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五年後她帶着崽崽驚艷全球
五年後她帶着崽崽驚艷全球 連載中

五年後她帶着崽崽驚艷全球

來源:外網 作者:寧暖暖薄時衍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寧暖暖薄時衍 都市言情

六年前,親妹為了頂替她的地位,不惜陷害她失貞毀容奪去龍鳳胎!六年後,她攜萌寶強勢回歸,曾欺負過她的渣渣們顫抖得跪下了。四隻萌寶重聚後,一致決定不要爹地,要跟着神醫媽咪搞事業,搞產業,轟動全球。深夜時分,傳聞中手握大權,禁慾高冷薄時衍趴在老婆床頭前:老婆,地板涼,我能不能上床?寧暖暖看他可憐:能。下一秒,她被薄時衍欺身壓住。展開

《五年後她帶着崽崽驚艷全球》章節試讀:

就在她即將受不住男人犀利的目光,敗下陣來的剎那,他低醇磁性的嗓音入耳。

「語杉從小患有失語症,我帶她看過無數名醫,她不是器質性病變,不能發聲的原因來自心理上的。」

薄時衍頓了頓,繼續說道:「你是第一個讓她能夠發聲,說出『媽媽』這兩個字的人……」

「我讓她能開口?」

「我沒這個必要騙你。」薄時衍的目光從寧暖暖的臉上一掠而過,冷冷道:「我只圖你能讓語杉敞開心扉這一點。」

聞言,寧暖暖暗暗鬆了一口氣,還好不是與她身份泄露有關。

「只要你能治好語杉的失語症,你可以提任何我能做到的要求,定當滿足。」

「不需要。」寧暖暖搖頭失笑。

「人心不足蛇吞象。」薄時衍挑高眉峰,聲線里儘是克制和冷漠:「不知有什麼要求,是連薄家都滿足不了的?」

「我看人心不足的是你吧?」寧暖暖白了他一眼:「不需要的意思,就是不需要薄家滿足我什麼要求。」

對上薄時衍凜冽的眸光,寧暖暖不卑不亢地答道。

「薄先生,我願意無條件配合治療語杉的失語症。」

「無條件?」

寧暖暖狡黠的眼神就像是可愛的小狐狸:「我喜歡杉杉,願意多見見她,僅此而已。至於你和薄家,我沒有興趣。」

薄時衍與寧暖暖聊完之後,吩咐管叔找司機將寧暖暖送回家。

薄時衍看了一眼手上的便箋,上面是一串手機號碼。

她…遠比他想像中得更令他意外,不僅語杉喜歡她,連語楓也是!

家裡這兩小隻,除了有些怕他會聽他的話之外,其餘小叔親戚,管叔傭人,往往嘴皮子磨破也搞不定他們。

不僅家中這兩隻不討厭她,連他也是。

一想到在車上那香艷一幕,薄時衍感覺下腹處的猛獸似乎又有了覺醒的跡象。

該死的!

他什麼時候對一個女人的自制力這麼差過?

「咚咚――」門外傳來敲門聲。

「進來。」

薄時衍有過目不忘的能力,早在那女人寫下來的時候,他就已經背下來了。

可他並沒有將便箋扔進垃圾桶里,而是放進了抽屜。

薄時禮走了進來也不客氣,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慵懶地翹起二郎腿來。

「哥,城東的地,我可給你談下來了。」薄時禮一臉親哥你快誇誇我的開森模樣。

薄時衍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平時和語楓在一起的時候教他撩妹?」

薄時禮嘴角抽了抽,急了:「天地良心啊!小祖宗可是我們薄家的小苗苗,我膽再大,也不敢教他學這個啊!」

「以後帶着語楓語杉的時候,不許和其他女人眉來眼去。」

薄時禮一臉懵:「恩?」

「哪怕不是你教的,也是看你學的。」薄時衍的鳳眸微凜:「下次別再讓我看到語楓跟你學那種不三不四的話。」

「不三不四?我侄子?」薄時禮跟薄時衍對了一眼,好奇地問:「這小祖宗脾氣跟你一樣……高冷,對,高冷,他一般除你的話誰都不聽的,他會對誰說那種話?」

「你認識的,寧暖暖。」

薄時禮聽傻了:「她?這小姑娘什麼來路啊?語杉喜歡她喜歡得不得了,現在連語楓這混世小魔王都喜歡他?」

「不知道也不重要,我只關心她能配合語杉做治療。」

「哥,這女人長得是實在寒磣了點。」薄時禮聳聳肩:「不然就憑着這拿捏住這兩位小祖宗的能耐,再給你放點鉤子,指不定就能上位了!」

薄時禮話音一落,未關的房門口出現兩道身影。

「小叔,你眼睛是不是出問題了?」薄語楓蹙着眉頭,包子臉上寫滿了對薄時禮的不悅。

「我…我眼睛……」

「她哪裡不好看了?」薄語楓似求證般地掃了妹妹一眼:「不信,問杉杉。」

薄語杉抱着只小熊貓玩偶,軟萌的小臉蛋上也是破天荒出現超嚴肅的認真,使勁兒地點頭。

薄時禮是真見過寧暖暖,滿臉雀斑,除了一雙杏眸,打哪兒哪兒平庸,倒是哪裡好看了?

可一對上這兄妹倆同仇敵愾的目光,他求助般地望向他的親大哥。

「哥,來來來,你說句公道話。」

不經意間,薄時衍又想到那雙靈動的雙眸,緩緩道:「挺好看的。」

薄時禮語噎。

說什麼?!不說了!

這一大兩小何止是胳膊肘子往外拐,現在簡直是眼瞎了!!!

晚上,住在酒店裡的寧雲嫣,還是忍不住給薄家打了通電話。

五年了,寧雲嫣到現在都沒有薄時衍的私人手機號,有什麼事都需要打薄公館的座機。

「嘟……」

許久,電話被接通。

「喂,薄公館。」

「管叔,是我。」寧雲嫣微微一笑:「時衍在嗎?我想和他討論下孩子們的近況。」

「寧小姐,大少爺和二少爺在書房裡談公事,可能不方便接您電話。」管叔如實地彙報道。

「這樣啊……」寧雲嫣還是忍不住心中的落寞,小手攥緊了自己的裙角。

為了繼續加深自己的慈母形象,寧雲嫣虛情假意地問道:「語杉和語楓這幾天還乖吧?我上次臨時有事兒離開,也沒好好和他們相處,他們沒向時衍告狀吧?「

管叔不知寧雲嫣和薄語楓語杉之間的淵源,只想着可能是寧雲嫣沒和兩位小主子生活在一起,才會相處起來不是那麼自然親近,所以對寧雲嫣的詢問是推心置腹的回答。

「小少爺和小小姐挺好的,特別是今天少爺帶回一個客人,我難得見到小少爺對外人這麼和顏悅色的……」

「和顏悅色?」

寧雲嫣從血緣來說是他們的姨媽,從身份來說是他們的媽咪,但倆兄妹從沒給過她好臉色看。

他們不會說話的時候就咬她。

會說話了不是冷落她,就是想辦法整她。

「管叔,什麼樣的客人啊?」寧雲嫣故作不經意地問道。

「一位小姐,聽說是姓寧。」

寧雲嫣的眉頭狠狠一皺。

姓寧?那不就是和她一個姓?

而且,薄語楓對她還特別親近,和顏悅色?

心中藏在最深處的秘密有一絲鬆動的跡象,某種不安愈發強烈起來。

「管叔,你知道那位小姐的全名嗎?」

管叔仔細回想了下,答道:「好像…好像叫什麼暖?對,叫寧暖暖?」

《五年後她帶着崽崽驚艷全球》章節目錄: