雜,「可師妹在太虛劍氣修鍊上無法提升,我想離開可能更適合她。」

漫長的沉默,空氣彷彿凝結般,很久過後符華沒再說什麼,徑直轉身離去。林朝雨緩緩抬起頭來,望着那背影嘆息。

師父從未對她的做法提出過質疑。林朝雨每次都做的很好,這次竟然因為沈芙而被責怪。

她打心底里羨慕沈芙。

太虛山吊索橋前,秦素衣早早的站在那等待,在她腰間斜挎着細長的劍鞘,由軒轅劍變化而來的墨染香。

下山是要連夜離開,等到天明兩人差不多就到附近的鎮子上。

秦素衣沒等多久就聽到悅耳的笑聲,一身灰衣的沈芙趕來,如瀑的黑髮盤在腦後,月光映照的臉頰上粉唇彎起的弧度很高。

「有什麼事很開心?」她不解的問道。

「去見了師父一面。」沈芙回答,視線落在對方腰間的細劍,不由得有些羨慕。

見秦素衣還是副困惑的表情,她挽過對方的胳膊走向弔橋,「其他的就是我和師父的秘密了,不能告訴師姐。」

夜更深,風聲喧囂吹打着木窗,符華在床上輾轉睜開眸子。腦海中想到沈芙下山試劍就覺得無法安心。

七劍對太虛劍氣的修鍊都有數十年之久,但沈芙只有三個月,實力和心境方面相比其他人都很大差距。

要是出事了,無法想像。

符華直起身子,被褥滑落露出淺薄白衣。她嘆了口氣,果然還是親自盯着才能安心。

腦海中回想起沈芙離開前的擁抱,她抬手放在心口的位置默默感受。

先前的確沒有任何感覺,但是現在心跳似乎有點快。

……

太虛鎮,以山而得名的鎮子。赤鳶真人威震江湖,太多的人慕名而來,這裡自然就變得繁華。

清晨時沈芙和秦素衣從林間山路走出,遠遠望着那塊石柱上的匾額確定已經抵達目的地,整夜的趕路使得兩人精神狀態一般。

沈芙第一次下山卻沒那麼興奮,身旁的秦素衣打着哈欠,對新鮮事物提不起興趣,如今她只想快點找個地方休息。

「師姐,當初你下山是多久前?」沈芙望着街邊穿行而過的路人,那些攤販手中的東西其實和她在現代見到的相差無幾。

玩的、吃的。她在心中默想着除了試劍外自己要做的事,給眾人買些禮物,還有多採購食材給符華補充營養。

「不記得,兩三年?當初剿滅聖火教時根本哪都沒去。」秦素衣也在打量周圍,「聽說這裡最近有入魔者殺人,搞得夜晚都不安心。」

令她打起精神的是附近一間掛着匾額的客棧,秦素衣搖搖沈芙的胳膊,欣然指着那家店,「師妹,我們直接在這住下吧!」

「好。」沈芙點頭答應。

看出來秦素衣是真想休息,在太虛山時想練劍就練劍,困了就休息,醒來又可以吃飯。這和毅力無關,她只是習慣先前的生活方式。

而獨自一人沈芙也能不受干擾的做事。

兩人朝着客棧走去,不久以後相同的道路上符華慢步走來,她在人群間穿行卻沒有引來誰的注意,偶爾有人談論着赤鳶真人,卻不知她正從身邊走過。

前文明融合戰士藏匿的一種手段,被符華熟練的掌握使用,從昨夜起她就跟在兩人身後,看她們趕路、聊天,親眼見證和保護,她感覺很安心。

《我在崩壞追上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