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路人甲
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路人甲 連載中

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路人甲

來源:google 作者:巾凡木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小寶 宴辰

姜小寶穿書了,既不是女主也不是女配更不是炮灰啥的,炮灰起碼在書中還有些許着墨而她穿成了一個路人甲都不配在文中出現的,姜小寶想着既來之則安之就安安穩穩得在這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可沒想到她竟然入了那個書中大boss宴辰的眼,從此就過上了被寵上天的生活展開

《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路人甲》章節試讀:

「聽說沒,那江侍郎的大女兒要和王尚書的兒子退婚。」

「不能吧,他倆家不是從小就定的娃娃親怎麼這個時候退婚啊。」

「誰說不是呢,你從哪兒聽來的小道消息不是你瞎編的吧。」

「哪能呢,咱們小老百姓的哪來的膽子去非編這些,還不是我一親戚在江侍郎府上當差告訴我的,聽說江侍郎發了好大的火。」

「按理說這江家小姐和王家公子也算得上是郎才女貌怎麼突然要退婚啊。」

「我聽說那江家小姐摔了一跤磕到了頭,醒來後又哭又笑的非要和王家公子退婚。」

「呦,還有這事。」

「可不是嘛?」

……

而他們口中的江小姐——江妙音此時正在祠堂跪着,江侍郎讓她好好想想反思反思為何非得要和王文博退親,王家公子不說別的也能稱得上是相貌堂堂頗有文采之人。為何如此想不開非要退親,這讓她以後該怎麼面對王尚書。

「小姐,我來給你送吃的了。」江妙音的貼身丫鬟小翠低低的喚着江妙音,江侍郎吩咐不讓任何人給小姐送吃的小翠心疼自家小姐使了銀子偷偷的進了祠堂。又怕被有心人看到,整個人都是提心弔膽的也不敢大聲呼喚。

江妙音一看到小翠眼眶都紅了,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前世她嫁給了王文博後剛開始也挺好的,王文博沒那麼過分應該是顧忌着她父親的面子。自被她發現他與庶妹拉拉扯扯糾纏不清的時候,王文博可謂是徹底放縱了他將她囚禁了起來對外稱她生了病,庶妹江妙琪借口來探望照顧她住進府里和王文博纏綿悱惻。王文博為了能娶江妙琪兩人狼狽為奸給她下毒將她趕到荒涼破爛的小院打斷雙腿任她自生自滅,身邊的人也被一個一個的除掉使她處在孤立無援狀態,想回家找父親求救都沒辦法,小翠為了救她下場很是凄慘被江妙琪割了舌頭賣到花樓任人侮辱擺布就連死也沒留個全屍。

反倒是王文博在她死後霸佔了她的嫁妝風風光光的迎娶了江妙琪還得了個痴情人的美名,外人都稱讚他有情有義妻子病死他和江家本來都沒什麼關係了卻因念着妻子娶了庶妹處處照顧江家。江妙音恨啊,恨不得飲其血食其肉。

應該是老天都看不過眼王文博和江妙琪的所作所為,江妙音重生了。重生在十七歲還未嫁給王文博的年紀,一切都來得及江妙音發誓絕對不會讓王文博和江妙琪那對渣男賤女好過。重活一世她要保護好自己的身邊人,不讓他們再受到傷害。

小翠一看江妙音哭了不覺慌張了起來,一邊給小姐擦眼淚一邊問其哭泣的原因,「小姐,你怎麼哭了,是誰欺負小姐了嗎,告訴小翠,小翠給你出氣去。」

「沒有人,只是想起一些事情而已。」江妙音一把抱住小翠,還好小翠你還在我身邊。這次我一定不會讓你遭受到那些。

被抱住的小翠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輕輕拍了拍小姐的背。覺得小姐肯定是受了極大的委屈這才哭的,「小姐,不哭了不哭了。小姐要是害怕一個人待在辭退我這就去給老爺說,老爺這麼疼你肯定也捨不得。」

江妙音停止了哭泣,拉住小翠。「小翠,不用去了。我已下定決心要和王文博退婚,爹現在還在氣頭上你別去省的被遷怒。」

「我知道了,可是。」小翠對江妙音非要退婚一事也是很疑惑,按理說小姐不說多喜歡那個王公子但也挺欣賞的為何現在非要退婚呢。「小姐,你不喜歡那個王公子嗎?為什麼要和他退親呢?」除了小姐不喜歡王公子這個原因小翠實在想不出還有和理由要退那王公子的婚。

江妙音閉了閉眼,「小翠,你不知道那個王文博早就和江妙琪勾搭成奸了。」

「什麼?小姐你的意思是二小姐和王公子他倆……」小翠見江妙音點了點頭十分氣憤,「二小姐怎麼這樣,她明知道王公子是小姐你的未婚夫。還有那個王公子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居然和未婚妻的妹妹勾勾搭搭。」冷靜下來,小翠也意識到小姐非要和王家公子退婚的原因,「所以,小姐是因為這個才…」

江妙音:「對。」

「對了,小姐老爺知道這件事嗎?」小翠腦子轉的也挺快,很快就想到了這一點。「老爺要是知道的話肯定不會這樣罰你的。」

江妙音苦笑一聲,「還沒來得及說,爹一聽我要退親大發雷霆罰我在祠堂里反思。根本都不聽我解釋。」也怪自己太心急了,意識到自己重生了單想着早些和王文博那畜生解除婚約,沒有說明原因惹得父親生氣不說,婚約還沒解除。

「小姐,老爺有請。」說話間祠堂的門被推開,一個小廝來請她出去。

小翠摻扶起江妙音,「小姐,我們走吧。」

到了大廳,江侍郎——江政坐在主位旁邊坐的是余氏也就是江妙琪的親娘,江妙琪坐在余氏的側下方。江政見江妙音進來掀了掀眼皮沉聲問道:「知道錯了嗎?還一定要和王家公子退婚嗎?」

江妙音仍堅持自己要退婚的想法,「女兒沒錯,我要退婚,我不會嫁給王家公子的。」

江政被氣得不輕摔碎了一個杯子,「你,你,你這個孽女。那王家公子有什麼不好的你非要退婚。」余氏趕忙呼啦兩下江政的胸口給對方順了順氣,不忘在開口勸江妙音,「是啊,大小姐你為何非要退婚呢,看給老爺氣的。快趕緊給老爺道個歉,別讓老爺生氣難過。」

「對啊,大姐姐。你看給爹氣的。」江妙琪柔柔的開口。

江妙音看都不看她一眼,接着道:「爹,你難道就不想知道女兒非要退婚的原因。」

江政沒好氣的說道:「能有什麼原因,我今就聽聽你能不能說出個好歹來。」江政着實想不通為何乖巧的大女兒自摔了一跤後轉變這麼大。

「因為王家公子他喜歡的人不是我,他早就和二妹妹勾搭在一起了。」江妙音的話無疑是給了眾人當頭一棒,江政愣了半天不知說什麼好。

余氏和江妙琪也沒好到哪去,都是一副震驚的表情。

《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路人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